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八章 聚散两难山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墨恋草香的打赏和月票,谢谢。)

    天西镜中缘里的禅宗门人常,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洛长风有所听闻。但肯定比不过李星云那个书生懂得多。

    而有关莲生三十六花瓣,一片一世界,一片一字诀的法,洛长风却不是有所耳闻了,真正是闻所未闻。

    三十六字莲生诀。

    不管川字门中道法如何,也不管这三十六瓣莲花世界究竟怎样玄之又玄,总之这个名字比起五字门中道听起来要威凜的多。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弟子就学莲花世界,三十六字莲生诀。”洛长风下了这个决定。

    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毕竟师兄皇甫毅修炼三十六字莲生诀,已经能够位列地玄榜榜首,同龄之中,鲜有人能超越其右。从这一点儿来,就成功激起了洛长风对这三十六字莲生诀的好奇与向往之心。

    况且,更进一步来。他身负七份钧天图之一的社稷山河图,领悟山河九重第一重空间之力,对这世界的本源及存在,多少也是有着自己的些许理解与感悟。如果此三十六字莲生诀里描述的那一朵三十六瓣莲,每一片都是一个不同的世界的话,那岂不是修炼此道可窥探三十六道世界?

    洛长风隐约有些猜想,或许这样会对自己领悟社稷山河图的山河九重之力也有不帮助。

    对于洛长风的决定,皇甫毅觉得有些惊讶。

    自从入了书院川字门以来,他修炼莲生诀三十六字已有九年之久。对这一字一花一世界的感触与玄奥,触碰颇深。

    不得不,这川字门道三十六字莲生诀是他见识过最高深最晦涩的道法,没有之一。他从不怀疑书院川字门入门考核的水准,所以对于洛长风这个师弟的天赋也是深信不疑。可即便如此,他心中还是有几分不安。

    正如同师父无相道宗所言,修炼三十六字莲生诀,不看修为,不看实力,只看缘法。如果缘法未到,哪怕你是天阙榜首,也不见得能领悟这一花一字,更别窥探其中的世界了。

    “呵呵……你是为师这么多弟子中,第二个主动要求修炼莲生诀的。”无相道宗和蔼的笑了,他捋了捋胡须,似乎对洛长风这个决定很是满意。

    洛长风闻言,惊骇之余又是瞥了师兄皇甫毅一眼。

    心想着原来书院千年以来,历届的川字门师兄,竟无一人主动修炼三十六字莲生诀,还是皇甫师兄破天荒的开了个先例。

    “不知道师兄将这三十六字,修炼了多少?”洛长风问道。

    “十一字。”皇甫毅答道。

    皇甫毅在回答这三个字时,那眉心之中突然闪烁起一点圣辉,那圣辉呈现莲花之状,印在眉心。一个个古老繁奥的字眼犹如神符圣语,好似片片莲花,自眉心翻页而过。这一刻的皇甫毅,是神圣而光洁的。

    洛长风看到了这一幕,则是更加坚定了心中所选。

    十一字莲生诀,便能达到妙道境的修为并且力压当代天骄,荣登地玄榜首,这意味着什么,洛长风不用多想也明白。

    “莲生诀之晦涩高深,就连为师也是半知半解。迄今为止修炼何止千年,却依旧只看到三十二片莲花世界的景色。那最后的四方世界的四片莲花,恐怕为师此生,都无缘一观了。”无相道宗没来由的一声感慨。

    他轻拂衣袖,那一座炉鼎便是微微开启。

    洛长风回过身来望着房间内那一座奇特的鼎炉,当炉鼎开启后,他看到一阵圣明纯洁的光辉,犹如光明火焰从炉鼎之内照射而出。

    那明显光束分明的光辉一缕一缕,仿佛从林间树叶缝隙之中穿透而落下的阳光,将屋内照耀得通明如玉,温暖如田。

    “这里面就是三十六瓣莲。”无相道宗遥指着鼎炉道。

    洛长风不可思议的望着鼎炉,终于是没有忍住,迈步靠近了过去……

    书院里修行学习的日子,从新生们入学的第二天起,在这寒雾朦胧的清晨,就这么悄然来临。用江满楼大少的话来,就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的缓冲。

    让所有新生都有些措不及防。

    当然,这里指的所有新生,不包括以师叔祖的尊贵身份入了川门的洛长风,与那走了后门被书院庄院长收入了菩提园的师叔雪儿和翎儿。

    相比较洛长风三人而言,李星云、江满楼与那些新生们,可就没那么好的命了。

    清晨一大早,他们就被青衣教习们从宿舍里强迫性的起床,然后赶着这朦胧的大雾,被带到了菩提山上不知具体位置在哪里的一处被称作两难山的迷雾森林里。

    一群挂着黑眼圈,打着哈欠,睁不开朦胧睡眼,睡意惺忪的新生们,在这寒雾缭绕的两难山里,踩着冰霜,搓着手脚,显然是没想到这山上的秋是如此的寒冷。

    “现在,所有人自由组合,两两一组。”

    随着青衣教习一声雄浑的怒喝,脑袋浑浑噩噩的新生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而后乖乖的闭上了不停抱怨的嘴,吞下了那一点点的情绪,彼此熟络关系甚好的新生们,开始自由组合,两两一组,分组而立。

    “这大清早的,是来拉练,还是野战?这群家伙,又在耍什么花样?”江满楼大少和李星云站在了一起,他困意袭来,伸手捂着嘴正要打个哈欠,却看到掌心在进入山林时,不心碰到了一些枯树的树皮灰尘,然后翻了翻眼,手掌在李星云背后摩擦了几下,浑然一副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抱怨道。

    李星云鄙夷的瞥了江满楼一眼:“你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粗俗。”

    “我粗俗了吗?”江满楼辩驳道,“明明是你想多了好不好?”

    李星云不与他做口舌之争。

    江满楼又感叹:“你们这群读书人,看起来人模人样君子翩翩的,心里存的其实都是些肮脏污秽、物。本少大好男儿,与你们处的时间长了,都开始担心会逐渐迷失本性,忘掉初心。”

    不远处的离落选择了与君泽玉同组,听着这边的谈话,扭过头看了一眼君泽玉道:“幸亏我不和他一组,否则真的不敢保证,一天到晚对着这个家伙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谁知君泽玉也是似笑非笑的调侃道:“你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

    离落脸色一青,索性抱着长剑走开了几步:“我怕我会打他。”

    (本书正版在纵横, 喜欢的书友希望能来纵横支持,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