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章 一碗水,一个馒头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洛河郡靠山面水,山是落霞山,水,自然是那一条汇入碧水江的洛河。

    正是落霞时分,少年紧紧的掩上篱笆院门,用竹绳打了个死结。他背着包袱,提着寒枪,站在茅草竹屋院外,怔怔的看着这竹屋的一草一木,许久,许久不曾动过。

    少年在这落霞山上独自一人居住了三年,三年来,没有与任何人交流过,这山下洛河郡的同乡们,除了山脚下那一家客栈掌柜之外,甚至都不知道丛林密布,常有妖兽出没的落霞山上,何时住着个这么一个少年。

    许久之后,少年带着决绝,背着寒枪,在落霞中的背影,顺着山道,越来越远。

    是的,他准备出门,出远门。

    可能要三五年,可能要十年,也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

    回来了是生,回不来是死。

    少年名叫洛长风。

    三年前,洛门一夜之间遭人屠尽。

    没有尸与骨,没有伤与痛,有的只是一颗麻木的心,在那火海之中,默默地死灰复燃着。

    三年后,落霞山上走下来一名少年,他是洛门之后,本该已死,却多活了三年的人。

    上山是走投无路,下山是不共戴天。

    三年的守孝期满,而今该有怨报怨。

    “爹,娘,爷爷……洛门的叔伯前辈们,你们放心,洛门的血,不会白流。洛门的债,不会无偿。长风避世了三年,已经参悟社稷山河图的奥秘,如今修为大涨,这一次下山,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那些曾对这份天图有非分之想的人,他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

    落霞山脚,有一家行者客栈。客栈掌柜是一个古道热肠,极为善心的人。他经常对那些落难江湖的游侠乞儿,浪子流沙施以援手,哪怕只是一碗水,一个馒头……然后就会告诫那些喝了一碗水,吃了一个馒头的行者浪客:酒招旗,风中啸啸,剑归鞘,恩怨了。

    听起来像极了一个饱经江湖而退隐的前辈的口吻。

    洛长风像往常一样,每在月初的时候就会枪挑着所猎的山兽来到这家客栈,三年前他昏倒在客栈门前,不仅喝了一碗水,还吃了一个馒头,那是他与客栈老板相识的过程。自那以后,山上的生活,每个月初,他都会打些山兽送到客栈,换取在接下来一月的日常所需品。

    所以他和客栈掌柜很熟。

    “老酒头……”洛长风来到客栈,选了靠窗的老位置。

    老酒头是客栈掌柜的绰号,取自于他的那句看透红尘的口头禅的第一个字。

    柜台后那身材发福的中年人停下了手中的算盘,看到洛长风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奇怪。今儿不是初一,这子来这里干嘛?

    “我是来告辞的……”眼神中充满着感激,洛长风望着在对面坐下的老酒头,犹豫了片刻后到。

    老酒头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了。

    “是去找你的仇人吗?”老酒头并不知道洛长风的真正身份,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三年来,他都唤洛长风为初一,这是他给他取得名字。

    他这一生最得意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这家客栈的名字,第二件事就是洛长风的名字。他觉得自己取的很好,很有意境,每每想到这里,他都会忍不住来一口酒得瑟一番。

    他们很少交谈,但三年的点点滴滴,那些对白拼奏起来,倒也能让这位看尽人间事,多愁善感的行者客栈老板,猜出个大概。

    想到这里,想到离别,老酒头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觉得有些不妥,于是想给洛长风也倒上一杯。

    “我今天不想喝酒。”洛长风摇了摇头。

    “那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我想要一碗水,一个馒头。”洛长风很认真的道。

    这一去生死难料,或许在有生之年,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客栈,再也不会呼唤‘老酒头’这个亲切的名字,再也尝不到那水和馒头的味道。

    老酒头愣在了那里。

    一碗水,一个馒头,怎么能吃的饱呢。三年前他救了这个少年时,要的也是一碗水,一个馒头。

    不知不觉已经三年了,眼前十三岁的少年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十六岁的伙子比他还高上一头。

    他应该很欣慰才是,为什么有些感伤呢。

    是因为离别吗?行者客栈见证了太多的离别,有时候离别就是生死。

    老酒头站了起来,急忙转过脸去,他没有让洛长风看他的眼。他拍着少年的肩膀,露出一抹笑容:“你先坐一会儿,老酒头这就给你准备去。”

    一碗水和一个馒头是不需要准备的,他要准备的是自己的情绪,恐怕这一回头,不知道会醉倒在哪里呢。

    洛长风明白这一点,眸含泪光看着那道背影,将心底压了三年的一句话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不叫初一,我有名字,叫洛长风。”

    “其实,叫初一也挺好的。”老酒头怔了怔,似乎想到了三年前,洛河郡的一件惨案。然后想到了三年前少年躺在客栈门前的情况,他长长地抒发了一口气。

    行者客栈门前,酒招旗,在风中啸啸,老酒头仰望着那‘行者’二字,心中轻叹,提起一壶酒,不停地灌了下去。

    今日那子要离开了,他要醉一场!他希望自己醒来之后,不是要为了某个人立碑。

    ……

    雪儿和翎儿成功摆脱了燕翎卫的追赶,这一十五年的禁足生活,终于在此刻太阳落山的时候,画下了一个句点。

    她们没有去想那娶亲的人是谁,当然,就算知道了江满楼的名字,也不会明白江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族。更加不会知道,在宇文大将军出面之后,也没能解除双方之间的误会。

    很明显,从到大连鞋底都不曾沾过灰尘的江家长公子,不愿意解除这个误会。

    哪怕它真的就是一场误会。

    因为整个洛河的百姓都看到了抢亲的来势汹汹。

    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否则别人真的以为他这个洛河霸少的名声是靠着自家雄浑的家底买来的。

    即使,这场‘抢亲’的闹剧,正中他的下怀……

    连绵的山道上罕有人迹,夜幕降临,更是狼啸猿啼。

    “雪儿,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阴森森的,还有狼兽,好可怕啊。”

    “我也没走过啊……书上是这么的,经天十二星所连成的星辉路线,它对垒的星辰,就是菩提星所在。按照书上的,我们只要顺着菩提星走,就能到达菩提书院。”

    “可是,万一迷路了,碰上狼兽怎么办?”

    “不用担心。雪儿我可是大燕的公主,狼兽见了我,也要参拜行礼的。”

    “要是宇文大将军在就好了,我们就不用流浪在这荒山野岭了……不定这会儿,还能吃的上星云州进贡的雪花糕呢。”

    “咕嘟……”

    公主雪儿不自觉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无力的揉了揉肚子,雪儿的眼睛,突然间明亮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