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七章 第十九刀,刀痴的刀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紫竹林中。

    洛长风没有着急出刀。

    他提刀站在那里,昏暗的天空里有着彩色的灵力从四面八方汇涌而至,然后从云层灌入他的身体之中。

    他在引灵力入体聚精成元。

    换句话,此时此刻的他竟然还在修行!

    那进入体内的灵力顺着他周身的脉络流动,下意识地按照那刀痴所留的刀谱之中所记载的穴位与顺序走向而寻找着下一个尚待聚精的灵穴。

    那一股灵力翻山越岭,一路之上看到了许许多多聚精成功的灵穴,那些灵穴就像是大山里散发着灵光的山洞,灵穴的数量已经远远不止十七处。

    这紫竹林之中灵力流动的速度太快,洛长风体内的灵穴仿佛干涸的枯井在疯狂地吸收着入体的灵力,就像是永远填不满一样。

    无论是撑伞站在身后的师兄皇甫毅还是那对面神色凝重的行者,亦或是受伤的阎玺,他们看向洛长风的目光之中都是带着一抹不可思议。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

    师兄皇甫毅最先注意到,随着周遭天地的灵力疯狂的被洛长风体内灵穴吸收而聚精成元,这紫竹林周围经过一场激烈战斗而残留散落的那些刀意竟然也开始在蠢蠢欲动。

    那些刀意仿佛受到了体内灵力游走灵穴的走向所控制,竟然在天空下,在洛长风身体周围循着体内灵穴的灵力走向,开始从雪堆里从狼藉中一丝一丝的组合相遇,最后在对应天空下一个个星位位置开始缥缈的游荡起来。

    刀意细若游丝,却密集如风。

    那从天空里悄无声息飘落的雪花都在不知不觉间被一道道细如春风的刀意所切开,一片片如棉的雪花化作成倍的残羽,然后被凛冽的刀意之风吹得乱舞,让这飘落的雪看起来更加的紧了些。

    与此同时,他手中竹刀在施展十八刀之后所凝聚而出的刀势也从那一道道林间的残痕之中开始凝聚在一起。这一连施展十八刀的刀势结成一片无形的空间,犹如晶莹透明的空气层般开始膨胀变大,并且极具入侵力将四野里的空间都是一点一点的吞噬。

    仿佛这层刀势所结的空间区域成为了他所掌控的一方世界,那世界的边缘还在不停延伸扩张着,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根根紫竹笼罩了进去,将这来自东方的寒流与大雪也尽数覆盖在了其中。

    渐渐地,行者的身影进了这片空间。

    受伤的阎玺也没能逃过这刀势的笼罩。

    就连撑着伞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师兄也是微微皱眉看着那无形的刀势边界将自己笼罩。

    洛长风握着刀的右手微微用了用力。

    那灵力在体内灵穴气脉之中游走着。

    密集如风的刀意在这刀势空间之内游荡着。

    体内不停地有着灵穴聚精成元。

    而在刀势空间之中同样有着星位开始在这白茫茫的大雪中点亮。那刀意结成风阵,就顺着这逐渐点亮的星位游走。

    于是在刀势所结的空间之内,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白色浑浊的线路气流。

    那是刀意所结的乳白色风阵游走在星位之间形成的线路。

    也是刀痴所留刀谱之中所刻画的那些星位线路。

    某一时刻,洛长风体内的灵穴骤然间开始大放光芒。

    洛长风的气息陡然间攀升而变得锋利无比,在顷刻之间他的境界修为从冲慧下境攀升,越过中境,上境,一直到了冲慧巅峰!

    他的身体仿佛变得重了许多,双脚深陷的雪地莫名地被他身上无形的气息震散了开来,那气息以他为中心四周蔓延,刀势所结的空间之内开始袭掠而起狂风,紫竹林一根根劈裂,雪地中诡异地出现许许多多的刀痕,那行者与阎玺甚至是师兄的衣袍都在这风阵之中出现被整齐划开的痕迹。

    “请指教。”

    洛长风持刀遥指。

    刀势所结的空间刹那昏暗了下来。

    仿佛夜临。

    周围星位星点乍亮,宛如挂在夜空里的繁星。

    视线里的一切都被陡然而起的刀意风阵所蒙蔽。

    那行者就站在那里。

    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然而当这阵风吹拂而来时,他身体顿时间感受到分裂般的痛苦。

    好像有着千刀在凌迟着身上的一片片皮肉。

    那种感觉很冰很冷很厉。那种疼痛是及其细微却又及其密集的,每一寸肌肤都难逃凌迟。

    他觉得不可思议。

    这风阵明明只是刀意却为何会比真实的刀落在身上的感觉还要可怕?

    行者额前的发丝被风切断飘落,然后他忽然间吐了一口血。

    他面色微红,而后变得苍白。

    他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在这风阵之中受了内伤。

    行字门徒可是以体魄强横程度而著称,在六字门交手之中绝对占据着优势,可如今他连战都尚未战,竟然就负伤败北了?

    阎玺站在行者的身后,看着那在风阵之中快要摇摇欲坠的身影,心中的震撼已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他很确定洛长风没有出刀。

    可是为何会在风阵之中看到无数道刀痕?

    “这是什么刀?”

    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惊骇,再也无法在这风阵之中支撑,行者猛然间坐了下来。

    他口中含血,吐字有些模糊不清。

    但无论是阎玺还是洛长风都听懂了。

    “刀痴的刀!”洛长风神色平静地看着坐在雪地之中的行者道。

    他的确没有出刀。

    他从头到尾都站在原地。

    但却已经出刀。

    出了许多刀,出了无数刀。

    这些刀意是他的刀,这些刀势同样是他的刀,那风阵就是他出刀的痕迹。

    他修的是刀痴的刀。

    刀痴的刀就是一片刀道的空间,是一片刀域。

    刀意和刀势连同星位组成的空间就是他的刀域。

    或者成为刀场更为合适。

    体内聚精成元的灵穴数量虽然无法与刀痴相比,但也已经足够凝聚而成一片初形的刀域,也就是刀场。

    在这刀场之中,他就是主宰。

    他的呼吸是刀,他的眼神是刀,他的心脏跳动是刀,他的黑发飘舞是刀。

    他举刀遥指就是已经斩出了无数刀!

    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刀,第十九刀!刀痴的刀!

    (为了感谢这些月票和打赏,争取明早再整一章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