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九十一章 你听,知了在叫

时间:2018-06-03作者:纳楼兰

    (ps:求月票。)

    阳光终年照射不进的阴郁鬼谷林里,洛长风自逍遥山庄走出,身后升起了浓烟。

    风吹动山庄门缓缓闭合,将洛长风的背影隔在门外。熊熊火焰很快爬至院墙与楼宇,撩动着火势像是在与他挥手告别。

    只是洛长风由始至终都不曾回头看那埋葬着逍遥山庄的大火一眼。

    他赶到此处时,鬼谷林已空无一人。没有异族的踪迹,更没有知子的下落。

    于是他索性放一场大火,将这异族曾窝身之地烧个精光。想着狡兔若有三窟,他便找到一窟烧一窟。

    他离开鬼谷林,以最快的速度飞掠,数个时辰后出现在羿神宗。

    早已荒无人迹的山门生了许多野草。野草堆里,甚至不经意能拌出几根枯骨。

    战乱的年代尚有马革裹尸还,可在如今六字门道兴盛的大修行时代,却总有不尽的尸骸归魂无处。

    乱世,盛世。

    负手望着无人问津的羿神宗山门,洛长风感慨颇多……

    他第三处去的地方,是万兽山庄百炼世家。但凡能够想到的地方角落,他依次走过,却仍然不见知子的身影。

    他开始有些焦急。

    若被异族带走,会藏在何处?

    若独自摆脱异族的控制离开,又有哪里可容她身?

    黄昏里,洛长风望着那抹残阳,忽然想到一个地方,初相见的地方。

    ……

    海边。

    也不知这片海具体的名字。

    金色夕阳洒落海面,好像许多闪耀的星星在欢跳。

    夜间要涨潮的海水一浪滚着一浪从远方卷来。当它们卷到脚下时,浪潮就会变得很温柔,不是凶猛的扑打,更像是亲吻着她的脚尖。

    她是知子。

    她抱着双腿坐在海边。

    或许是海风潮湿的缘故,又或许是她海边坐的太久衣裙溅上了些许水花,她的额角与青丝微微湿润,透红的脸蛋儿甚至连睫毛都沾着小小的水珠儿。

    雾里雾气的,像极了刚出浴的模样,很美。

    她迎着晚霞静静地看着海,静静地听着风声。

    她或许觉得有些寒冷才抱着双膝吧,那双红唇透着不健康的紫色。

    也是,无论是谁在这里独自坐等一天一夜,多少都会感到些不适的。可知子并不后悔,甚至于很知足。当然,如果能在困倦之前等到那个人出现,她会更加知足。

    凉风扑面,忽觉有些作呕。

    她用巾帕捂了捂嘴唇,轻轻拭了拭,然后看也没看便将巾帕攥在掌心。

    终于,唇色看起来不那么的青紫了,变得透红。

    ……

    洛长风不知道何时来到知子身后,他走路没有半点儿声音。

    他掀起前襟,轻轻坐在知子身旁。

    双手抱膝。

    一旁的知子流眸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惊奇色,转过头盯着洛长风的脸庞与那满头的银白。

    他来了。

    他真的找来了。

    内心无尽的喜悦如同面前的潮水一波一波涌来,浮现在了脸颊上,于是她抿着红唇情不自禁地微笑。

    她小心翼翼地侧着身体,然后慢慢枕在洛长风的肩膀。

    她微微闭上眼睛。

    长长的睫毛上,那滴小小的水珠儿顺着脸颊流淌,滑落,落在她的手背。

    “对不起。”感受到肩膀传来的温暖,洛长风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他很清楚地记着这片海,也记得这片浅滩。

    当初师兄夺他莲生诀,将身负重伤的他放在竹筏随海浪漂流时,他就是在这里被知子姑娘捡到。

    他早该想到的,却让知子等了这么久。

    当然这并不是他开口道歉的唯一原因。这一声对不起包含太多,如同角斗场铁牢内的那句谢谢。

    洛长风静静地坐着。

    等了许久,没有等到知子的回声。只是隐约感觉到枕在肩膀的脸颊微微椅,像是知子在轻轻摇头。

    似乎害怕打扰了知子的沉睡,于是洛长风也不再说话。视线眺望着远海,聆听着风声,感受着肩膀的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黄昏已被黑色的夜取代。

    涨潮的海水愈发湮没脚掌,然后慢慢地没了小腿,淹过双膝。

    一股浪潮扑来,猛地扑打掉知子掌心攥着的巾帕,那巾帕落入海水,洛长风侧目瞥了一眼,看到巾帕上早已风干的血迹。

    洛长风蹙了蹙眉。

    鼻尖一阵酸楚,那眉头越锁越紧,他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悲痛,泪水瞬间模糊双眼……

    知子解脱了,彻底解脱。

    以前的她想生存,所以甘心被异族摆布掌控。

    如今的她擅自逃出异族魔掌,所付出的代价也自然便是视若珍宝的生命。

    这听起来很残酷,却是最简单的道理。

    好在有那么一丝值得安慰的地方,就是她去的很安详,她躺在梦寐以求的那个人怀里。

    哪怕由始至终,他只为她做了一次英雄。在那角斗场中,还不怎么成功!

    洛长风望着无尽的海,他很想咆哮,愤怒的咆哮!

    可他不忍再惊着熟睡的人。

    他就这么坐着,坐在海边。

    不知不觉夜深,似乎到了凌晨子时。

    洛长风仿佛听到一种声音回荡在耳畔,便鬼使神差的开口:“你听,有知了在叫哎。”

    声音方散,视线里的海面便忽然浮现出一片刺眼银光,比月色还要皎洁纯净。

    洛长风望去,好像看到许多银白色的珍珠从海底浮出。那成片的银色珠光照在脸颊上,有丝丝的暖意。

    洛长风扭过头看着靠在肩膀安详熟睡的知子姑娘。珍珠的银光映在她脸颊,她的容颜竟在一点一点的虚化,化作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

    那些光芒接着被海风吹走,仿佛流沙……当知子身体彻底从这世间消散的那刻,洛长风的身旁,知子抱膝坐着地方,遗落一颗小小的温润海珠。

    洛长风捡起那颗遗珠,脑中闪过一抹画面,他瞬间明白了些什么。

    原来他看到的画面里,那个曾将知子从沧海捡起并且遗落世间的采珠人,是天九刃前辈。

    万年后的天命所归,洛长风握着那颗海珠缓缓伸出手臂。

    待海水淹没掌心时,他摊开手掌。海珠漂浮而起,逆着浪潮渐渐远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