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十章 院长,老道,小祖宗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这一日清晨,天刚微微亮。

    寒露寒霜悄无声息的趴在草木枝叶上,整个菩提园地之中泥土湿漉漉的很松软。没过多久,太阳从东边升起,阳光的温度让寒霜化成雨露,微风吹过,雨露从那些枝叶上滑落,滴入大地滴入泥土中。

    像是雨后新荷般,这园中的各种蔬菜果子都呈现出碧绿之色,刚刚被雨露洗过,看起来很新鲜很干净。

    这菩提园是菩提书院的禁地之一,以前整座书院也就只有庄院长一人可以随意进出。就连无相道宗这位菩提书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也进不得此园。

    当然,这其中一个原因是无相道宗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来这菩提园中晃悠。

    因为菩提园除了是庄院长私人居所之外,还是一座农园。

    里面种植了许多蔬菜果实,甚至还有着一大片的米稻农作物。

    堂堂菩提书院的院长,存在于传之中的大人物,竟然亲手开垦了这座农园,里面一草一木一蔬一稻都是他精心栽培的成果。

    自从菩提书院招收新生,庄院长亲自将带着推荐信从大燕帝国而来的凝雪公主和她的侍女收入门下之后,这冷清的菩提园,除了庄院长之外,终于是增添了几分喧闹,也迎来了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位庄园主人。

    其中两位自然是雪儿和翎儿,而这菩提园第四位被庄院长允许进入的人,是那位疯老道,易行川。

    太阳蒸干了园子里的露水露珠,地面上的泥土也不再潮湿不再粘鞋,庄园的尽头,一道高大的身影扛着一把锄头在金黄色阳光的照耀下,进入了眼帘。

    来者正是菩提书院院长,唯一的一位院长大人,庄道玄。

    庄院长的身形很高,即使经历了无数个春秋,那挺拔的身体依旧看起来很是健朗。

    只不过在这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早晨,院长大人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和平常比起来少了几分气色,不知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

    “唉,这个丫头昨晚又闹腾了一夜。我都这把年纪了,本来就失眠多梦睡眠质量差,这下倒好,这丫头自从被我收入门下之后,本院长可是一个安稳觉都没睡好。这些日子以来,身体状态明显不如从前了。”他扛着锄头,打着哈欠,顶着俩黑眼圈,心中带着委屈抱怨着。

    院长大人在园子门后提了一个篮子,绕过了几道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片龙须菜地前,开始用他陪伴多年从不离身的锄头挖菜。

    “龙须菜,凤尾虾,池塘莲花,清风送爽,玉带虾仁,红烧果子狸……”

    “龙须菜,凤尾虾,池塘莲花,清风送爽,玉带虾仁,红烧果子狸……”

    庄院长一边挖着龙须菜,一边嘴里还时不时地念叨着一些儿个蔬菜名与朱果,好像生怕自己忘记遗漏什么似的。

    虽然身为菩提书院的院长,园子里也种了大大上百种蔬菜瓜果,还私自养了一片鱼塘。然而院长大人素来只是沉浸在流字门农家一道中,在耕种之中在秋收之际领悟流道,怡然自得。几时做过厨师,煮过这么多连名字都不曾听闻过的菜色佳肴?

    庄院长越想心里越觉得委屈。

    感觉自从收了这么个天份极高骨骼极好的弟子之后,他都快从一个老农,变成一个厨师了。

    最重要的是,这些菜色,他还不得不去亲自动手,从采摘到清洗再到烹饪,每一步都需要他用双手去钻研去研究。

    这如果被菩提书院内外院里的学生与六字门道师知道,恐怕整个菩提书院都会因此而陷入恐慌吧。

    甚至于惊动那位菩提老祖都不是不可能。

    试想一下,整个菩提书院乃至整个天下,有谁能够刁难这位号称神引境界以下第一人的院长大人而且还让后者不能有脾气言听计从?

    没有。

    绝对没有。

    可是现在,在这菩提园里,就出现了这么一位。

    院长就这么机械性的重复着一道道菜色名,龙须菜挖到手之后,又去了那一片池塘,去抓所谓的凤尾虾,然后又转悠到另一片菜地,继续挖菜。

    菩提园里不知道何时出现第二道身影。

    也是一名老者。

    比起庄院长满身的泥土来,这位老者衣衫虽然干净,但却破烂不堪。

    老者一身并不整齐的道袍,在园子里来回转悠来回徘徊。

    不知道从哪里捡到另一把锄头,老者竟然开始模仿着院长,走到一片蔬菜地前便是不闻不问二话不开始砍菜。

    于是没过一会儿,这片菜地便是变得凋残,到处都是烂叶,到处都是被摧残的蔬菜。

    老者似乎玩的不亦乐乎。

    然后走到那一片池塘,开始用手里的锄头,狠狠的敲砸着池塘里悠闲游走的鱼儿。

    水花溅射弄出了不的动静,终于是惊动了远处那身体被一片片果树遮挡住的院长。

    庄院长挑了挑眉吹了吹胡须看了看这里,当看到那一道疯疯癫癫的身影时,几乎暴跳如雷了起来。

    院长吹胡子瞪眼大吼道:“易行川,你这个一辈子就知道看星星的家伙……谁让你到我的菜园子里来的?”

    这疯癫老道自然就是易行川。

    那位在菩提城里见谁逮谁,一言不合就要为谁看相,然后定论绝非池中之物的老道。

    其实与洛长风他们一众学子们不同,易行川这疯老道疯疯癫癫,自然不可能规规矩矩地考入菩提书院。之所以进入书院,其实一直都是菩提书院里有人在负责暗中看护他。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天下显得不怎么太平,无相道宗被死而复活的魔门门主重伤,大燕帝国刚刚经历一劫,妖族有奇异少年入世……这发生的种种,看似没有关联,实际上在这些大人物们的眼中,却好像预示着某种大事件即将到来一样。

    作为菩提书院的院长,庄道玄不得不注意这一点。

    易行川虽然疯癫忘记了过去记不得自己是谁,可他的身份毕竟太过于敏感太过于特殊,如果稍有不慎出了什么差错,那所带来的后果,就算是菩提书院,都不见得能够承受。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庄院长便是亲自将老道易行川带到了菩提园,由自己亲自照看。

    因为这座菩提园里,有着易字门道师联手加持的阵法守护,所以没有庄道玄的同意,想要走出这座诺大的园子,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别是一名疯癫的老道了。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如院长所想像的那般顺利。

    这易行川疯癫及其好动,一旦上瘾了某件事就根本停不下来。

    为此,这座菩提园可是被他枯手催花了好多次。

    院长亲自耕种的许多农作物蔬菜瓜果,都城遭受过易行川的虐待。

    所以自从把这个疯老道带回园子之后,院长大人每天除了防鼠防虫之外,还要防老道!

    尤其是还有个姑奶奶要伺候,可谓是心力交瘁,筋疲力尽,满腔委屈,苦不堪言啊……

    眼看着那一片鱼塘就要遭殃殆尽了,院长大人不得不使出他的杀手锏,并指一引,不知道从哪里飞射而出一道寒光,划过半空,带着低沉的剑吟声,从园子上空飞射而过。

    那是一把剑。

    一把及其锋利及其威凜的剑。

    只见易行川那疯老道听到这阵阵低沉的剑吟声之后,竟然出奇地停下了手中对池塘的继续摧残,而是带着一抹凝重的神色望向天空,见证一道寒光凛凛的长剑飞射而过。

    易行川老道大叫一声,索性干脆抛了手中的锄头,挥舞着手向着那柄划过头顶的长剑追逐而去。

    易行川老道疯疯癫癫,却唯独对剑痴爱不已。

    只要见到剑,他就会陷入痴迷乃至疯狂的状态,完全不会被外界任何人所干扰。

    院长大人知道疯老道是谁,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于是菩提园里上演了一场疯老道满园子里追剑的闹剧。

    院长终于是如释重负了松了一口气。

    心想着果然还是用剑才能让这个疯老道安分一会儿。

    他心里滴着血,欲哭无泪,正要去看看那一片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池塘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道声音。

    是翎儿的声音。

    “院长大人,我家姐,她忽然又不想吃龙须凤尾虾了,她想吃叫花鸡和雪花糕。不然的话,她就不学您的流字门道。”

    翎儿恭敬地站在院长身后,不敢怠慢了礼数。

    传达了雪儿的意思之后,便是再度行了一礼,离开了园子。

    庄院长背对着翎儿离去的身影,身体有些僵硬。

    雪白的长眉有些颤抖。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便是转过身去提那一篮蔬菜,然后把蔬菜篮子放在了园子门口处,重新提了一个新的篮子,进入桃花林,采摘桃花。

    一想到采完桃花后还要去捉鸡,院长大人就有种求生无欲的悲痛。

    没过多久,翎儿的身影又出现在桃花林中:“院长大人,我家姐突然又什么都不想吃了,她想去见一个人。她您要是不答应她的话,就算做好了雪花糕和叫花鸡,她都不会学您的流字门道的。”

    翎儿恭敬地拜别院长。

    院长大人身体有些僵硬的站在桃花林中。

    他看着那易行川疯老道还在不知疲倦的追逐着一直在园子里打转的飞剑,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自己徒儿时候的场景。

    他活了那么久,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有资格被他收做徒弟的人。

    一直到到在紫竹轩中见到雪儿的时候,他一双慧眼看得出来雪儿天赋异禀,与他之间有着命中注定的师徒缘分。

    他知道自己一身修为终于不会被历史湮没了。

    他庄道玄终于可以有传人了。

    没人能想象得到他那个时候的心情。

    可是,事实怎么在进入菩提园中之后就变化了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这位百年难得一遇的老师,陡然变成了做牛做马的老奴的呢?

    想起自己这个把月以来的遭遇,摸了摸日渐消瘦的肚皮,庄院长抬头望了望天,心中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道:“苍天,我这到底是收了一个徒弟,还是拜了一个祖宗啊……”

    (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能来纵横支持。楼兰弱弱的喊一声月票,各种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