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二章 星空誓(终)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还有一个?那我们十子同袍岂不会多了一人?”

    李星云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算数有问题,又再度看了看众人,确认十人无疑后不由得疑惑道。

    洛长风也是审视着江满楼,想知道这位世家第一大少组建十子同袍到底是不是出发点和三千大红袍一样,从一开始只是为了消遣无聊的纨绔时光,并没有真的打算在菩提书院之中彻底站住脚跟立足。

    君泽玉不同,他深知雪儿和翎儿的来历,作为一个婢女,翎儿或许本来就不在菩提书院招生之列。燕白楼如此安排,也不过是让燕凝雪在书院之中有个陪伴罢了。

    “咳咳……这个问题,还是我们的雪儿姑娘来解释吧。”江满楼摊了摊手。

    “翎儿是来陪我修行学习的,院长了,我们俩一体,就算是十子同袍,也可以例外,只算一个学生名额!”雪儿的脸儿和翎儿贴在了一起,俩人笑靥如花,很是亲昵。

    李星云摸了摸脑袋:“真感觉这菩提书院是你们开的一样,没想到书院院长连这个也会同意!”

    这无心之言倒也是提醒了洛长风,不由得深思了起来。如果不是背景太过于深厚,屹立千年的菩提书院院长何许人也,又怎么会答应这种破坏院规的荒唐事!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她们家和书院可亲了咧……”江满楼似有所指笑道。

    “你又知道?”李星云道。

    “别忘了,那一堆情报资料可还在叠着呢,你们谁身上有几颗痣都逃不过我楼少的火眼金睛。”江满楼道。

    内容越聊越恶心,江满楼这话虽然不假,却难免海口夸过了头。就算是从天机阁重金买来的情报,也不会无聊到记载某某身上有几颗痣这么无聊的琐事。况且,那一堆卷宗情报,江满楼可是一个字眼都看不进去。

    所以洛长风知道,或许那天机阁的楼主知晓些什么,甚至是怀疑过自己的身份,但至少江满楼是不会知道这些的。

    翎儿敌对似的瞪了江满楼一眼,雪儿更干脆,直接拉着翎儿坐了下去。

    玩笑归玩笑,正事还是要上道的。介绍了众人之后,江满楼命人架来一头血玉虎。刨除了血玉虎的眼睛之后,滴入十人指间血,那血玉虎的眼睛顿时分裂为十颗透红如血的血玉珠。

    每人将血玉珠佩戴腰间,江满楼大少刻意给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同袍妹妹留下了一颗。

    这夜色下营帐中,纷纷架起了一个个烤架,一头头血玉虎在火堆之上烘烤着,百余名被江满楼大少邀请而来的书院未来学生,成群结队彼此聊着,看来对于江满楼所分的十子同袍,倒也颇为满意。

    军营帐中响起竹乐之声,欢声笑语洋溢,惊得那山上的众多学子也是无法入眠,于是一双双眼睛望向那热闹的军营里,有在痛批江满楼恶少扰人清梦,也有欣羡自己实力低微名声弱不够资格参与其中。

    这一夜繁星如坠。整个夜色点满了星灯,仿佛预示着菩提书院这一届学生的不同。

    这一夜烟花盛景。军营帐里的百余位学子结成阵列,冲着那被烟花轰落的一阵流星雨,许下了星空誓言。

    这一幕永恒难忘。菩提山上的学子们不愿错过流星雨滑落的时刻,竟纷纷效仿起来。

    甚至有的学子,对着星空扬声咆哮,高喝出心中梦想。

    他们不怕被嘲笑,也没有人会嘲笑,有的只是彼此注目礼中的鼓励与同心。

    因为他们年轻,他们终将会是这天下未来之主。

    成败与王寇,未来的孰是孰非,在梦想面前,终归是平等的。

    没有人知道,这一夜那片星空到底承载了多少誓言。

    也没有人知道,这一场星空之誓,多年以后会成为书院新一届学子入院前的一场习俗,甚至列入院规之中。

    ……

    “喂,你许了什么愿?”翎儿手臂蹭了蹭李星云问道。

    “可以吗?”李星云自到大很少出过村子,对着星空许愿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做,在以前他觉得这些许愿的时间还不如留着多读一本书。今天他不这么认为了,起码今天不用再看书。

    “当然可以啊……”翎儿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李星云清了清嗓子,抬头仰望着繁星,看着他许下星空誓的方向,一脸认真地道:“愿天下得安,刀兵得藏,再无战事!”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字句铿锵,仿佛烙印在众人的心里。

    洛长风看着他,发自内心钦佩这个看起来有些呆板的书生少年。

    雪儿看着他,想着李星云大哥真是个好人。

    江满楼看着他,想笑,却是发现自己笑不出来。尤其是看到李星云那认真到自己都觉得很认真的神色时。

    翎儿有些感动。君泽玉眼神微缩,月相期与月三人想起身世,不由得湿了眼眶,多少年了, 他们自从认定了这条路后,流过很多血,这还是第一次有鼻尖酸楚。离落神色不改,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动容,而那全身隐藏在黑袍下的少年重阳,露出一抹轻蔑之意,不过却没有人注意到。

    “长风大哥你呢,你的星空誓是什么?”雪儿看着洛长风道。

    “报仇!”洛长风眼中露出一抹森冷的寒意。

    他活下来,就是为了报仇两个字。他这一生都不会忘却,三年前那个雨天,他跪在洛门,将头磕破在那一片废墟前……

    “你身上有很重的怨气戾气,到底背负着什么愁怨?”江满楼忍不住问道。

    “灭门之仇!”洛长风深吸了一口气。

    雪儿看着洛长风那张坚毅的脸,玉手不自觉拉住了翎儿,紧握着。

    李星云深深叹息,以为洛长风和自己一样的命运。

    君泽玉不由得对洛长风多看了几眼,他是在看洛长风无意间展露的修为。

    那离落,重阳,月姓兄弟都是饱经生死之战的人,虽然很年轻,却极富经验。像他们这种人都是从洛长风身上的戾气,感受到了危险。

    江满楼却是忽然搂住了洛长风的肩膀:“放心,我们是同袍兄弟,你的仇就是大家的仇,兄弟们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谢谢!”洛长风恢复了气息。

    “事一桩……”江满楼拍了拍手。

    “不过,我还是想亲手报仇!”洛长风无比认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