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三章 六字门中试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不过在洛河郡百姓们眼里,也偶尔将他们两位放在一起比较。

    三年前洛河郡第一大家的公子,与三年后洛河郡第一大家的公子论一论长短是非,除了比富有碾压洛长风之外,其余方面,后来者江满楼江大少完败!

    这让江满楼极其郁闷。

    与一个死了三年的家伙比,输了他找谁理去?

    三千红袍兄弟也没啥作用啊?

    如果那家伙还活着的话,一定得找他理论理论。

    “娘皮,少爷我藏进书院里,看你还能不能死皮赖脸的缠着本少。总不能逼着我在书院里成亲吧?”

    看着面前那一座座辉煌大气的书院阁楼,江满楼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

    继江满楼出场之后,山上鸣钟清脆的声音传出,意味着书院入学考试考生召集。院门前一座座凉亭里的学子在教习们的指挥下鱼贯而入,向书院中走去。

    洛长风几人自然也在其中。

    “江满楼那个家伙能考进书院?打死我也是不相信的。”

    “就是,天下谁不知道他不学无术之名?六字门中,我看他是六门不通。”

    “也不知道让这种人进入书院干嘛,简直是有辱斯文。”

    “实乃我辈之耻辱……”

    这些话自然是学子们心里所想的,江满楼大少可是听不到。

    ……

    钟鸣声第二次敲响,进入书院的学子开始纷纷进入考场。

    书院青衣教习面无表情地讲述了一遍考场纪律,便开始安排考场位置。

    这些考生的位置与考场的编号,都是临时随机匹配的。

    这是个民风开放的社会,书院不担心你在考核中做什么逾越的事情,只要能通过书卷上的考核就行。

    伴着钟声,轻踩着青石板上零落的花瓣,学子们长衫飘飘拾阶而上,各自进入隔间考场。

    书院今届入学考试,共分六门。

    分别对应着法,易,行,术,川,流,六字门道。

    每一门考试单独计算成绩,然后由六门道师共同评选招生。他们计算总分,却并不是完全依照总分评选,毕竟入学考试六字门中,只要有一门擅长,便可成为书院此门学生。

    所以,偏科的,也是有门可入。这第一场考试,便是流门之道。

    书院内外一片安静,就连山林中的鸟儿也是停止了高唱,生怕影响了学子们临场的发挥。

    书院里各种花树轻轻的被风摇曳着,青衣教习们在考场外来回巡逻,六门道师们也是纷纷在后院就位,争取第一时间揽阅学子们提交的答卷。

    考场之内,学子们正襟危坐于桌前,在张开流门之道试卷之后,看着那考题内容,不由得皱眉哀叹。

    “怎么会是医学内容?”有学子瞬间感到绝望。

    流门之道,经史子集,包罗万象。口出成章,唇枪舌剑,以书立身。

    自然包括医毒之学。

    “糟了!和历届试题都不一样!”

    “太倒霉了。考医学就算了,这题目条件出的太偏了吧?蒙都没地儿蒙去。”

    “唉!若是让那些大夫来参加考试,保准今届流门广招。”

    由于考场是个人单间,考场纪律并没有严禁喧哗,虽不能考场隔音,一般的不满和抱怨之声也是传不到隔壁考场学子耳中的。

    洛长风掀开墨卷,匆匆阅览了一遍试题,只见上面写着:“多年前,流门有位道师著《石头记》一书,书中提到数百种病症疗方,试问热毒喘咳之状,该作何医?”

    额,洛长风自认不是流门中人。

    也与流门无缘。

    虽然曾经也是洛河郡首屈一指的天才。

    可他发誓,真的没有看过《石头记》这本书。

    这位流门道师的名字他倒是记得清楚。

    有关于此人一生各种传奇事迹,父亲也与他提过不少。

    在洛长风认知里,此人是位传奇人物。

    怎么答?他还要考入书院寻找白羽叔叔呢!

    落榜了怎么办?

    算了,不想那么多,知道什么写什么了。

    于是洛长风稍作思考,研磨提笔,在试卷上笔走龙蛇起来。

    洛长风的字迹写的还是很好看的。

    他还特意在字迹之中留了个心眼,加了一些父亲独创的‘雁翎体’,稍作改动。他猜想,白羽若是父亲知己,定然会识得这笔迹!

    他答得是这位《石头记》原著者一生的事迹。

    甚至其中有几项,就连那流门道师都闻所未闻过。

    可这些都不重要了。

    遇到完全不会的试题,想着怎么解脱才是重中之重。

    他极为认真地把试卷从头到尾全部填满,至于答的内容和题目有没有半毫关系,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他只求博得流门道师们给些同情怜悯的分数。

    ……

    同样一道试题,对于李星云来,虽然有些困难,但却并没有难倒他。

    “《石头记》是什么书?”

    “我怎么没有听先生过?”

    “村子里藏书也没有啊?”

    “不过热毒喘咳之症我知道,就是不确定我知道的治疗之法,与那书中记载是否有偏差。”

    “我知道的一定正确啊!我还治过病人呢。”

    “若是那《石头记》记载的标准答案是错误的怎么办?”

    “评卷道师们知道该怎么治吗?”

    自诩饱读诗书的李星云书生忧虑的太多了。

    唯恐书院道师们有眼无珠让他怀才不遇。

    真是这样的话,可是千古奇冤了。

    选了一支号的狼毫笔,李星云有些不确定的将心中知晓治疗热毒喘咳之症之法,答了上去。

    唯恐那些评卷道师们以《石头记》记载的为准,无视他的‘正确答案’,他还特意在答案后面标注了许多注解,并明此药此理源处。

    真可谓操了一份大心啊……

    雪儿那一边情况倒是进展的颇为顺利。

    自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公主别的不,这种稀奇古怪的文章传记还是看过不少的。

    《石头记》写的是一篇爱情故事,恰巧是她颇为喜爱的一本书。

    里面的摘句等等,她倒是记得很清楚。

    所以流字门道的考核,她及有信心。

    “看来推荐信是用不到了。”雪儿拿起满意的答卷,清新的吹了吹墨迹,有种自豪感。

    ……

    而另一考场的翎儿则是将试卷视若无物。

    悠闲的在吃着不知道藏在哪里带进来的雪花糕。

    巡逻的教习看着她,暗中叹息摇了摇头。

    然后对着桌窗,扔进了一份早已准备好的答卷……

    翎儿很满意的冲着那位教习笑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