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章 显洛门伤(下)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新书求关注……)

    “东西呢?”左眉带伤的中年怒了,他一脚碾在洛翎的手指上,指节碎裂的声音响起。

    “咳!咳咳……”

    血不停地从洛翎口中涌出,他奄奄一息。

    “你,你们……还不、明白吗,这里是燕国疆土,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天图,已经,已经送到了……”

    ……

    燕国的盛春,鹅毛的大雪变成了朦胧的细雨,随风无声的飘落着。

    燕白楼站在城墙上,依旧眺望着远方,没有人知道这一国之主在想些什么。

    他身后的细雨凝聚,又是一道人影现出身形。

    “密探来报,洛翎早在十日前就已经抵达国域,但却是迟迟没有消息。”

    “我的白楼神将,你想什么?”

    “属下担心,真如传闻所言……洛翎,已有二心,欲将天图据为己有。”

    “所以,你想去探个究竟?”

    “只要到了洛河郡,洛翎的下落就不再是秘密。”

    朦胧的雨倾洒着大地,滋润着生灵万物。

    燕白楼怔怔的站在那里,许久没有话。

    他已经默许!

    身后的那道身影,再次凭空消失,仿佛一道细微的雨线,不可捕捉。

    许久之后,燕白楼仰望着天空,那丝丝绵绵的雨线落在他的脸上:“洛翎啊洛翎,你终究还是辜负了本尊的期望!”

    ……

    少年洛长风是洛河郡首屈一指的少年天才,名声虽不及八百宗经天十二星的弟子,可每当洛河郡百姓们提及,也是纷纷竖起大拇指。他们都觉得,迟早有一天,少年洛长风会被天机阁排入那地玄榜!成为耀眼的天骄存在!

    可是那一天,恐怕再也等不到了。

    洛长风受他父亲洛翎所托,离开了洛河郡,欲前往燕都。

    路途中,他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父亲!

    眼中泪水落下,他将洛翎抱在怀里。

    “孩子、不要哭……你已经长大了,可以独、独当一面了。你手中的天、天图……一定要送到。到了燕都之后,咳咳……凭着这根翎羽,去找燕翎卫……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会引荐你……见到尊皇!”

    “不!爹爹,长风还想学您的冰雪元神呢,您一定会没事的!”

    “咳咳……”

    “父亲不能看你成为耀眼的天骄了……日后,若、若有难关,去菩提书院,找一位叫白羽的……六门道师……他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当一个人没有了呼吸,他的身体会变得沉重许多。

    所以眼睛闭上了,手坠下了,身体,沉下了。

    洛长风仰天长啸,泪光中隐约看到天边闪耀地极为耀眼的三颗星辰。他没有意识到,那三颗星辰,就是杀害他父亲的罪魁祸首。

    然而这,只是罪恶的开始。

    在经天星显杀害了洛翎之际,远在洛河郡的洛门洛家,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是白楼门神将,负责守护整个白楼门安危的人。

    他没有带着圣意,却他是奉旨前来。

    他的理由很冠冕堂皇,洛翎心有二意,背叛尊皇,其身家一族,尽数诛杀!

    于是洛河郡的洛门,那一夜血光滔天……春日里的雨水,接连洗刷了整整十天,都没有洗掉那滔天的血光。

    春雷滚滚,磅礴的大雨冲刷着洛河郡的血门,洛长风提着父亲唯一留下的游龙寒枪,就在接连十天的暴雨中奔袭着,他没有带着那份天图呈交燕都,他返回了洛河郡。

    爹爹被杀害了,他要告知家中母亲、爷爷……对于洛长风来,脚程自然比不上灵窍境的洛翎,所以他用了十天的时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洛河郡,那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然而映入他眼帘的,却是暴雨中的一片焦黑!

    曾经盛极一时的洛家洛门,已成一片废墟。

    浓黑的烟气,在雨水中蒸发着,所有的记忆,都随着一场灭门的大火葬送!

    屠灭全门!

    杀门之后,火烧成烬!

    而他洛长风,是唯一的落网之鱼!

    少年跪在洛门前,滚滚的春雷淹没了他的哭声,他手中的游龙寒枪插在地面,整个身体磕下,额头上,有血液顺着雨水浸湿了双膝……

    他的背后,背着紫檀木锦盒。

    他的幸存,是天意,所以他告诉自己,要有价值的活下去!

    ……

    “翎儿,爹爹是个骗子。我八倍儿正经的研究了两天,帝都之西是潮湿的雨林,雨林之西是封川的冰原,那冰原遥遥万里,一路上有异族的风情,有不胜的美景……根本不是什么乱刀兵、醉饮血的江湖,对不对?”

    “公主,你就不要再抱着这些山海经书研究了,尊皇过,书里写的,才都是骗人的。那个叫做江湖的地方,豺狼虎豹到处都是。有人与你称兄道弟,黑暗里就会让你家财散尽,末路而亡。那潮湿的雨林,埋葬了无数的尸骨,是苍天在为其哭泣。万里的冰原,妖兽遍野,神出鬼没的偷袭过往行人,吃人肉都不吐骨头,很可怕的!”

    “瞎!爹爹那都是骗人的!明日我就去禀告父皇,让你随本公主一起去菩提书院作伴,看看到底是爹爹得对,还是书里记载的通。”

    “啊……可是,翎儿从到大都没离开过帝都半步啊。”

    “难道本公主就离开过吗?我们从在这白楼门里长大,从来没有去过外面,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游玩一番。看看雨林中紫色的雨滴,冰原上灵性的雪狐,是否真的像书里的那般模样。还有王兄,我都有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也不知道,王兄他在菩提书院过的怎么样……”

    ……

    夜色间,茫茫的江面里,五艘战船巨舰,以快似奔马的速度浩荡行驶着,沿着这条碧水江下游开去。

    这巨舰甲板上楼起五层,高达十五丈,宽敞之极,每舰甚至可容纳八百余人。

    中央巨舰的舰首上,一名身形高瘦,脸容古挫的中年男子,神色冷漠的眺望着夜色下的茫茫江面。此人有着一双深邃莫测的眼睛,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但也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无形中散发着。

    而在此人身后的巨舰上,宛如行宫一般布置的楼阁中,两名少女双手托着下巴,嘟囔着嘴,在发呆着。

    其中一少女身穿貂裘,颈垂珠链,披肩的青丝简单地束了条紫带,灯烛一映,更是美眸流盼中带着灵动,俊秀非常。那胜雪的肌肤,绝丽的容色,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已是罕见的美人胚子,此时此刻这般苦恼而无奈的可爱模样,让人忍不住疼惜。

    另一名少女却是相对来简单些。

    容貌虽比起前者稍有不及,但也是沉鱼落雁之姿。她一身轻装托显得干练精明,她不施粉黛,干净之极,袖腕卷起,露出葱翠的粉臂,时不时的将视线投落,看着身边贵为公主的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