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章 血菩提(下)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依旧灯火通明的内院第二座明镜台。

    不是因为那群新生所组成的十子同袍队伍用了一日的时间横扫了明镜台十三座让他们顿时间感受到了压迫与威胁而无法在这深夜里入眠,而是真的没有睡意。

    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同荣共辱。

    如今被一群刚入学的新生彻底洗牌,这无疑是让他们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哪怕他们并没有受到那群狂妄新生们的挑战。

    哪怕是受到挑战也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能够终结新生们在内院明镜台的战绩。

    可还是有种倍受屈辱的感觉。

    书院内院之中千年以来都是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习俗,内院明镜台之中的老生们自然也知道这个习俗里明镜台的最终归宿都终将是川字门徒一鸣惊人的垫脚石。

    从今届书院新生入学开始,他们就一直在暗中筹谋着如何打破这个不成文的习俗。所以才会有紫竹林之中门神萧灵童对新生的挑衅。

    虽然明着是针对所有新生,可是事实上不过是为了一探川字门新生洛长风的实力而已。

    可是现在倒好,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的明镜台老生们非但没有被打破这个千年习俗,却还栽在了一群新生手中。

    自书院开院以来,有哪一届新生在入学数月之后便是拥有连胜内院十三座明镜台的实力?

    又有哪一届新生在入学数月之后便能够与号称不动如山的第三座明镜台十子同袍老生斗个不相上下甚至还隐隐的强上几分?

    唯有这一届!

    “现在我们非但要保持巅峰状态应对很可能在明日就到来的那群新生的挑战,还要时刻警惕着忘情川的动静,不定今夜回到房间就能发现那封神出鬼没的战书。”

    悬在夜空下的第二座明镜台院落里,一名年轻的女学生将石桌上的杯子纷纷倒满了滚烫的茶水,顺便端起了一杯紧握在手中暖手道。

    这年轻女子看起来很干净。

    她的眉很细,眉间却有些宽。

    她的双眼并不是很大,也不是人见人爱的双眼皮,但笑起来会弯成月牙般迷人。

    她不是樱桃口,她的唇有些薄。

    她脸颊有两点不是那么容易察觉的梨涡。

    她的五官单独看起来没有一处出众的地方,但拼凑在那张干净的脸上却是显得刚刚好。

    刚刚好看!

    刚刚好迷人!

    所以她从不浓妆。

    她只是淡抹。

    她穿着一身干净的红裙。

    并没有太多的装饰,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与温暖。

    她姓易,名为红妆。

    她叫易红妆。

    由于她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在内院第二座明镜台中,师兄弟都喜欢叫她红娘。

    “其实也无须太过于担心。那群新生在与第三座明镜台的一战之中耗损极大,而且胜负各半。如果阎玺师兄守在第三座明镜台的话,新生不一定有机会能够获胜。由此看来,他们的实力最多也就与第三座明镜台持平,想要胜过我们恐怕有些难!”

    “三师弟可别忘了,新生们可是连续挑战了十二座明镜台。换句话,他们是在极度疲惫与耗损状态下与第三座明镜台的师兄弟们打了个不相上下而且还险胜。如果若是让他们养精蓄锐恢复了状态,我们未必能够轻松应对。”

    一道粗重的声音从院落外传来。

    这声音很熟悉,但却像是少了些气,听起来没有平常那种自信与踏实的感觉,倒更像是受了伤之后的表现。

    易红妆与其余人等望向门处,行者拖着虚弱的身体咳了几声走了进来。

    “师兄。”

    “行者师兄,你受伤了?”

    “伤而已。”

    正厅之内,诸位同袍手足搀扶着行者坐下。

    易红妆颇通医术,手搭在行者脉搏之处仔细查看了看,颇为惊讶的道:“师兄这是被刀意所伤?”

    众人一阵沉默。

    行者乃是第二座明镜台十子同袍之首,又是行字门徒。

    无论是体魄强横程度还是战斗力都非一般同境界修行者可比拟,怎么会在书院之中受了如此厉害的刀伤?

    难道内院之中还有从不显山不露水的存在么?

    “确实是刀意。起来有些惭愧,我堂堂行者竟然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行者叹息自嘲道。

    “难道是他?是师叔祖?”三师弟惊疑道。

    他口中所指的师叔祖并不是洛长风。

    在洛长风入学之前,书院忘情川里只有一位师叔祖。

    刚好那位师叔祖与刀痴前辈是忘年之交,所以他也修刀,据是刀痴前辈的刀。

    他的是皇甫毅。

    “不可能。他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们,自从那次出手洗牌明镜台之后,就再也没有见他在书院里动过手,如今怎么会以大欺?”易红妆摇了摇头道。

    “的确不是他!是他的师弟!”

    行者苦笑着。

    然后他将紫竹林之中的那一战一字不漏的叙述了一遍。

    无论是洛长风的刀,还是他和阎玺二人的惨败,他都认真的叙述了一遍。

    房间里被沉默侵袭。

    仿佛一时间外面的世界也被黑夜侵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镜台悬于半空距离那山道还有着一段悬梯距离的缘故,四下里竟然安静地听不到一点儿声音。

    也不知道那原本属于寒冬的声音是被夜色吞没,还是被厚厚的大雪吞噬。

    他们原本以为当下对内院明镜台最具威胁的人是那刚刚战胜第三座明镜台的新生们,而却没有将洛长风当做一回事。

    因为有关川字门徒的挑战,停留在第九座明镜台里。

    并且已经销声匿迹了一个月没有音讯。

    按道理,想要威胁到第二座明镜台还需要些时日。

    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

    让行者师兄都毫无还手之力的刀,到底是怎样的刀?

    凝重压抑的气氛被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打破。

    众人的视线望向院落门。

    易红妆走了出来,打开了门。

    门前是一名看似书生的少年。

    少年穿着黑色书院院服,腰间佩戴着血色的菩提。

    少年的身后有许多人。

    许多年轻的学子。

    看起来像极了同一届的新生。

    这群新生无一例外都是身穿黑色的书院院服。

    易红妆看着这群少年,仿佛想起了自己那件许久不曾穿着的同样的院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