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八章 我花开后百花杀(中)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父皇闭关养伤,不方便见客。罗摩宗主和诸位前辈若想要个法,侄儿必当尽心代劳!”

    一阵风雪从金殿之中铺卷而来,而后如飞花逐梦四下散落。

    金殿前所有人听到这声音,都是将目光投向那座金殿,那散落的风雪之中,渐渐清晰一道道人影。

    这大殿周围的禁军玄甲卫士们与那位大内总管虽然还未曾看清那些人影到底是谁,可凭借着那冰冷而平静的声音,便已是猜测出那人身份。

    实际上,能够从这座金殿之中走出,而又声称燕白楼为父皇的人,不用多想也知道必定是大燕皇子。

    那罗摩宗主等人还在猜测到底是大燕帝国的哪位皇子,而此时此刻,不管是大内总管和他身后的太监们,亦或是这殿前所有的禁军玄甲,都是纷纷跪礼叩拜。

    “恭迎九皇子殿下!”

    这山呼的声音并不高亢,却是震人耳鸣。在大雪纷飞而又清静的宫城金殿之前,余音回荡,显得格外的悠长。

    罗摩宗主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从金殿之中走出的身影,他已然知晓来人是谁。

    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膝下共有九子,唯独行末的一位皇子在很早的时候,就因卓越的天赋被他送到天东菩提书院学习修行,至今已有数年有余。

    而在这期间,通常大燕帝国的诸多国事,除了燕白楼亲自处理之外,都是交付给那其余的八位皇子过阅。别参与国事,培养自己的幕府势力,这位被送到菩提书院的九皇子殿下,一心唯有修道学习,也只知道修道学习。

    九皇子名为燕南飞。

    在世人眼中看来,甚至是在大燕帝国百姓看来,九皇子燕南飞定然是在尊皇眼中最受冷落的一位殿下,也是最被天下人看来,与大燕帝国未来之主无缘的一位殿下。

    可罗摩宗主不这么认为。

    他身后那些同道不会这么认为。

    燕南飞虽然是燕白楼膝下年龄最的皇子,却无疑是实力最强的一位皇子。

    在这天下,适者生存的规矩是强者为尊。并不会因为你是某位大人物的血脉之亲而会让人对你刮目相看。

    退一万步来,最坏的情况下,就算燕白楼伤重无法看到明日朝升的太阳,那继承大燕帝国至尊之位的人,也绝对不是那八位皇子其中的任何一个。

    原因很简单,论起个人修为实力,老九燕南飞,才是最强的那个。而且其背后还有着菩提书院这座大靠山,若兵力夺权,比起大燕帝国那几位皇子培养的任何幕府客卿都要有分量的多!

    更何况,这随着九皇子殿下燕南飞而出现的,还有着大燕帝国最为神秘的组织,也是酿成那护城河浮尸案的主凶者,号称大燕帝国之矛的燕翎卫!

    燕南飞的出现有些出乎意料。

    无论是帝国禁军玄甲,还是那位大内总管,此时此刻神色之中都是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激动。

    尊皇负伤,天下豪强不约而同地齐聚白楼门,让这平静了许多年的都城,迎来第一场雪灾与危机。

    大雪封燕已有将近一个月有余,大燕帝都的百姓们也是忍受了一个月的寒冷寒流。可却未曾见过谁,能在这个时候出面平息这场动摇大燕根基的大风雪。

    那八位皇子不能,护国大将军不能,文弱的老国师更加不行。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帝国难逃此劫风雪的时候,那守护着大燕最锋利的一把剑回来了。宇文大将军带着他的燕翎卫悄无声息地返回帝都,并且以雷霆之势,连夜拔出了一根根插在帝国心脏里的毒刺与箭矢!

    至此,以坚定的决心和武力捍卫了大燕帝国的尊严与信仰。

    可是,这依旧没有震慑住那些觊觎大燕已久的狼子们。

    他们组成了联盟,径直打入了宫城,直逼金銮大殿,欲以武乱国!

    这个时候,八位皇子们还是没有出现一位。燕翎卫再强再锋利,也终究是黑暗里的夜影,刺杀与秘密行动,在这大雪封都的白昼,对敌人的威胁无疑少了许多。

    面对这百多位江湖修行者的武力入宫城,终究是需要一位能够代表着大燕帝国的尊贵人物来应付。无论是明枪还是暗箭。

    这位尊贵的人物出现了。

    大燕帝国尊皇的九皇子殿下,在得知帝都有难,帝国飘摇之后,及时从菩提书院赶了回来。大内总管看着燕南飞挺拔的身影,想起大燕帝国一直以来流传的传:命中注定的天子终将会带领他的黎明从水深火热之中走出来。

    顿时不由得老泪纵横!

    “听闻大燕九皇子殿下拜入菩提书院修行,素来从不过问宫城之事,没想到这种时候,竟然是九皇子殿下不远千里自书院东归。看来这大燕白楼门也是徒有其表,自燕白楼以下,无人堪立大旗,早就外强中干了。”

    罗摩宗主冷漠地看了燕南飞一眼,元神却是由始至终都在后者的身上从未离开过。

    似他这般灵窍境界的一宗之主,自然听过燕白楼在剑道的修为。那柄名为雪霁的名剑与那一套传中的雪斋剑法,一直以来让很多人忌惮。

    尤其是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陨落在那雪霁剑下后,更加让世人对那把名剑充满了好奇。

    可包括罗摩宗主在内的许多江湖人士并不知晓,燕白楼的第九子竟然也是一名剑道修为的行字门人,而且从方才那弥漫在大雪之中的威凜剑意来看,燕南飞虽然年轻,可在剑道上的天赋与造诣,绝非凡响!

    “宗主此话是何缘由?若鄙夷我大燕的实力,何不如就在这金殿前讨教一番?无论输赢,必当会给诸位前辈一个满意的交代!”燕南飞言淡举止礼节很周到。即使面对这些祸乱大燕根基的罪魁祸首,他还是保持着往常那般剑客该有的模样。

    只是他这话声刚落,那四周便是如蚁群般蜂拥而出重重的铁甲禁军。那方阵之声,那盔甲之声,那低沉的军令声……由远及近传入耳中。

    包括罗摩宗主在内的所有人被这种浩荡的阵势微惊,他们有些躁动的环顾着四周,看着那层层灰流军阵步步逼近,感受着肃杀之意充斥着天穹,惊散了飞雪,再看着那燕南飞那泰然自若的模样,终于是感觉到了一种隐隐的恐惧之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