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章 传之后世的道观论辩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无尘道观隐匿于菩提山脉中某处不知名的山里,道观很清静,风景也很美。

    尤其是这秋冬季节,虽然道观里早早地刮起了北风,可无论是观外红色的枫树林还是观里金黄的紫荆树,那些美丽的树叶依旧不曾凋残尽。

    整座道观看上去被漫山红遍的枫树林簇拥,而道观里则是飞舞起金黄色的紫荆树叶,显得很有秋冬之韵。

    北风扫地而起,卷飞凌乱的落叶。

    不知几时,有着冰凉的片片雪花悄无声息地落下。

    北风闯进了道观,红黄两种颜色的落叶吹入了门里,飞入了无数道视线之中,那雪花的先锋军遇到观里温暖的气温,默默地销声匿迹。

    今日是论辩之日。

    道观里早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论辩盛事无疑代表着所有学生的根本利益,所以今日这场论辩没有人缺席。

    所有的学生,哪怕是动过念头打算今日就远离这魔鬼般的修炼场地的学生们,也都是忍着没有离去,想要亲眼见证这一场关乎着自己切身利益的论辩。

    或者是,更想见到这位师祖级别的老道师惨败的模样。

    好让他们一解心头之恨。

    道观里相距二十步左右的距离上相对放着两个蒲团。

    那位无法视物而且腿脚也不怎么利索的老道师坐在门后左侧,而被所有学生寄予厚望,可以是押上了身家性命的李星云则是坐在老道师的对面。

    他们周围,是拥挤的学生群。

    这道观里的学生们并没有穿着菩提书院特质的六字门学生服,他们来到这无尘道观,名义上是被书院开除的学生,所以即使还保留着书院里的学生服饰但却无法穿在身上。

    无尘道观里自然有其专用的服饰,是黑一色的道观观服。

    或许是这黑一色观服的渲染,这沉默的观里即使有着北风打闹着闯入,依然没有活跃这观里剑拔弩张紧张的黑色气氛。

    一身黑色观服的李星云坐在蒲团之上,看着对面的老道师看的有些出神。

    他本来第一眼看到这为老者时,心里还是生起几多同情的。如此年迈又瞎了双眼,腿脚也是一瘸一拐的,孤寡一人居住在这清凉的道观里,每逢刮风下雨的时候,一盏孤灯在房间里闪烁,整座道观安静地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那场面一定很凄凉吧。

    直到后来得知这位老道师竟然是书院流字门入学考试试题之中那《石头记》的撰写者之后,李星云心中对于此人的敬仰与尊重更加是至高无上。

    本来还想着今后在道观里能够得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道师亲自传授流字门道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可谁知第二日起来再次见到这位老道师之后,整座道观的画风就变了。

    从那以后,他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凄凉。

    用来形容那时候的学生们再贴切不过。

    站在身后的月三人用膝盖碰了碰李星云,李星云这才回过神来。

    整理了衣衫,他拱手行着学生礼。

    所有的学生开始屏息凝神,他们知道,等待许久决定今后在道观里命运的时刻终于是到来了。

    无数道目光开始锁定在李星云身上,带着殷切的厚望,带着深深的崇敬。

    李星云能够感受到这种压迫的目光汇聚在身上的沉重,他长舒了一口气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这句话取自于《师道》,是儒家典学之中的一部经典。

    这部经典的是何以为师,主要阐述了为师者应尽的职责和义务。

    无论是在书院里还是在任何宗门里,许多年以来这部经典都是师徒之间的为师者立身的根本。

    可以这部《师道》是儒家学派一座里程碑也不为过。

    李星云打从很的时候就读过这本书。

    他自然很清楚这本书的重要性。

    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选择《师道》里最点睛的一句作为这场论辩的开场,再好不过。

    李星云看着对面老道师的脸庞,打算继续对自己的论点阐述下去。

    他打了许久的腹稿,对于今日这场辩论,他占了一个理字,所以他有信心能赢。

    可是他还没有第二句话,就被对面的老道师打断了。

    “等一下。”老道师突兀的喊了一声。

    包括李星云在内的所有学生心中一紧。

    对于这位道师,他们心中可是落下了不知面积几何的阴影。

    李星云看着对面的老道,那老道改了下坐姿。

    由盘膝而坐改成双腿伸直。

    他捶了捶有些发麻的腿抱怨道:“你们这群娃娃,把气氛搞得太紧张了。区区一场论辩而已,又不是什么朝堂之上吾皇之前,弄得为师我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门外又是一阵风吹带而进阵阵雪花,李星云瞥了一眼门外,那枫树上都已经披上了白白的绒衣,他再度长舒了一口气。

    好像,的确是有些紧张了。

    “不如这样吧,为师我来问,娃娃你来回答。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看看为师我的在不在这个理,怎么样?”

    李星云思考了片刻。

    他看了看身边的离落和苏凡,又看了看那冰冷却无可否认美的惊人的沈天心。

    他觉得这样也不失公平。

    虽然自己的话少了,无法、论证自己的观点,可也能够否认对方的阐述来表达立场。

    李星云答应了下来:“请问……”

    老道一边给自己捶着腿一边道:“第一个问题,我是不是你们的老师?”

    李星云好奇的睁大了眼睛,显然是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

    他很认真的思考了会儿。

    他们这群新生虽然被书院赶了出来,可后来也知道这是一种磨练,这座道观是书院刻意安排他们学习修炼的地方,这道观里的老道师应该也是书院的安排。

    虽然这位老道师看起来身世有些惨,可此人一人便精通除川字门道之外的五字门道,修为高深不知道达到了什么境界,这本是就是值得尊敬的事。

    被书院特意安排在此,虽然这些日子以来没有尽到做为一名师者的职责,可还是算作他们在书院里的老师。

    李星云点了点头:“是。”

    (云子发大招了。本书正版在纵横,欢迎喜欢的朋友前来支持,书友群号303859996)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