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九章 放逐与生存的战争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从书院入学试那一晚成立十子同袍开始,江满楼凭着从天机阁重价买来的各种情报信息,将这一个个素不相识来自五湖四海骄傲且又年轻的少年拼凑在了一起。之后这十子同袍人便是几乎形影不离,彼此之间也是熟络相互了解了许多。

    似这种斗嘴挖苦的场面,大家也渐渐地习惯,不但没有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出现缝隙,反而拉拢着这些少年们彼此靠近,嬉闹斗嘴间,有种温馨的感觉。

    “现在恐怕不止你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君泽玉笑了笑,拍了拍离落的肩膀,向后者使了个眼色,看了看那月氏兄弟,与重阳和沈天心几人。

    月三人与月相期乃是兄弟,二人一组。而不善言辞神秘兮兮的重阳却是和那位一直只听闻名字,紫竹轩里第一次见到尊荣的十子同袍里当之无愧的明珠沈天心一组。

    沈天心是菩提书院特招生之一,地玄榜上排名十五,实力强劲无人质疑。与沈天心一起被书院特招的另一名学生,名叫南希寒,地玄榜排名十三,比沈天心还要高出两个名次。他们都参加过川字门入门考核,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被川字门道拒之门外。

    所以就算是整个书院的新生都在质疑川字门入学考试的难易程度,整个书院新生都在怀疑洛长风通过川字门考核所用的手段时,只有他们二人才是最平静。若论起川字门那刁钻题目的身临其境,这新生之中,有谁能够比他们更能亲身体会?

    所以他们是最清楚不过。

    无论洛长风用了什么办法,能够从那沼泽潭之中通关,实力就是毋庸置疑在他们之上。

    与苏凡选择组了队的南希寒,视线在寒雾森林新生之中来回掠过,发现并无洛长风的身影时,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失望的。

    众多学生自由分了组,言谈嬉笑间,青衣教习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在你们身后这片寒山林,名为两难山林。书院入学第一课的课程任务,就要在这寒山林之中完成。”青衣教习神色之间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声音回荡在林间。

    林前,有学生举了举手。

    “。”

    “请问先生,在这寒林中能上什么课啊?不应该在外院课堂么?”

    “看来你懂得不少?外院那是什么地方?岂是一群刚入学的新生想进就能进的?”青衣教习呵斥道。

    这一声呵斥,顿时让林前的新入学学生们炸开了锅。于是所有人也不再犯困犯糊涂了,一声声议论与交头接耳的声音响起,寒山林前乱乱糟糟。

    “凡书院学生都在外院修习,只有进入了十七座明镜台的十子同袍师兄,才可进入内院。书院里的规矩,不一直都是如此的么?怎么,何时立了新的规定?”就连耳听八方的江满楼大少竟然也是浑然不知。

    与江满楼一样,遇到这种问题,大家的习惯都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君泽玉身上,如今君泽玉可是名副其实的移动百科大全。身为天机星传人,几乎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比起天机阁的情报信息来,无疑方便又快捷了许多。

    最重要的,江满楼大少终于不用再花费银两购买这些乱七八糟的情报了。

    无辜的环视着一道道渴望的目光,君泽玉摊了摊手,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下,而后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个,我也是一无所知。”

    只听那青衣教习又再道:“新生入学的第一课,是一场生存战。就在你们身后的两难山林中,随即投放了六千片玉简。玉简之上铭刻着流、法、易、术、行,五字门中的一些功法典籍残文。以两人一组为单位,任何一组在山林中所获得的残文在考核结束之后,书院便会将对应的功法典籍卷宗残卷相赠于他。如果你集齐了完整的功法典籍,同样地,考核结束后,书院会奉上完整的卷宗以作为新生之中佼佼者的入学礼物。

    这场生存战为期十日,从你们进入山林的第一步开始计时。林中忌杀戮,但不忌抢夺交手。十天期限一到,所有人必须要到林子的另一头集结。根据各组成绩,取获得玉片最多的前六百组名额晋级下一场考核,其余人等,一律淘汰!”

    青衣教习宣布着新生入学第一课也是第一场考核的关键点,唯恐漏掉什么重要信息没,在林前前后将主要思想重复了三遍,才稍显安心。

    原本有些走神或者有些心不在焉的新生学生们,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过程中,也是逐渐了解这林中放逐与生存的重点事项。

    抢夺玉简!

    “不是吧,只取前六百组名额,这淘汰率已经超过一半了。”林前有学生自言自语低声抱怨道。

    “也不知那玉简里铭刻的是什么功法道典。书院名声在外,五字门中道各有千秋,若是能学得那些精妙上乘的功法门道,也不枉此行了。”

    “你就在这白日做梦吧。书院里自然不缺少上乘的五字门道,只不过那些东西,都是内院的师兄师姐们才有资格修行的吧?似我们这般新生,哪里窥得五字门精髓。”“也还别。如果身后两难山林里随即的玉简中,没有上乘功法可学,这场放逐与生存的战争,谁还会全力以赴?我们还好,出身平凡,即便是寻常门道都可学之。像天东天机星传人君泽玉,像天下第一世家江满楼与他的十子同袍兄弟们,哪一个不是同龄佼佼者?恐怕看不上一些下乘的法门吧?又怎能全力以赴呢?不能全力以赴,那么便不能体现出这场比赛考核的真正意义!”

    “……”

    新生们低声议论着,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着那新生之中公认的十几组较为耀眼的队伍。心想着如果有足够的奖励诱惑,那么这考核的最终赢家,应该会在那十几组之间诞生吧……

    太阳东升,阳光透过山林疏洒而下,驱散了清晨的寒雾,四野里的景象也是逐渐清晰。

    眼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秋寒的感觉被一丝丝温暖所取代,江满楼终于是摆脱了浑浑噩噩的状态,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道:“玉简里有什么好功法门道,值得本少全力以赴么?”

    他这话看似无心之言,实则点透了不少自诩甚高,骄傲狂妄的新生子弟腹中疑问。

    宣布考核规则的青衣教习冷眼看了看江满楼,知道后者是天下第一世家江家的嫡长子,也并未留什么情面,道:“既然怀疑书院里授业六字门道的水准,你何必还要来书院求学?”

    江满楼挑了挑眉:“谁本少来书院是为了求学来了?我江满楼身为江家嫡长子,术字门中道不二传人,这世上还有什么地方会比家族更适合学习术字门吗?”

    青衣教习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接下这话。

    江满楼言辞犀利,得理不饶人,却句句属实。

    天下第一世家江家经商,却是术字门中道造诣最高之地。书院都不敢轻言能超越其上,更何况书院里术字门道的道师,还曾是江家客卿长老。

    世人皆知,那天机阁铸神兵榜中,有半数的神兵利器都出自江家之首。这天下的大人物们,重金请江家掌舵人出手炼制定身量做的神兵利器也不在少数。那些城池里所拥有的攻守器械,那些禁地所设置的机关妙数……尽是出自江家之手。

    青衣教习神色变得严厉:“你如此狂妄,还来书院干嘛?难不成是来游玩增长阅历的?”

    “这倒不是。”

    江满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露出一抹坏笑:“我这不是不久前成亲了么,来书院正好可以躲避雨中棠那个婆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