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八章 血菩提(上)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洛长风收刀。

    从雪地之中捡起了伞,在断竹之上拍了拍覆盖的碎雪。

    然后撑开了伞,与师兄一道并肩走了。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黄昏。

    连绵飘雪的寒冬里似乎很少看到夕阳的存在,更别提什么夕阳无限好,也不见如画的书院。

    只是在这黄昏之中的天,显得更加的暗淡,更加的昏沉而已。

    一道烟花冲霄而起,在暗淡的天空里炸开。

    落寞而落魄的行者与阎玺二人抬头看了看那抹烟花,彼此自嘲的笑了一笑。

    他们知道,第三座明镜台也在这抹烟花之中遭到了和他们相同的境遇。

    他们知道,第三座明镜台彻底易主了。

    易给了所有的新生。

    “或许,这一届的新生真的有些特殊。”阎玺看了看天空惘然道。

    “以前我只觉得他们的身份有些特殊。”行者道。

    在这一届新生之中,破天荒地聚集了许多及其具有身份背景的学子。

    不仅有来自七州域的家族,有来自剑阁的弟子,有来自八百宗的奇才,也有来自帝王盟的子弟。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源自于那个来自大燕帝国的公主。

    如果不是燕皇让自己年龄最的女儿拜入菩提书院,如果不是天下各方都在觊觎那传三年前丢失的天图下落,这些世家子弟与天骄又怎么会舍得被送到书院里修行学习。

    虽书院是六字门道的根本所在,但如今修行者风行的时代,哪方势力对培养自己的未来掉以轻心了呢!

    “现在看来,他们的实力也很特殊。”行者道。

    “我早已料到安静多年的明镜台会遭此变,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阎玺咳着道。

    “或许是我们在书楼里成功激怒了他吧。”行者道。

    “我不认为这是最主要的原因。”阎玺与行者对视一眼道,“当一个人拥有了实力,总会迫切的希望找到些合适的对手磨练的。”

    “所以这就是明镜台在千年历史之中难逃的川字门徒的宿命是吗?”行者道。

    “垫脚石这个称谓,真的不是空穴来风。”阎玺深深叹息了一声。

    “可是我们还有机会。”行者道。

    “是的,还有机会。第二座明镜台上,你还有你的十子同袍兄弟。不仅如此,我们还有第一座明镜台的师兄们来守这最后一关。可是你别忘了,今届进入书院的新生之中,除了百里长风除了刚刚取代第三座明镜台的那些人之外,还有一批下落不明着。”阎玺仿佛想起了什么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去了道观?”行者恍然大悟。

    “我不认为书院真的会忍心开除那些人。除了无尘观之外,我想不到还有哪里可以容纳他们。”阎玺脸上露出一些怀念的神色。

    “听你这么一,我还是真有些想念那个糟老道了呢。”行者轻笑道。

    “真的是挺怀念道观里受虐的日子……”阎玺从月牙坠之中取出一颗颜色鲜红欲滴的菩提子,喃喃道。

    阎玺与行者互相搀扶着,消失在竹林的尽头。

    竹筏上,洛长风也是抬头看了看那烟花。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抬头看那烟花,却不是第一次听到那烟花绽放的声音。

    细数整个菩提书院,能够连续闹腾出这种动静的人不多,江满楼绝对是其中一个。

    “只顾着战斗,却忘了这是第几座了。”竹筏在湖里飘荡,洛长风感觉有些冷,轻咳了声道。

    师兄知道洛长风言语中的意思是指那烟花在第几座明镜台里绽放,而不是指方才那两场战斗取代了第几座明镜台十子同袍之首的位置。

    皇甫毅略微思索片刻道:“如果从第一道烟花响起时算起,这应该是刚刚败于你手的阎玺的修行地。”

    “第三座明镜台遭到清洗!好在我赶在了他们前面。”洛长风微笑着。

    他的心情很好。

    不管是为了十子同袍再度聚首时不会再被质疑菩提心归属的实力,还是为了越境战斗的胜利让他看到了一丝复仇的希望,亦或是终于没有辜负老师和师兄的厚望,没有辱没川字门的名声,他都感觉很高兴。

    ……

    第三座明镜台也没能逃得过被新生十子同袍横扫的命运的消息,随着那绽放在昏暗天空里的烟花瞬间传遍了整个菩提书院。

    外院的新生们早早的下了课,却都没有洗漱后的睡意。

    他们都聚集在红楼区各种露天之处,无数道目光无数的期待当看到那抹烟花绽放时化作无数的欢呼雀跃与兴奋。从进入书院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像这么一瞬间如此痛快过。

    这种感觉来自于胜利的喜悦,是淋漓尽致的。

    虽然这书写了书院历史的时刻里并没有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内院明镜台上,但这场止不住的横扫与连胜本来就是属于今届入院新生的。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个事实明,一个人真正的实力与这些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真是好险的一次!”

    书院内院明镜台下山的路上,江满楼等人迎着昏暗的天与即将到来的夜,按着原路返回。

    连续战斗了十数场的新生们看起来真的很疲惫。

    江满楼一个不心差点儿在这积了雪的山道上滑倒在了地上。

    “开始连输了四局,如果之后的五场有一场没有取得胜利,我们的脚步就真的被第三座明镜台里的家伙给终结了。”月相期话的声音有些微弱,显然是吃不消这连番的消耗战。

    “可惜没有如果。在绝对实力的面前,当然要靠实力的绝对话。”

    众人回到外院红楼区。

    这里早已有无数欢呼雀跃的同窗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这种气氛渲染了人心,即使是身心俱疲的他们,也是不自觉流露出笑容。

    江满楼很享受这种被当做英雄一般崇拜敬仰的目光。

    即使从到大他都是众人瞩目,可还是感觉这一次比较酣畅淋漓些。

    他走到队伍的最前面,对着所有欢呼的新生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本大少曾经过要血洗十七座明镜台,有没有食言?”江满楼高声喊道。

    那些新生们在江满楼身前聚集。

    然后纷纷拱手行礼,齐声呼喊道:“师兄们辛苦。”

    江满楼回头向着君泽玉几人挤了个眼,然后转过头道:“除了辛苦呢?”

    一众新生高呼道:“师兄们威武!”

    身后的关山看了一眼江满楼的背影摇了摇头道:“好漫长的一天,终于可以平静地休息了。”

    然而那些同样聚集在一起的六字门道师们感受到新生红楼区的欢呼,却是遥遥看了看两难山的方向。

    其中有一位年长的老道师脸上露出精彩的神色:“今夜也注定要漫长许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