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九章 不值钱的师叔祖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在雪儿面前,庄院长可是挤出了自己活了近千年的岁月里最慈祥和蔼的笑容,他是何等的修为,对于雪儿这个门生,只消一眼,便是喜欢到了心坎里,满意之极!

    他知道自己的第一印象一定是吓坏了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弟子,所以争取慈祥一点儿,和善一点儿,弥补些这一身并不怎么庄重,相反却很是糟糕的造型。

    “呵呵呵呵……不错不错。”

    庄院长那负在身后的手中,锄头诡异的消失不见,手掌上的泥垢也是被点点如星光般的光芒洗涤而尽,他呵呵笑着,伸出枯老的手掌便欲去摸一摸雪儿的脑袋。

    出于对干净的下意识反应,雪儿本想后退闪躲,可想一想又觉得不妥。无论怎么,面前的,都是菩提书院的院长,自己未来的师父,退一万步,也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向后闪躲的话,未免太不礼貌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紧闭着眼睛,紧蹙着柳眉,强忍着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让面前白发苍苍的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庄院长笑得合不拢嘴。

    他颇为得意地捋了捋胡须,看了看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擂台之上笑道:“你站那么高作甚?”

    他的当然是擂台上即将要与洛长风进行下一场对决的燕南飞,雪儿的哥哥。

    对于书院某些高层来,或者对于院长大人来,他们的眼中只有书院里明文的规定,什么不成文的规定根本闻所未闻,这些白了,都是菩提书院建立千年历史以来所流传的非正式习俗。

    在书院学生之间有效的非正式习俗。

    院长大人自然不知道新生入学在分六字门中之前会有老生进行挑衅交流。

    所以一定程度上来,院长大人此时的出现,那是破天荒的,而且无疑破坏了这场新老生之间的交流。

    燕南飞被院长大人这么一,也是识趣的跃下了擂台。

    萧灵童开始发挥他在书院里真正的本领,笑眯眯地上前,给院长大人捶背揉肩:“哦,这竹林太热了,那子在擂台上吹风呢。院长大人辛苦,今儿怎么有空来视察?”

    “怎么,院长前来慰问新生不可以吗?”庄院长正声道。

    萧灵童在背后撇了撇嘴,看来今日这第二场交手,是无法进行了。

    洛长风也是在一旁远远观望着这菩提书院赫赫有名的院长大人,以前只是知道院长大人乃是流字门中人,却不曾想到这第一印象竟然是手拎着锄头从田地里赶来这般模样,这可是谁也不曾想到的。

    “都别杵在这了,你们六门道师,不是要招生吗?”

    院长发话,那几位代表着五字门中的道师们纷纷称是。

    青衣教习开始忙着准备提前预备好的学生名单,书院里师兄师姐们虽然有些不甘,没有看到这最后一场新老生之间的较量,可也不得不遵守院长大人的命令,开始忙活着引领新生们列队等候。

    萧灵童与六、厉害等远处几名十子同袍瞅准了机会,拔腿开溜。

    于是这从进入书院开始就偏离了入学流程轨道的闹剧,终于是随着院长的出面而被迫中止。

    入学流程再度走上了正轨。

    洛长风和其他人不一样。

    跟随院长而来招生的,是除了川字门之外的五门道师,那行字门中当初招募洛长风的颜路大师也在行列。

    招募洛长风的,不是五门道师任何一人,也不是院长大人,而是从紫竹轩后,悄然无声地走出来的一道人影。

    那人影出现时,紫竹轩里所有的老生,所有的青衣教习,所有的六门道师都是像见到院长大人那样,恭敬地行礼。

    无数的新生不认识那人,因为后者太年轻了,最多也比他们长几岁而已。

    可还是跟随潮流叩拜。

    对于这些礼数,那道人影显然根本毫不在意,甚至连正眼也没有看这些人一眼。

    他径直走到院长身前,恭敬地唤了句:“师兄,我奉师父之命,来接师弟去忘情川。”

    庄院长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

    雪儿和翎儿在一旁,倒是很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人。

    庄院长偏过头看着雪儿道:“两个丫头,来见过皇甫师叔。”

    既然庄院长要将雪儿收入门下,翎儿自然也是顺带了。

    一听师叔的名讳,雪儿这才意识到,与翎儿一起连忙行礼:“见过皇甫师叔。”

    复姓皇甫的师叔,正是无相道宗在三届九年之前,所招收的那名川字门学生,皇甫毅。

    皇甫毅略微点了点头,便是转过身向着洛长风走去。

    他不认识洛长风,可却认识那颗黑色菩提心。

    因为在他的腰前,也有一枚。

    远处江满楼看着皇甫毅走向洛长风,不由得瞥了瞥嘴:“这家伙谁呀,比我还拽。”

    就是李星云和苏凡二人都是忍不住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君泽玉在一旁道:“那是长风的直系师兄,九年前川字门招的那名学生。”

    月三人笑着道:“他看起来倒是落魄不少,还不如方才那蔷薇剑的气息强。”

    离落将怀中剑拄在地上道:“他叫什么?”

    重阳接着道:“皇甫毅,你一定听过。”

    李星云、江满楼和苏凡齐齐瞪大了眼眸,还以为自己听错,不由得确认问道:“皇甫毅?是那个皇甫毅吗?”

    重阳压低了声音:“废话,这世上有几个皇甫毅?”

    “地玄榜第一的皇甫毅?传闻他在书院里学习,我还以为在明镜台中,没想到竟然是川字门人!”一直以来很少话的个子月相期很是惊讶。

    重阳冷漠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听这个家伙出身神秘,身世很少有人知道,可却极为的护短,日后我们可要心了,长风那个家伙成为了他的师弟,我们以后和他打交道的机会,恐怕要多上很多。”

    李星云颇为好奇的道。“不知道这川字门道师是哪位,怎么会派一名学生来呢?好歹长风也是九年间川字门唯一的一位学生啊。”

    江满楼打趣道:“估计是门下没有什么学生,这会儿出来,怕是丢人吧。”

    “……”君泽玉意味深长的看了江满楼一眼,还以为这个家伙知道呢,不由得摇了摇头。

    洛长风与皇甫毅交谈了一会儿。

    或许是他们身份上的亲密,让彼此的初次相见,并不是太过尴尬无话可。

    皇甫毅认可了这个师弟。

    洛长风同样认可了这个师兄。

    尤其是当知晓他就是地玄榜排行第一的猛人时,洛长风可是打从心里尊敬之极。

    交谈了片刻,皇甫毅便是带着洛长风离开。

    雪儿的目光眺望着人群中渐渐远去的洛长风的身影,明显有几分不舍。

    不过好在都同在一个书院,雪儿想着,日后向师父撒娇,不会不让自己出去找长风大哥的吧。皇甫毅带着洛长风离开。

    紫竹轩里六门道师,青衣教习,新老生们又是恭敬地送离。

    或许是都知道地玄榜第一的皇甫毅,无论是实力,还是脾气,都不怎么让人敢得罪,四下里鸦雀无声。

    谁知皇甫毅却是突然间停了下来:“你们这是恭送我呢,还是在恭送我长风师弟?”

    六门道师都是老奸巨猾的人物,哪里听不懂皇甫毅话中的意思。

    “恭送皇甫师叔,恭送长风师叔……”

    紧接着青衣教习和书院里那些老生们硬着头皮喊道:“恭送皇甫师叔祖,恭送长风师叔祖。”

    六门道师与青衣教习,以及书院里老生整齐而划一的声音,顿时震惊了所有新生!

    师叔,师叔祖?

    我没听错吧?

    这是霎时间所有新生脸上,眼中,心里所具有的疑惑。

    李星云心里算着书院辈分:“六门道师是直系师尊,青衣教习算是书院师兄。连六门道师都唤作师叔的人,在书院里的辈分就是院长大人的师弟?菩提祖师的徒孙?”

    江满楼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我去!长风那个家伙,不会是被无相道宗收为门下弟子了吧?”

    君泽玉露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苏凡诧异的看着众人:“川字门学生,我们该唤作师叔祖了,这辈分也太高了吧!”

    所有的新生心里顿时五味翻滚,不是滋味。

    原来一直以来,被所有新生质疑其实力,被彭九等人扬言要挑衅的川字门长风,竟是他们未来的师叔祖,被无相道宗收为了学生!

    “是谁川字门门到中落了?”月三人瞪着眼。

    想着从一开始,这书院六字门中之川字门,就被各种流言蜚语传道,是多少年招不到学生,已经没落了,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即将从书院六字门剔除。

    现在想想,原来这所有的谣言都是从没进过书院的门外汉疯传,真正的真相,恐怕也只有书院里的学生才真正了解。

    他们,所有人就是被这种传闻害了!

    川字门不是没落,而是精益求精。

    不招收资质平凡者。

    但凡成为川字门学生的人,都是被无相道宗收为门下弟子,亲自传道。

    无相道宗是谁,那可是书院院长大人的师叔!

    人群的后方,有两道与众不同的身影。

    一男一女。

    男子名为南希寒,女子名为沈天心。

    他们是今届之中,那除了雪儿之外,被特招的两位新生。

    也是除了长风之外,仅有的参与过川字门入学考核的两人。

    可他们是失败者。

    在那川字门入学考核试上,在那一片沼泽地前失败了。

    输给了洛长风!

    此刻看着皇甫毅与洛长风的身影,他们二人心中也是滋味难言。

    江满楼一声叹息:“要是一开始就知道无相道宗是川字门道师,倾家荡产本少也要把川字门的成绩买下来。”

    彭九冷冷地讽刺道:“现在的师叔祖可真不值钱!”

    这话不知道有没有传到皇甫毅的耳朵,总之皇甫毅的面色不怎么好。

    他回过头冷冷地看着彭九,后者心里一寒!

    旋即所有的新生屏住了嘴,把这些惊讶与羡慕,各种情绪咽到了肚子里,恭敬地山呼道:“恭送二位师叔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