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五十五章 还书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书友40805659的打赏。)

    洛长风不是路痴。

    他自幼随着父亲走过天下许多地方,所以对于认路这一项生存基本能力他很有自信。

    这也是他和师兄相比唯一一点有优势的地方。

    况且从书院开学到现在已经两个月有余,书院里的新生们早已经熟悉且慢慢习惯了书院里修行学习的生活,洛长风即便身在忘情川属于避世修行的一类川字门人,可也是对书院里许多建筑学堂知晓了个大概。

    毕竟那是在那个明媚的清晨,师兄带着他熟悉书院内外院,一路上可是断断续续问了近百名书院同窗才逐渐找到这一个个目标,洛长风记忆犹新着呢。

    日落黄昏。

    斜阳将天边染成了金色成为了菩提山菩提书院的背景。

    书院仿佛画在这副背景里的图。

    无论是在过往的路上还是六字门的学堂中,无论是桃花林还是短暂休憩的凉亭,到处都有着书院里学生的身影。

    六字门传道时间已经结束,日落黄昏通常都是书院里学生的自由活动时间。

    对于书院外界人士或者尚未进入书院的学子来,菩提书院六字门道是等同的存在,彼此之间并无什么独特之处。

    就像是这一届书院新生一样,在进入书院之前,基本上对六字门中知之不多。所拥有的印象也不过停留在不同修道之门而已,并没有人觉得川字门之特殊。

    可是对于菩提书院里修行的学生们来,哪怕是刚进入书院的新生,对六字门道的认识可就大有不同了。

    这当中,自然要数最为神秘且身份最为特殊的川字门。

    川字门生在书院里的辈分比起六字门道师还要高上一个层次,直追书院院长大人,是书院里所有新老生与青衣教习的师叔祖。

    在菩提书院里,往往有一种现象级的风俗。

    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书院里只要有川字门生现身的地方,必将伴随着无数的目光与议论。

    换句话,忘情川里的川字门生一直以来都是书院学生重点关注的对象。用一些青衣教习的话来,都是师叔祖级别辈分的人物,将来更有可能接任书院院长的位置,想不关注都难!

    也就是因此,川字门时隔三届九年再度招收的一名新生洛长风,从进入书院的第一天起就已经成为了这个现象级风俗之中的新主人翁。

    尤其是在藏书楼里与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之中占据第二,第三座明镜台的老生下了无期战帖之后,洛长风的名声和风头在书院里可谓是一时无两。

    这一点,从洛长风通往藏书楼的路上所见所闻就能够证实。

    他虽然不愿意理会,可这一路走来总是有着无数只眼睛,无数道声音,无数个手臂,在指指点点声议论,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而这些议论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质疑他的实力,讽刺他的狂妄,嫉妒他的运气之类不堪入耳的言语。

    这些言语洛长风从来就没有在师兄身边听到过。

    书院就是这么一处真诚的地方。

    书院里的学生年轻且又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们只对真正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强者给予无所质疑的认可,从来不会对欺世盗名名不副实的人给予尊重。

    这是年少该有的轻狂。

    洛长风知道,恰同学少年本该就是这副模样。

    如此才不负记忆里最美好的青春年少。

    所以对于这些所谓的关注,洛长风不愿意理会。他相信终有一天,自己会和师兄一样,在书院里博得真正的尊重与敬仰。

    他相信那一天不会太久。

    日落黄昏的时刻,藏书楼里的学生比起六字门正常传道的修行时间段自然多上了不少。

    不过藏书楼里的安静可不会因为人多而有所不同。

    洛长风进了藏书楼。

    藏书楼里的学生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即使不识得洛长风的真容,也识得那腰间佩戴的黑色菩提心信物。

    洛长风的出现,虽然让一些学生避而远之敬而远之,却也有遵规守矩的学生主动向着洛长风行晚辈礼。

    这一类的学生大都是修行经史子集农医法典的流字门儒生。

    当然了,还有藏书楼里这位年纪较长的管理员老者。

    对于那些流字门儒生的敬礼洛长风没有回礼的必要,可对于这位年长的老者,洛长风却是不敢怠慢。他虽然不知道这老者究竟是谁,可骄傲如师兄都对此人毕恭毕敬,足以见得这位老者在书院里不平凡的地位或者实力。

    洛长风从月牙坠里取出那部刀谱,双手递了上去。

    那位老者接过刀谱之后,仔细的看了一下信息,便是将归还记录登录了上去。

    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甚至比起一般学生归还藏书还要平常。

    并没有因为洛长风在书院里的辈分而受到任何不一样的区别对待。

    洛长风归还刀谱之后离开了藏书楼,来到了书院外院里那一片山凸之上的桃花林中。

    江满楼等人早已是在此等待。

    “你可终于来了。”

    江满楼几人在桃花林中一片空地上铺了一张锦布,锦布之上是各种美味佳肴,几人席地而坐,看起来心情比起前些日子要晴朗了许多。

    “鉴于你的迟到,先自罚几杯再。”江满楼端起一盏酒杯就朝着洛长风走来。

    “我的伤还没有彻底痊愈,这几杯酒还是先记下吧。”洛长风憋着几口气,强烈的咳嗽了几声证明身体仍然欠佳。

    “你这以一人之力能够反杀十数名杀手的实力,怎么会有这么糟糕的体质?都休息了半个月,竟然还没有痊愈。”江满楼有些质疑的看了看洛长风几眼。

    洛长风无辜的苦笑了笑。

    “算了,就暂且给你记下。待日后你伤势痊愈,可不要再扫了兄弟同袍的兴致。”江满楼看了看酒杯里的酒水,撇了撇嘴一饮而尽。

    洛长风紧挨着君泽玉盘膝坐下。

    江满楼一手提着酒壶一手端着酒杯,站在桃树前故作沉醉。

    月相期看着江满楼那模仿孤独与感伤的背影,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然后嗤之以鼻。

    “那件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洛长风看了看君泽玉问道。

    “没。”江满楼背对着众人道。

    洛长风有些不相信江满楼这常常三分真七分假的话,所以视线一直都没有从君泽玉眼中离开。

    君泽玉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洛长风微微诧异。

    凭借着天香阁在菩提城中的势力,竟然连几名杀手的真实身份都查不到。洛长风看到众人凝重的神色之后,便是开始意识到这件事中所隐藏的不寻常。

    “能够彻底抹去自己存在过的痕迹的杀手有两种,一种是真正行走于黑夜里的影子杀手,专业且干净利落。另一种就是拥有着不同寻常背景的杀手,这种背景的强大甚至于已经脱离了天香阁在菩提城之中的眼线强度。从你们所经历的那场伏杀来看,这群不知身份的杀手,应该是来自于后者……”

    君泽玉打开了折扇,轻轻扇了扇那飘落在餐碟之上的桃花道。

    (家中有急事,要回家4天左右,请个假,抱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