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二章 白楼飘羽,天阙第七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无相道宗曾经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这句话流传至世间,就成了:“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这里的子,是无相道宗。

    这里的川,就是忘情川。

    或许是因为菩提书院正对着夜空里菩提星的缘故,或许是忘情川里大雪封川一片银白,就算是在深夜,院落四周也是光线极好。

    这菩提书院的第一夜,洛长风是无法入眠的。

    他不知道接下来在书院里,自己会有怎样的经历,无相道宗自己的师尊会教授自己些什么,六字门中道之中的川字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境界。他不知道自己身怀社稷山河图会否被师尊看出来异样,不知道师尊和院长大人这些菩提书院的大人物们对钧天图残卷持有怎样的态度……他更担心在菩提书院里找不到白羽叔叔的下落,无法报灭门血仇!

    所以他无法入眠。

    然而洛长风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进入菩提书院的第一个夜晚,也是第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时,他心里所期盼相见的人,那位书院里的六字门道师,父亲临终前所的白羽叔叔,同样也是无眠。

    白羽的无眠,是因为他不能睡。

    因为他要杀人,杀人又怎么能睡着呢!

    三年前,洛河洛家一门一夜之间遭屠,没有逃出一个活口。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天下,所有人都在关注洛翎以及其手里的天图去向,所有人都在猜测,会否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失踪的洛翎突然间重新进入了世人眼前,带着与之一同消失的天图,踏上燕帝国的疆土,然后报那灭门的血海深仇。

    当然,对于三年前洛门被灭,天图于洛翎失踪的真相,除了当初疯传最盛的洛翎叛君心怀二意欲将天图据为己有之外,还存在第二个传言版本。

    这个版本是天东八百宗传出来的。当然天东天机星是不会让世人知道这个版本的来源,因为还不到天东八百宗与燕帝国闹僵的时候,也因为洛翎就死于他手。

    但无论如何,这第二个版本传言更贴近于人们愿意相信的事实真相。

    就在不久前,世间传闻,三年前洛家被屠一事的真相,乃是燕白楼配合世人所演的一出戏。

    传闻燕白楼早在三年前就从洛翎手中得到了社稷山河图,但为了掩人耳目,才屠杀洛河一门,并放出传言,洛翎将天图据为己有以作他的师出有名。

    这个传言其实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存在,否则这三年间燕帝国也不会如履薄冰,受到天下各大势力的密切关注与明察暗访。否则燕凝雪一到菩提书院,身边也不会聚了那么多身份不凡的年轻子弟。

    只是燕帝国与魔门不同,那些狼子野心的各大势力不会去打着诛魔的大旗讨伐燕白楼。

    他们自诩正义,自然不能同室操戈。

    所以三年以来,都是暗流涌动,明面上,燕帝国与各大势力还是很安分守己。

    可是在不久前,这个传言再度风起时,却突然间变得更加具有服力。

    或许是三年了,那些大人物们都觉得燕帝国喘息的时间太久了,如果不制造些压力,如果不将其推至风口浪尖,是无法看到燕帝国与燕白楼在这种压迫之下会有怎样的反弹力!

    再者如果传言属实,社稷山河图真在燕白楼的手里,那么三年来后者的实力恐怕会不可同日而语。那些大人物们生怕化劫境的燕白楼尊皇修为再进一步,神引封圣,到时候有社稷山河图在手,燕白楼的棘手程度,可不比当年的魔门白知秋差多少!

    然而无论对于哪一种传言,白羽都不会相信。

    他生平从来不相信传言,他只相信真相!

    他只知道三年前洛河洛家被灭门的真相,真凶是燕白楼和白楼神将。

    白楼神将是洛家灭门的执行者,燕白楼是这道旨意拟定者,他们都是凶手。

    对于要报血海深仇的人来,他们都是该杀的对象。

    白羽就要报这个仇,所以他要杀燕白楼和白楼神将。

    三年前当他知道洛家遭遇时,就在书院里闭关了起来。他利用了三年的时间,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将自己的杀意磨平。他知道在不久的一天,自己会重返燕帝国,提着自己的刀,祭祀自己的道。

    世人皆以为他的道是手中刀,却不知洛翎就是他的道。

    月明星稀,燕帝都白楼门前,白羽提刀立着。

    不知何时,黑暗的天空里开始飘落起白色的羽毛。那羽毛轻盈如雪,随风洒落大地。

    深夜里的燕帝都,那些主干街道上渐渐地铺起了一层白白的细羽。摊铺门窗上,竹篮斗笠中,也堆积起了羽毛。就连房屋之顶,就连宫城院落,就连燕白楼寝宫前明亮的灯光下,被风吹开门的金殿中,都是飘落起了白色的羽毛。

    这一夜,整座燕帝都都在飘落着白色的羽毛。

    白楼飘羽,帝都的百姓们当然不知道这些羽毛是什么东西。

    他们都在睡梦中。

    他们看不到这帝都凄凉而美丽的夜景。

    不知道是一种错过还是幸运。

    白楼飘羽,帝都的神将和帝都的尊皇,当然知道这些羽毛的来历。

    “三年前您就过,他会来。没想到过了三年,他还是来了!”白楼神将仰头看着满天飘落的白羽,眼神之中流露出一抹杀机。

    “白楼飘羽,天阙第七!如果不是修为甄至了化劫,他会等待的更久!”燕白楼披着寝袍,他迈步走出,在原地消失。

    白羽提刀而立。

    在帝都白楼门前,他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

    于是他耗费了三年才彻底磨平的杀意,犹如雨后春笋一样,开始疯狂的生长出来。从他的手中,从他的眼里,从他的发间,杀意疯狂的生长出来。刺破了飘落的白羽,刺穿了眼前的空间,划破了燕白楼和白楼神将的衣袍袖口。

    “我来了。”白羽微微抬头,看了那两人一眼。

    “你是来报仇的?”白楼神将周身开始激射出一道道蓝光,那是一副深蓝的盔甲渐渐成型,他挡在燕白楼身前,挑了挑剑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