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章 绝非池中之物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他很想试一试九星天机的徒弟,是否真如天机阁所言那般。

    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人在屋檐下。

    这里是菩提城,不是他的冀云州。

    或许动起手来他能够和君泽玉一较高下,然而给人一种戾气逼人的洛长风,却是他的隐患。

    他很清楚,自己所带的这些追随者亦或修童,没有人是那少年的对手!

    “不急!书院里,以后有的是机会。”彭九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冲着君泽玉拱了拱手,分开人群走了。

    貌似古稀之年的老道易行川醒了过来。

    君泽玉的医术的确可圈可点。

    他仅仅喂了几口水,手掌在后者身上几个穴位稍作游走,便令他苏醒了过来。

    易行川是个糟老道人。

    他无家可归,记不起家乡何处。

    他银白的胡须乱糟糟的,面容枯瘦,似乎只剩下一层饱经风霜的皮。

    看他身上的道袍,和隐约传来的味道,应该很久没有洗漱了。

    雪儿手捂着口鼻,与翎儿递了个颜色这般想着。

    易行川慢慢爬了起来,雪儿和翎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救人的时候顾不得这些,现在放下心来,才发现这个老道好脏哦!

    她们自然不是嫌弃,只是自幼宫廷里锦衣玉食惯了,又是爱整齐美丽的女孩子,难免会有些不适应这种味道。

    换作洛长风和李星云也一样,他们的眉头,不约而同微皱了起来。

    易行川神情很是茫然,不知道一直是这样还是刚刚苏醒没有回想起昏倒前的事情。

    他茫然的盯着君泽玉俊美的脸颊看了许久,突然道:“这位公子面容清奇,神色如玉,一看就绝非池中之物啊。不如让老道摸上一骨,断此生化劫之数何如?”

    “哎哎哎……公子你别走啊……”

    君泽玉感觉很失败。

    居然救了这么一个神志不清的神棍!

    他无颜再待下去。

    甚至不惜浪费这次良机。

    与雪儿一行人结识的良机。

    “这位姑娘,我看你面容清奇,笑魇如花,将来绝非池中之物啊!让老道摸上一骨,断一断此生之劫何如?”

    “哎哎哎……姑娘你怎么走了?”

    “……”

    拥挤着要看书院新榜的年轻学子们,像见了鬼似的,四下散开。

    “ 长风大哥,我看这老道疯疯癫癫的,要不我们也走吧,不然他该给我们算命了。”雪儿有些紧张,捏了捏洛长风的衣袖,有些畏惧的看着疯癫的老道。

    “姑娘莫要惊慌,老道看你面容清奇,笑靥如花……”

    “翎儿快跑!”

    “走啦,书呆子!”

    李星云一直不理解众人为何对一名无家可归的老道如此冷漠,他正欲上前寒暄温暖,被翎儿回头给硬生生扯走了。

    洛长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

    夜色下的菩提城,落了一场雨。

    城中灯火通明,比起白日里的热闹喧哗,深夜里的菩提城,在这微风渐凉的秋雨中静谧了许多。

    或许是雨声淹没了轻浮的心灵,冷静了学子们心里的火种,夜里,他们或守在书房静夜温书,或撑开木窗聆听雨声,或凭栏遥望夜空,独思远方。

    街道上依稀有三两结队的学子,撑着水墨伞,站在书馆前木桑栏旁,看着今届书院招生考核的事项。

    洛长风陪着李星云一道,也弥补了白天的匆匆一眼。

    雨夜秋凉,他们就没让雪儿和翎儿跟来,留在了客栈等候。

    “长风大哥快上来,看我们遇到谁了?”

    洛长风和李星云二人刚来到客栈门口,就看到雪儿在楼上招着手,喜笑颜开的喊着他们。

    在雪儿和翎儿的身旁,有一位俊美的公子温温一笑,向着洛长风二人遥遥的行了一礼。

    不是君泽玉又是谁!

    客栈二楼靠窗台的位置,视线开阔而又通风,可以看到楼下来往的行人,也可以聆听着雨声。

    一见如故的少年少女们把酒言欢,是对年轻的歌颂,对未来的幻想。

    “君兄医术精湛,书院求学,该是流门中人了?”想起白日里那邋遢老道,以洛长风眼力自然看出那老道不是简单的饿昏而已,心生好奇,便是问道。

    “医术之道博大精深,在下也只是略窥皮毛。来惭愧,流门之道我也仅仅是偏爱,兼而习之。六字门中,在下实为易门中人!”

    六字门中道,流门偏儒,各种经史子集医毒之道书画琴棋,禅理之修,都属流门。而易字门中,修五行八卦,趋吉避凶,排兵布阵,摄魂招魄,算计推演,乃天下大势真正谋者。

    君泽玉师从九星天机,属易字门中人却也不假。“可惜了!”李星云合起折扇道,“先生我天生慧根,流门之才,本来还想着入院之后向君兄多多学习呢,没想到,道不同啊!”

    “你呀,能不能进入书院都还是未知之数呢,现在就把自己当成流门中人了,真是不害臊!”有李星云‘先生’的地方,就有翎儿的‘斗嘴论’。

    “我一定会入书院流门之道的,这是先生的。”

    “那我问你……你你是流门之才,你知道今天那老道患的是何病么?”

    “我如何不知道?那老道癫狂若痴,双目涣散,是天冲受阻,灵慧难孕的迹象。一定是曾经得罪了什么人,才落得今日下场的。”

    斗嘴归斗嘴,李星云这一席话着实惊讶了众人。

    雪儿很诧异的望着他,洛长风与君泽玉也是仿佛重新认识了眼前满身书生气的家伙,仅仅是几眼,就能断定那邋遢老道的病因?

    就算饱读典学,把村子里所有的藏书都倒背如流,没有数年的经验累积也决难有这种实力。难不成你那村子里都是些老弱病残,等待救治的伤病患者?

    只有翎儿不相信,瞥了瞥他一眼道:“我才不信你呢。堂堂天机星座下弟子君大哥在这里,他的我才信。”

    “李兄弟所言,已是不离十了!”君泽玉叹声道,“我那几下推揉,实际上是将天冲之力灌输至老道的经穴之中,原本试图打通,却发现根本无从着手。”

    李星云向着翎儿递了个得意的神色。翎儿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理会。

    “所以那股堵塞天冲的力量是……”洛长风道。

    “封印!很强的封印!”

    黑色无边的天际骤然雷云炸响,一道闪电犹如劈开苍穹的剑光,向着远方逐去。

    仿佛这两个字眼,深深触碰了某道天则,引发雷霆怒吼似的,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自此,这群年轻人发现了一个常人所不知的秘密。

    菩提城里有位邋遢的老道。

    他无名无姓,癫狂若痴,书院给他起名易行川。

    这是个很有道行的名字。

    六字门中,占据其三。

    就如同他不为人知的身份一样,令人忍不住深究……

    ps:两万字送到,嗯,以后的速度会放缓了,养书的朋友可以试试看看轩辕神录,两本书有固定的联系,只是风格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