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五章 天涯海角剑客来

时间:2018-05-26作者:纳楼兰

    被一拳震伤咳血的江满楼眼见同袍有性命之忧,顾不得其他,掌心一探浮现一颗布满纹路的铁球。那铁球机关变化,变作一柄沉重的铁伞撑在手中。

    江满楼拔出墨攻。忍着伤势疼痛运转修为,身如鬼魅袭掠在渐渐化作黑色墨气消散的墨尺林中。

    黑夜里尽是他浮屠铁甲的残影。

    那些残影撞碎一道道如烟般虚无缥缈的墨气最终在月氏兄妹二人身前凝实。而此时身化火麒麟露出本相的妖族太子浑身缭绕着熊熊焰火扑至,火势刹那暴涨撞在千机伞伞面之上。

    身披浮屠铁甲只露一双眼睛的江满楼苦皱眉头。

    妖族太子化形之后再不受形体拘束,如果说人形的他普通攻击能够发挥真实修为的七成,那么火麒麟身的威力至少要在九成。

    若非天机伞防御惊人以及身上浮屠铁甲,这泰山压顶的一击非得躺上十天半月不可!

    饶是如此,江满楼状况也不容乐观。

    千机伞伞面顶着火麒麟庞大身躯不过三息,化形的妖族太子便张口喷发烈焰,使得原本暴涨的火势愈发不可遏止,方圆百米之内刹那沦为火海。

    江满楼亦被火势冲得倒飞而出,凌空借助墨攻机关的变幻稳住退势才不至撞到那坚硬的城墙。

    他终于踉跄地落在月氏兄妹二人身旁。被二人一左一右搀扶着,没有跌倒。

    十子同袍三人深陷火海。

    周遭熊熊大火愈燃愈烈,火势升腾足足达到五米之高。海风吹来,让铸剑城城门外的夜空到处漂浮着零星火苗。

    看着被困火海之中的三人,城楼散修与负剑弟子们焦急万分。

    主持剑屏大阵的少城主白衣剑浮沉更是内心挣扎不已。这一劫难本属于铸剑城,该由他剑浮沉与三百剑势剑奴历难承担。

    而如今却让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的提兵山主与天机阁的两位遭此劫数,代铸剑城受过,剑浮沉自认素来非君子更少行君子之道,可此次实不能视若无睹。

    瞧了一眼城后,六位剑灵师弟依旧未曾赶到。

    剑浮沉不再犹豫,他无瑕去想心中的决定会给铸剑城带来怎样后果,只知道若见死不救,愧对数十年铸就的这颗赤色剑心。

    对着悬浮面前的红色却邪并指曲弹,剑身抖颤发出数声鸣吟,接着呼啸一声化作红光自剑屏大阵阵眼处飞射入苍穹。

    失去阵眼支撑的三百余柄剑骨随之暗淡,一柄柄剑各自落入那些剑侍剑奴手中。

    剑浮沉元神突兀激荡,他闭目锁眉摇了摇头。而后缓缓睁开眼睛,双目由浑浊而凌厉。顾不得强行撤去剑屏大阵造成的损伤,他忽而跃到半空。

    熟悉的手印,熟悉的剑诀。

    在铸剑城城楼上数百道目光之中,他并指引出,低喝一声万剑归宗……

    铸剑城内囚龙会场圆形城堡内墙上触目惊心插着密密麻麻数千柄利剑,其中十数柄钉着一具血液流干的异族尸体。

    某一刻,仿佛受到召唤,数千柄无人问津的利剑齐齐颤吟,那声音尖锐刺耳。剑鸣的频率更是带动着整座圆形城堡隐隐晃动,惊得盘膝静坐龙虎牢内疗伤的洛长风睁开眼眸,清澈无比的眼眸。

    他想着,铸剑城一定发生了某些事情。为了尽快恢复修为,洛长风索性两耳不闻牢外事。

    因为他很清楚,无论外面是怎样惊心动魄的局面,唯有回到往日巅峰,他才有真正扭转乾坤之力。

    数千柄剑终于挣脱,一个接一个从圆形城堡内墙飞走。

    夜空复现流星雨。

    无数道剑光带着威凛的罡风从铸剑城城楼上的星空掠过,齐齐向着城门外火海里那头火麒麟飞落……

    可惜!

    万剑归宗的数千柄剑还是没有预想中那样,当它们结阵飞掠星空时,那位由始至终都在旁观着城外战斗的妖族公主化形,摇身一变化作金身凤凰,张口便将数千柄结阵飞来的归宗万剑尽数吞噬!

    好可怕的实力!

    城楼上所有人亲眼目睹这一幕,皆震撼无比!

    见姐姐出手吞化万剑,火海之内的麟儿无需再有任何顾虑,于是血盆大口愈发肆无忌惮地喷吐麒麟焰。

    火光熊熊!方圆百米的火海犹如一鼎以大地为膛的丹炉,势要将深陷其中的江满楼三人炼做白骨。

    “咳咳……”

    “咳!”

    灼烫的温度,滚滚的狼烟。

    在那足足六人高的火势里,根本无法视物的月氏兄妹脸色愈发难看,肤色透红,滚烫的汗珠如雨滴落。

    身披浮屠铁甲的江满楼自觉尚可坚持些许,眼看着脚下一条条火龙迅速蔓延而至,便趁着月氏兄妹不注意,一手抓一人,暗运着力道朝城楼掷了出去。

    “烦劳少城主照顾江某两位同袍。”

    江满楼闷闷的声音透过火海传入耳中,半空里与那体型庞大金身凤凰对峙的白衣剑浮沉低头一瞥,随后御剑飞至,轻轻借力推送,将月三人与莫相期两人稳稳地送上城楼。而剑浮沉自己,则挥剑斩向金身凤凰一支羽翼……

    生死关头被江满楼甩出的月三人与莫相期两人心急如焚。城楼遥望火海里的天下第一少,脑中顿时浮现风华正茂的那年星空誓的情景以及一张张笑颜。

    心底暗骂了句脏话,想着你这贪生怕死的家伙装什么伟大?月三人提着短剑,欲再跳入火海斩麒麟。

    他刚刚提气,刚刚抬起脚掌,便见一道银白如雪寒冷的剑光从遥远的夜空里飞来。

    城楼上所有人都瞧见这道剑光。

    因为它比剑浮沉手中红色的却邪更冷,更寒!

    数百道目光里,无数妖眸中,那道剑光从夜空落下,飞射而入火海。那剑沿着方圆百米的火海边缘来回飞了数圈,寒剑飞过之处,炽盛且凶猛的火势齐齐被剑光削去头颅,好似草原野草,被掠过的风刀切的整整齐齐。

    一圈过后,那火势足足矮了一头。

    数圈过后,火海渐熄……一直到火焰仅剩半人高时,那飞剑最后一圈绕过,铸剑城外的火海刹那被剑风扑息!

    江满楼望着那把最终悬停面前的剑,终于不再蹙眉。

    他抬首望苍穹,有人踏空而来。钧天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