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六章 我还有一刀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修行刀痴白羽所留的刀道,洛长风独自领悟了一套刀法。

    一共十七路刀式的刀法。

    这十七路刀法很特殊,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根据刀痴所留的刀域之中那些星位穴位的位置与走向顺序所悟得。

    施展的时候,体内的灵力也要顺着这种顺序跟随他的身体落在星位之上而对应游走在体内的灵穴之中。

    哪怕有一点儿差错也不行。

    所以洛长风很谨慎。

    不过好在阎玺当局者迷没有看透他刀法真正的所在而他又沉静的应对了下来那无数的棍影。

    所以他成功的施展出了这一十七路刀法。

    远处的师兄看着洛长风所留下的十七个星位星点,看着那星点之上的残影所留下的挥刀姿势,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反观另一边的行者,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他看向洛长风的眼中,第一次出现复杂的神色。

    那神色之中带着一抹认真,一抹诧异,一抹刮目相看。

    他知道这场战斗阎玺输了。

    “你输了。”洛长风看着阎玺道。

    阎玺目露惊恐,下意识地开始后退。

    他身体周围的三清之气真罡越发的凝实。

    他视线之中那十七个星位光点之上洛长风挥刀的残影开始连贯的舞动起来。

    一连十七刀在同一时刻纷纷从四周向着阎玺斩来。

    而那十七刀连贯的刀式的最后一个位置,刚好落在了洛长风所站立的地方。于是洛长风在那十七刀之后,接着又是斩出了一刀。

    这就是他的十七路刀。

    每一刀都自成刀式,但连贯起来却又是崭新的一刀。

    所以洛长风一共有十八路刀。

    此时此刻,十八路刀尽数向着阎玺挥斩而去。

    阎玺身体周围三清之气所凝聚的真罡虽然拥有着强横的防御能力,可却接不住洛长风一连十八刀的劈斩。

    于是那护体真罡破了。

    刹那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刀痕,那些刀痕并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

    刀痕透过真罡落在阎玺的袖角,袖角裂开了,划过阎玺的肩头,肩头裂开了,拂过阎玺的脸颊,那里出现了一道及其细微的口子,然后血迹溢了出来。

    阎玺倒飞了出去。

    撞断了一根根紫竹。

    紫竹上都挂着他的血迹。行者不忍看到这一幕,纵身一跃便是将阎玺接住,落了下来。

    阎玺在咳着。

    他感觉有些冷。

    这接连下了一个月的大雪他竟然现在开始感觉冷。

    那雪花落在他的脸上,落在那道细微的刀痕上更加的冰冷疼痛。

    他挣开了行者的搀扶,手捂着胸口不停地咳嗽。

    他走到洛长风身前约莫五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极为不甘地向着洛长风行了一礼。

    一个晚辈礼。

    一个书院学生只会对书院里六字门道师与院长大人才会行的礼。

    “师叔祖!”阎玺这般喊着。

    虽然这语气之中带着不甘心与悔恨,但他还是唤了这一声。

    这就是书院,这就是正同学少年的书院。

    输了就是输了,哪怕心中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可事实就是事实,书院里的学生不认辈分只认实力,书院里的学生愿打服输。

    洛长风收刀怔怔的站在原地颇为差异的看了阎玺一眼。

    然后他回头看了看师兄。

    师兄对他点了点头。

    于是洛长风转过头看着阎玺也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身材高大的行者走了过来,走到阎玺的身后,看着洛长风道:“我很期待你的挑战书出现在我的床榻上的那一天。”

    完这句话之后行者就欲搀扶阎玺转身离去。

    洛长风却是开口了:“其实也不用刻意等到那一天。”

    洛长风的语速很平稳,从这语速之中可以听出来他的气息也很稳,这明与阎玺的一战似乎他并没有消耗太多。

    听到这句话那行者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他松开了搀扶阎玺的手,然后低着头笑了出来。

    阎玺面无表情,他虽然身体受了伤可是脑子并没有受伤,自然听得出来这句话隐含的意思。

    不用刻意等到那一天。

    也就是择日不如撞日。

    也就是无论那战书出现与否其实都不影响一场战斗的开始与否。

    只要心里想战,那便可以战。

    行者转过身来看着洛长风道:“你的意思是现在就要再打一场吗?”

    洛长风再次亮出了他的竹刀,很认真地道:“我还有一刀。”

    洛长风身后的皇甫毅投来诧异的目光。

    他知道师弟这么并不是在赌气在激将对方。

    相反,这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打算。

    洛长风的刀他都看过,他确实不知道洛长风究竟还有哪一刀没有施展出来。

    在他的了解之中,或许师弟还有些手段,比如心字莲生诀,但绝不会还有一刀。

    他看了看那身形高大的行者,握着伞柄的手微微用力了起来。

    行者本不愿在这个时候与洛长风交手。

    因为他和阎玺不同,他早已经进入了妙道境界。

    他是行字门徒,他的真实战力发挥起来比起阎玺要强上许多。就算是比起第一座明镜台之中的那些家伙,也不见得会弱。

    更何况,他如今是巅峰状态,而洛长风却是先战了一场。

    对他的骄傲来,即使胜了那所谓的最后一刀,也胜之不武。

    可是当从洛长风眼中看到那股炙热看到那股战意之后,他突然改变了看法。

    或者经过与阎玺一战之后的对方,才是真正的巅峰状态。

    因为那十八刀已经凝聚了他的刀势。

    现在的洛长风,正是刀势最强的时候。

    “就让我看一看你最后的一刀。”行者伸出了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

    相比起洛长风与阎玺的这一场战斗的结局,江满楼等人的遭遇似乎更加不太乐观。

    或许是他们接连挑战了十几座内院明镜台的十子同袍而身心俱疲,或许是他们低估了内院第三座明镜台十子同袍的实力,总之在与阎玺的十子同袍的这一场挑战,他们的战绩不太理想。

    因为在第三座明镜台上,在已经进行了四场对局的战绩之中,他们无一胜绩。

    流字门中的关山,术字门中的公输二十三,行字门中的端木青,还有易字门中的楚观月纷纷败下阵来。

    现在是第五局对决。

    在第三座明镜台十子同袍之首阎玺不在场的情况下,九局五胜。

    换句话,只要第三座明镜台的十子同袍再赢得一场胜利,那么江满楼等人在内院横扫明镜台的战绩神话,就会在此终结。

    第五局的较量是法字门中的对决。

    好在出场的是重阳,好在重阳的实力深不可测。

    士气低落的江满楼等人在这关键之际终于是扳回了一局。

    (求个收藏推荐打赏月票啥的,来点燃我的热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