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六章 名花谁得主(中)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江满楼一定是那种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人,不过好在他会适可而止,基本上就是领着苏凡向彭九谢了几杯酒,然后围着后者转了几圈感叹了几句人生其妙未知美好,得一良才岂不快哉等觉悟之后,这才心满意得知足地返了回去。

    赌约自然还要继续。

    不会因为彭九输了一门而主动放弃,不是冀云州域主之子不见棺材不掉泪,事实上,彭九这种从含着金汤匙,做任何事都高人一等,骨子里骄狂横行的世家子弟,就算是见了棺材也不会掉泪。

    更何况这只不过是区区一个赌约。

    根本不需要他演一场苦肉计认输求饶,然后声泪俱下感激涕零溜须拍马江满楼大少,在其得意洋洋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时再补上一刀这种手段。

    所以六字门中成绩放榜还在继续,这赌约自然也在继续。

    那信使厮传过入榜甲上名单之后,便开始宣读第一时间抄录下来的其余流门之道被招生的名单。

    这种时候,高中状元与名落孙山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入榜的学子互相之间分享高中的喜悦,落榜的学子也可以凝聚在一起互相舔舐、着彼此的伤口。

    换位思考感同身受这些个词汇,此刻不适合用在彼此的身上。毕竟这里不远万里从天下四海汇聚于此只为能在书院聆听圣贤教诲的学子,各有心愁。

    喜悦可以分享,伤痛哪怕是自己亲身体会,也无法感同身受。

    因为他们之中,或许有的学子只为了能够让自己让家族在村子里抬头挺胸而奋战书院,或许有的学子是为了追随某一个人的脚步而不辞辛苦,或许有的学子背负着无数的厚望与希冀改写命运,或许有的学子只是像江满楼那样,换个角度与身份体验一下不同的人生而换来成长。

    无论哪一种,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着独一无二的喜悦,有着独一无二的追求,有着独一无二的伤痛。

    你可以远远的观望,静静的守候,但请记住,不要去触碰。

    因为输的人,也有骄傲!

    书院放榜还在继续,天香居里的众多学子也是越来越焦急。

    甚至不少学子都冲到了门口,在门前排成两排长长的队列,张望着这条街道的尽头,期盼着下一秒钟有一道飞快的身影,在灯火下拖着长长的影子进入眼前。

    等待终究还是值得的。

    书院放榜的速度很快,几乎是一门接着一门。

    流字门之后,是法字门中入榜名单。

    境界法门所招名额也是比起往届要多上许多,这明新入学学子普遍的实力都是有所见长。

    法门之中,甲上者九人。

    首座弟子重阳!

    没错,就是洛长风十子同袍之中那个全身都被隐藏在黑袍之中的重阳。

    江满楼曾不止一次幻想过,一个整天披着大黑袍,连脸都见不得人的家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真的喜欢黑色喜欢到无以复加,还是内心里阴影面积较大导致性格孤僻,内心扭曲?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还真是没有胆量去招惹这个名字都有几分阴森味道的家伙。

    而洛长风,其实洛长风是很忌惮重阳此人的。

    不是外表,虽然也看不到外表,而是实力!

    或许是修炼钧天图之一社稷山河图山河九重第一重之后,开天冲令得神识拥有沟通天地自然外放感知之力,他能从重阳身上感受到一种很奇怪的气息。

    似乎时而冷,时而热,阴晴不定,水火交融于一体一样难以琢磨。

    他觉得重阳的修为应该不弱于自己,或许,也不弱于君泽玉!

    不过无论如何,自己十子同袍兄弟获得法门首座还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只会越来越深,总不至于日后分道扬镳反目成仇刀剑相向吧!

    这第二门赌约,同样以彭九的落败而收场。

    法字门中甲上者九人,彭九被重阳压上一头,虽然甲上,可未夺得首座之位。人数上持平,名次上稍逊。

    法门之后,是易字门中。

    易字门中毫无悬疑,君泽玉是天东八百宗经天十二星天机星座下弟子,深谙易字门中道,早已名传天下,在新一代同龄人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这易字门中首座之位,他如探囊取物。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易字门中有位特殊的学子入了甲上的成绩。

    这人对于城里的许多学子来,大都认识。

    “易行川!那个邋遢的老道竟然也能取得甲上的成绩,真是不可思议。”

    “你们,这该不会是书院私自放水吧?他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道,靠一句绝非池中之物就能击败这么多学子?”

    “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

    “我相信,我不打死你你也一定会相信的。”

    洛长风等人从楼阁之上走了下来。

    李星云和月三人将醉酒昏倒在楼梯口的老道易行川搀扶了起来,背了下去,扶在椅子上。

    江满楼眼神凌厉,围着那几名落榜而心生抱怨的学子上下打量着。

    世家第一大少之名的江满楼在这菩提城中可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晓,那几人显然有些忌惮,悻悻的后退了几步。

    不过也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何况江满楼最多也只算个钱多的虎。

    “你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随意仗势欺人吗?”有学子鼓足勇气道。

    有钱是否就可以仗势欺人,这是个永远无解的问题,正如有人问你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一样。

    江满楼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一直以来的行为作风习惯让他坚定不移的认为,有钱就是可以仗势欺人这个观点。

    而且,他也经常做这种事。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真正的答案是什么,不过很不幸的告诉你,有钱的我,向来都是这么仗势欺人的,你不服?”

    那学子后退了几步,欲言又止,可看到江满楼的眼神,最终哑口无言。

    心里或多或少还是畏惧。

    哪怕是鼓足了勇气,再而三,三而便竭了。

    似他这般无出身无实力无天赋的学生,又怎么得罪得起世家第一大少。

    他暗自握了握拳。

    有一种被当众羞辱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