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章 破题为下,破关为上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流字门关破。

    李星云花了几息的时间让身体与思维适应现实中的世界,而后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笑对着萧灵童拱手作礼。

    萧灵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以示礼貌。

    他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不知为何在这群新生面前,自己总会干一些让自己无法下台的事情。

    他挑衅洛长风,结果江满楼与离落二人破了术字门和行字门关。他安慰自家兄弟,结果书呆子李星云破了流字门关。

    打脸不,还是当着所有新生的面前,自己打自己脸。

    “师兄的脸怎么了?”李星云发现萧灵童的脸上有些红,是那种烫红之色,便是好奇的问道。

    “哦……太阳太大了,我这边正对着阳光,晒得。”萧灵童伸手做了个遮阳的姿势,心中腹鄙。

    即使是事先对于江满楼所谓的同袍人有所了解,心里也提前有着一败涂地的准备,然而当真正面临这种窘境时,才会发现一开始所谓的心理准备,都是自欺欺人。

    没有人能够在面临失败时会心安理得,坦然接受,萧灵童觉得,如果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他一定是个圣人,起码将来一定有成为圣人的资质。

    “楼少我奉劝师兄一句,现在认输仍来得及。再过片刻,最后那两名家伙破关而出了,一切什么可都晚了。”江满楼手搭在李星云肩上,趁着李星云不注意,手掌上的炉灰在其后肩抹了抹。

    李星云没有察觉异样,洛长风看了江满楼一眼,翎儿使了个眼色,将李星云那书呆子扯了回来,嘴里还不停嘀咕着。

    江满楼也算是识抬举,笑着收回了手臂。

    “如果我换做是你,一定不会这么早得意。”萧灵童道。

    “五字门关,已破三关。难道你认为自己还有胜算么?”江满楼道。

    “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好下结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明白。”萧灵童也是分寸不让。

    “我终于明白书院里师兄与新人之间最主要的区别在哪里了。”江满楼一副恍然大悟地模样。

    “洗耳恭听。”萧灵童道。

    “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身后一阵哄笑。

    无论这场入学仪式,新老生之间的交手结果如何,对于那些站在江满楼与洛长风身后的新生们来,眼下的成绩,已经足够他们自豪了。

    在明镜台十七座师兄们手中连胜三关,这种战绩,就算是放在书院里老生之中,也是不多见。

    谁都知道明镜台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十七座明镜台的占有者,必将代表着菩提书院里最强的学生组合。

    他们很欣慰,自己站对了立场。

    不过在一旁选择冷眼旁观的彭九等人,面色就不那么显得神采奕奕了。

    他们是新生,然而所选择的立场,让他们注定不能与新生同荣,却要和萧灵童等人共辱。

    或许是实在受不了江满楼得意忘形的神色嘴脸,彭九冷哼了一声,带领着身后一众袖手旁观的新生,向紫竹轩中心走去,那里是青衣教习和书院里师兄师姐汇集的地方。

    书院里师兄师姐们自然是迎接新生的临时组织。目的是配合青衣教习根据入学考核成绩分配六字门中。

    赶上历届以来书院里所谓不成文的规定,自然也乐得观赏这明镜台十七座的诸位们神,与新生之间的斗法。

    因为书院里真的很久没有发生过这么有趣的事了。

    自从那个狂人彻底洗牌了十七座明镜台的位置之后,这种综合性的六字门中斗法比试,也就随之长埋书院的历史之中,或许会在多年以后成为某位门中道师用来作为新一届入学学子的入门考核试题,才会偶然被人们记起。

    不过旁观归旁观,作为书院里的老生,眼看着明镜台门神所设下的关卡被一群初生的牛犊连破三场,这面子上多少还是有些挂不住的。

    书院里老生们向着青衣教习使了个眼色,像是在:可以制止了,这场交手没必要有完满的结局。

    青衣教习无辜的摊了摊手,抱怨的眼神中有着我也无可奈何的悲哀。他们之中也有不少是书院里师兄师姐毕业以后留守书院而担任,常常能在学生之中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因此与书院新老生之间,关系都及其融洽。

    况且,十七座明镜台上的家伙,脾气都是一个比一个臭,即使是排名老末门神,有时也不是好招惹的对象。除非那些真正在书院里有些年代的青衣教习们能镇得住这帮肆无忌惮的家伙,一般人,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恐惧的心理谁都有。

    江满楼也是悬着一颗心唯恐后面君泽玉和重阳两个家伙扬名立万的时候拖后腿。

    萧灵童身为第十七座明镜台门神之首,心中的恐惧当然更大。

    真的输了这五门,回到内院后,还不得被前面十六座明镜台上的妖孽们趴了皮。

    无数道目光聚集在最后两个镜像之中。

    君泽玉如闲庭信步,优哉游哉。

    荒林煮时或许真的能够困得住一些人,而君泽玉不是平凡人。

    他拥有着无比强大的神识力量。

    身为天东经天十二星之天机九星传人,这种易字门中道恐怕是他儿时手里的玩具也不为过。

    在神识算清楚了路线之后,沿途畅通无阻,九转十八弯,毫无悬念地走出了荒林。

    他太令人放心了。

    以至于在破关而出之后,紫竹轩里无数道目光似乎都是冷淡的。

    没有欣喜,没有惊讶,也没有放松。

    他从所有人的眼中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对白。

    “我出关了。”

    “哦!”

    打开折扇,君泽玉还是第一次认识到,原来自己的存在感也可以这么低。

    “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君泽玉自言自语道。

    “什么?”洛长风问道。

    “这么冷静。”君泽玉指着周围。

    “审美,有时也会疲劳的。”洛长风自然知道他所指,便是笑了笑道。

    君泽玉再胜一局,让这场新老生之间的交手迎来了最为紧张的时刻。

    因为真的是刻不容缓了。

    半个时辰规定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不少新生开始焦急起来。

    “最后一关了。寒山煮雨到底该怎么煮啊。”

    “即便是掌握法字门中属性力量,若不是火属性,也是绝对无法破关的。”

    “这法字门中寒山煮雨,明显是作弊的行为。”

    “就是,根本不可能战胜的一题。除非神引境的圣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此题为难新生来挽回老生不败的面子,这么做太令人不齿了。”

    萧灵童脸上带着坏笑,对这些新生的抱怨他是一句也没有听到耳里。

    用他的话,法字门关最主要的诀窍,不在于破题,而在于破关。

    寒山煮雨别是新生做不到,这一题可是曾经难倒过明镜台排名前几的十子同袍队伍。

    用来对付新生,其用意不言而喻。

    就是明摆着杀鸡用牛刀。

    “时间到了,我看你们还是认输吧。”萧灵童伸了伸懒腰,扭了扭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