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超级基因猎场 第652章 为什么残局总是输?

时间:2018-04-17作者:丙己戈

    那个胖子呆呆地看着杨啸,眼神中露出了一股异样的神情。

    在杨啸看来,那是痛苦的神情。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逆转棋局,看好你,加油!”

    杨啸嘻嘻一笑。

    秦陆看了一眼杨啸,说道:

    “你疯了?这棋局明显的黑子输,白子赢,你还要押黑子赢?”

    “何必在乎输赢了?大家开心就好。”

    杨啸淡淡一笑。

    那个胖子生怕还有人押黑子,赶紧说道:

    “行,多谢两位对我的支持,我尽力而为,赔了可别怪我,我们开始了。”

    胖子说完,神识微动,一颗黑子从棋坛中跳出来,落到了棋盘上。

    对面姓赵的站长也紧跟着落下来一粒白子。

    周围的人也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棋盘,生怕漏掉任何一步棋子。

    刚开始几步,赵站长的白子接连围攻黑子,眼看着就要将黑子的一片区域给吃掉了。

    不过,那胖子微微一笑,将一粒黑子落到了另外一个不起眼的区域,直接放弃了这片区域的争夺。

    赵站长微微一笑,说道:

    “你这是要认输吗?”

    落下一颗白子,将黑子的一条龙断开。

    胖子气定神闲,紧接着又落下了一子在另外的地方,

    然后,围观的人顿时感觉脑海嗡地一声炸开了。

    尤其是赵站长,感觉脑海一震,似乎有一支利箭射入了自己的精神力领域,心脏陡然一阵刺痛。

    胖子前后落下的两粒黑子居然直接抢占了一块空白区的先机。

    赵站长额头冷汗直冒,思考片刻,落下一粒白子,去拦截黑子。

    不过,两粒黑子的先机已经形成,胖子落下第三颗黑子之后,更是与与附近的一块黑子区域形成了连接趋势。

    接下来十来步棋子,黑子一阵猛攻,将白子杀得节节败退,接连吃掉了三颗白子,直接输掉了空白区域的争夺。

    赵站长此刻神识不稳,精神力波动,全身冷汗。

    围观的人大多都下了赌注,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

    大厅一片死静,只有棋子落下的“啪啪”声。

    众人突然发现,那个胖子的棋艺非常高明,每每有众人意想不到的妙招出现,甚至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让人眼前一亮。

    又接连下了数十步之后,整盘棋局中黑子不经抢占了先机,还将之前的那几块死棋给连成了一片,将死棋变成了活棋。

    这样一来,黑子基本上确定了胜局。

    赵站长此刻满头大汗,神识波动剧烈,犹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船一般,时刻都有倾覆的危险。

    终于,赵站长一咬牙,艰难地说道:

    “惭愧,我输了。”

    站起身来,对胖子拱手致意。

    胖子呵呵一笑,说道:

    “胜败乃是平常事,我运气好,多谢承让了。”

    围观的人从头至尾都看着两人下棋,对于胖子高超的棋艺是心服口服,虽然输了赌局,也是无话可说。

    不过,最大的赢家并不是胖子,而是杨啸。

    黑子的赌注一共是六百万晶币,杨啸三百万,胖子二百万,戴维一百万。

    按照规则,杨啸占了一半,分了600万晶币,剩下的六百万戴维可得三分之一,分了200百万,胖子只得了400万晶币。

    大家交割完毕,胖子目光如炬,看着杨啸一眼,起身离开棋艺馆。

    众人一阵唏嘘,看着棋盘议论片刻,各自散去。

    秦陆看着杨啸,脸色很尴尬,问道:

    “杨兄弟为什么押注黑子?难道你也能够破解此局?”

    杨啸呵呵一笑,说道:

    “我并不知道如何破解这个棋局,不过,有一点却是很明显的,那就是,没有人钱多到主动要求输给别人,这样的傻事秦兄会愿意做吗?”

    秦陆脸色一红,

    “此话怎么讲?”

    “很简单,每个人能够看出来必输的棋局,那个胖子却愿意赌2百万晶币,主动给大家送钱,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为什么大家都愿意下注赌白子赢?”

    “因为人心的贪婪,大家都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而且过于自信自己对事物的判断,

    其实,这棋局的确是黑子处于劣势,只不过,那个胖子的棋艺远超过大家,所以他有能力逆转,而我们没有能力逆转。”

    “也就是说,他利用了大家的贪婪和棋艺的局限性,设了一个局?”

    一旁的戴维问道。

    杨啸点点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三人都是一伙的,三人一起设计了这个棋局,

    你们想想,如果不是我和戴站长加入,分了他们一杯羹,一个棋局就可以轻易赚走一千二百万晶币,这样的生意比开矿场的利润还要高得多了。”

    老秦和儿子秦陆听了杨啸的一番分析,当即对杨啸刮目相看,很是恭敬地说道:

    “杨师果然不愧是戴站长的师傅,佩服,佩服!”

    杨啸微微一笑,

    “哪里,我不过碰巧分析对了,运气好罢了,如果真遇到了一个败家的富二代,我也就只能跟着赔钱了,哈哈。”

    秦陆一听,脸色很是尴尬。

    其实杨啸没有说出来的是,这种利用残局行骗的事情,在地球上比比皆是。

    以前在大街上,很多人摆上一副象棋的残局,由挑战者任意选择一方赌输赢。

    很多人看到这种残局总觉自己能够赢,但是走了几下之后,才发觉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大多以输钱告终。

    甚至连自己怎么输的都不明白。

    杨啸也曾经下过几次残局,每次自己觉得能够赢,但是最后都是输。

    直到他后来去了湘南省围棋学院,一次偶然的机会跟他的那个小师姐说起这事,师姐当即给他摆了一副残局,让他挑选任意一方。

    杨啸先挑黑方,结果输了。

    然后复盘,再次挑选白方,按照师姐的思路去走,又输了。

    师姐最后告诉他。

    “无论什么残局,最终比的还是棋艺,我棋艺比你高,即便残局中处于劣势,也能够逆转,这是根本。”

    “那外面大街上的残局呢?”

    “这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他的棋艺的确比你高明,就好比我和你现在这样,无论你挑哪一方都是输,

    但是,更多的是另外一种情况,他的棋艺不一定比你高,甚至比你低,但是他依然可以轻易战胜你。”

    “为什么?”

    “很简单,摆残局的人对某一残局研究得非常透彻,知道每一步怎么走,如何应对,

    在某个特定的残局上,他可能是大师级的水平,

    你只看到了十步之后的棋局,他早就分析到了一百步之后的棋局,你能赢吗?

    所以,无论你怎么走,如果你的水平只是比他高一点,甚至还不如他的话,自然是输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