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八章 菩提书院有新篇(上)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川字门连续三届不曾招到学生,没想到今届竟然打破了这个传奇。嘿,我倒是很想知道,那长风是如何通过川字门考试的,具体的川字门考核内容到底是什么。”

    “我想应该是很简单吧。连续三届没有新生报名,如果不把考核难度降低一些的话,假以时日,六字门中恐怕真的就成了五字门中了。”

    “你们川门考核不会是在故意放水吧?早知道这样,我也试一试川字门了,好歹也能拿个甲上的成绩,总比现在,五门只有平均乙中的水准好的多了。”

    “……”

    “你们胡!吃不到葡萄,就葡萄酸,长风大哥哪里是运气好了?行字门中甲上的成绩,你们有吗?”

    雪儿终于是睡醒了。

    顶着睡眼朦胧,听到这楼阁里议论声在抨击与挖苦洛长风,她的睡眼顿时无比的明亮。

    精神百倍。

    “就是就是。你们嫉妒心理作祟,若是心中不服输的话,大可以与我们长风大哥比一比,看看到底谁才是浪得虚名。”翎儿也是不甘落后。

    不过她这话一出,顿时让洛长风很无语。

    何止是洛长风,就连李星云都是意识到有些不妙。

    雪儿无奈的看了翎儿一眼。

    这丫头不是把长风大哥推到了风口浪尖吗?这才刚刚公布书院六门考核成绩,那些落榜的,考砸的学子都是有气儿没地出呢,这下倒好,倒是给了所有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难道要让长风大哥一个一个的接下所有挑战吗?

    雪儿急切之下,连忙道:“翎儿得对!我们同袍十子福祸同当,任何的挑战都来者不拒。六字门中,自当奉陪到底。”

    两位貌美的少女下了楼梯。

    江满楼面带邪恶的笑容,蹭了一下洛长风,在后者耳边道:“你子还挺有魅力,没想到这么快就俘获了雪儿的芳心。”

    洛长风微微动容。

    不由得多看了雪儿一眼。

    这一眼,让他的呼吸有些紊乱起来。

    他连忙收回不知道跳跃到哪里的心神,收回目光。方才那一刹那的感觉,让他很温馨,很感动。

    灭门之后,他独自一人,无人关怀,带着一份孤独与仇恨,山上住了三年。

    世事冷漠,人情冷暖,没有人比他体会的更彻底。

    他早已经忘却这种被人关怀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他在山上,从来不敢渴求这些。

    他怕这种留恋与怀念会让自己变得懦弱,变得无法牢记深仇大恨,变成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废人。

    所以他让自己无情,只有无情,才能不让自己有被致命的弱点。

    可是方才那一瞬间,他似乎无意间重温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感觉像是暖流,流淌在心间,渐渐地在融化着心里那一座染遍了血色的冰山。

    雪儿很聪慧,玲珑剔透。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就把被推至风口浪尖的洛长风拉了回来,而且身后还站了同袍十子。

    有世家第一大少,有天东君泽玉,有行字门佼佼者离落、月氏兄弟,有诡异莫名的重阳,十子同袍书院考核成绩摆在这里,谁敢挑战他们十人?

    洛长风十子同袍霸占六字门中,到这一刻还有要挑战洛长风想法的人,除非日后在书院,他不想混了!

    天香居里那些愤恨与喧闹终于是告一段落了下来。

    此时,夜已经深了。

    天香阁那位宫装美妇下了逐客令,这众家学子也纷纷散去。

    这或许是这些人最后一次如此相聚了,可世事无常,往往都是在惋惜中度过。

    宫装美妇兑现了诺言。

    事先好,谁在书院六字门中考核之中,成绩最为显著,那这位翩然的花魁,就归谁所有。

    江满楼独占术字门中首座之位,又身兼其余四门甲上成绩,无疑是今届菩提书院新生考核成绩之中,摘得第一的一人。

    虽然这成绩及受争议!

    可第一就是第一,这就是现实!

    江满楼大少乐得脸上笑开了花。

    彭九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留下了冷峻而不屑的神色。

    很快地,这座天香居里,就只剩下洛长风十人了。

    “你们都散了吧,今晚不必等我了。本少要在这天香居里,和花魁姑娘把酒畅谈,好好聊一聊人生和梦想。”

    雪儿扮了个鬼脸:“坏人!”

    翎儿对江满楼这种邪恶之极的笑容嗤之以鼻。

    李星云摇头叹息:“先生,纵欲过度,足毁终身啊。”

    洛长风淡漠。

    君泽玉露出一脸的笑容,似乎很有深意。

    “走吧!这家伙怕是明天书院报道都去不了了。”离落给出了很精辟的一句正解。

    “我看你们就是嫉妒!还是姑姑好,一早就料到了这些。”江满楼突然间上前,挽着那宫装美妇的手臂撒娇。

    “姑姑?”洛长风挑了挑眉。

    众人齐齐回头,一脸诧异的看着江满楼。

    “是啊。忘了介绍了,这是我姑姑,亲姑姑!”江满楼一脸无辜的表情。

    众人彻底无语。

    有一种被玩耍的感觉。

    这整整一夜,原来闹到现在都是你这姑侄俩早已安排好的戏份?铺垫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理所应当的将这位花魁姑娘送进你那虎口狼窝里?

    “有时候,你真的很过分!”洛长风皱了皱眉道。

    李星云点了点头。

    “或许,该找个机会,在书院里教训教训你子一下!否则,真把我们当做你随从下属,呼来喝去,随意利用了!”离落道。

    重阳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径直的走了。

    “楼儿顽劣,你们可是他未来的同窗好友,可别因此而生了间隙。其实这件事,都是我安排的,楼儿也是毫不知情。”宫装美妇笑容很美,成熟的风韵撩人。

    “是啊是啊!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姑姑让我邀请大家来的意思,在这里,江满楼向诸位同袍陪个不是。”江满楼弯腰,拱手行礼,看起来很认真很认真。

    “你们几个家伙,竟然在本大少面前摆谱,将来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们。哼,现在本大少心情好,不跟你们计较。”

    洛长风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李星云等人跟上。

    看在这个还算真诚的道歉礼上,众人还是原谅了这个家伙。

    “你早知道这天香居是江家的产业吧?”路上,洛长风问了君泽玉一句道。

    “略有耳闻!”君泽玉笑道。

    ……

    天香居内通明的灯火终于是一盏一盏的熄灭。

    最后唯独留下了一道红烛光般的灯火,在那望眼欲穿的房间里映照出两道相对而坐的影子。

    少年和披着盖头的少女。

    江满楼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夜会是他人生当中,一场难以忘怀的噩梦。

    他掀起了盖头,一脸贼相。

    然后,看到那花魁,他有种想逃的冲动。

    却迈不开腿。

    深夜里传来凄惨的哀嚎。

    “娘皮,本少不娶你,你还真追到书院里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