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七章 无期战帖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藏书楼四楼里的学生很少,同样也很静。

    洛长风与三名书院内院老生之间的对话,虽然没有刻意提高声音,但这种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场面,也是吸引了几道零零散散的目光。

    不过楼层里书架旁的那几道身影,看向这里的目光,似乎并没有多么惊讶,显然也是识得书院内院占据十七座明镜台的所谓天才们的真容。

    他们没有围观上来,只是静静地远远地看着,不知是在忌惮这两名自报家门的老生,还是在忌惮洛长风这位新入学的师叔祖。

    相对于四楼里其余的老生们所展露出的平静来,洛长风对身前这两道形成对比反差的身影,心中着实是惊愕了不少。

    尤其是当那行者自报家门之后,洛长风微怔了片刻。

    他不是没有猜想过这二人在书院内院里的实力,看萧灵童对此二人恭敬的模样,洛长风断定,这名为行者和阎玺的两名老生,起码在十七座明镜台之中,要处于前十左右的位置。

    可他还是低估了。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他们新生不过是略高一筹门神,对于第十座明镜台的蔷薇剑燕南飞也只是蜻蜓点水的见过一面,更不曾动手较量过,怎么就会直接让第二,第三座明镜台的家伙,如此按捺不住?

    “现在,我可以允许你收回刚才所的话。”那位身材消瘦的老生阎玺,掸了掸袖袍笑着道。

    洛长风沉默了片刻。

    斗嘴归斗嘴,这两人的修为实力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强。

    他见识过书院内院第十座明镜台蔷薇剑燕南飞,虽然只是匆匆一瞥算不得相识熟知,但洛长风能够清晰感觉到燕南飞的个人实力丝毫不比自己弱。如若在紫竹林时,那一战没有被庄院长的出现而打断,洛长风估略自己获胜的可能只有一半不到。

    然而燕南飞在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之中行十,比起霸占第二第三座明镜台的行者与阎玺,燕南飞还差的很远。

    洛长风知道,如果真的要挑战这二人,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结果可想而知。

    便在这时,那靠窗台处,传来一道声音。

    “川字门生,几时需要忌惮书院明镜台了?”

    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是天才聚集的地方,就算是门神萧灵童,在面对外院弟子时,都是拥有着极高的良好自我感觉,更别书院第二第三座明镜台的学生强者。

    自报家门后,无论是行者还是阎玺,都在关注着洛长风的神色变化。哪怕能够从后者一丝的停顿,一道眼神的变幻中获取一点儿少得可怜的忌惮或者后悔的神色,他们就能感到满足,就能感受到淋漓尽致的畅快。

    这中畅快在书院内院里被习惯性的称作爽点!

    可是当耳边回荡起这道不冷不热,平静如幽谷般的声音后,那种萦绕在心头的爽点畅快感,顿时烟消云散。

    然后一朵乌云笼罩心间!

    皇甫毅!

    萧灵童身体变得有些僵硬,行者与阎玺二人瞪了萧灵童一眼,带着埋怨的意味。

    洛长风手里握着刀谱,转身面向师兄,而后躬身弯腰,行了个大礼。

    他们师兄弟之间见面,自然不需要如此大礼。

    洛长风此礼,看似是问安,实则是在感谢。

    就在方才,得知行者与阎玺二人来自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排行前三的名次时,洛长风心中确实有着些许动摇。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念想,随后便是消散殆尽。

    师兄的出现,让他再度坚定了摇摆的内心。

    的确,川字门生,论辈分在书院之中还要在六字门道师之上,几乎和院长大人平起平坐。论天份,历届招生,参加川字门入学考核的新生无疑都是新生里拔尖的人才,比如沈天心和南希寒,可都是地玄榜排名前二十的天才,在川字门入学考核门槛前依旧是落了榜。

    他洛长风虽然不才,但的的确确通过了川字门考核,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他身负钧天图残缺图录社稷山河图,即便未曾参悟十之一二,可天下皆知,钧天图乃无上之宝,哪怕是一份残卷图录,几时又显得平凡了?

    皇甫毅走来,看着洛长风道:“你知道书院内院设立十七座明镜台真正的含义是什么?”

    “请师兄解惑。”洛长风恭听。

    “你在丹炉里看到三十六瓣莲了?”

    “看到了。”

    “除了莲花之外,还看到了什么?”

    “莲叶?”洛长风想了想,不确定道。

    “没错,就是莲叶。在书院里,有着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定律。那就是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书院学生之中堪称第一人的,一直都是川字门生。这个定律从开院至今延续到我的身上,一直都在保持着。也就是在你进入书院之前,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里的天骄们,在与川字门生过往竞争的无数年里没有一次获胜过!”

    “书院设立十七座明镜台而不是五字门明镜台用来作为每一届川字门生的宿敌,这其中的意思很明显。六字门中道,川门一门可敌五门。所以在我看来,所谓明镜台十七座,不过是衬托莲花的荷叶,不过是川字门生崛起的垫脚石。”

    皇甫毅声如晨钟,句句入耳。

    从头到尾那双冷漠的眼睛都停留在洛长风身上,甚至都没正眼看过行者与阎玺一眼。

    洛长风被这段话所震撼。

    深深的震撼。

    他知道师兄实力超群境界高深,更是位列天机阁所颁布的地玄榜榜首之位。自从他第一次见到师兄起,洛长风就在心里隐隐的将师兄作为学习的榜样。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认识到师兄的另一面。

    比较狂,比较傲,比较目中无人,比较威风凛凛的一面。

    原来在师兄的眼里,明镜台十七座,一直都是供他修行实战的陪练!

    在书院里,这种陪练也叫作书童!

    洛长风有种隐隐的自豪。

    以拥有师兄这样的川字门指路人而自豪。

    洛长风看了看行者与阎玺二人一眼。

    也不管这二人在被师兄裸的比喻成衬托莲花的荷叶之后铁青的脸色,他走到书案前,颜墨写了幅帖。

    然后双手奉上,认真地道:“川门新生百里长风,现在正式向二位发起挑战。”

    (ps:洛长风:要打架了,撒点食粮吧。

    师兄:食粮是啥?

    洛长风:月票啊……

    冒昧的向各位书友求下月票。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可以来纵横支持,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