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一章 晨钟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门前的少年书生自然就是李星云。

    身后众位身穿黑色书院院服的自然是无尘观一起归来的同窗。

    李星云看着眼前的红裙女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地施了一礼:“见过这位师姐。”

    易红妆从回忆之中醒来。

    不由得打量了几分李星云此时此刻的修为实力。

    妙道上境!

    易红妆不识得这书生是谁,但这丝毫没有半分隐瞒的妙道上境的实力已经足够让人重视。

    毕竟在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也就只有第一座明镜台中的师兄师姐们具有妙道上境的修为。

    她内心油然而生出些许感慨。

    她没有询问李星云的名字,也没有询问李星云以及这些身穿黑色书院院服的学生因何会出现于此,因为这都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身为书院老生,又是占据第二座明镜台许久的书院老生,自然知道书院里一直隐隐流传的一个传闻。

    但凡遇到身穿黑色书院院服佩戴血色菩提的学生,只有无条件接受对方的挑战。

    所以无论在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还是外院六字门中,都没有人可以拒绝无尘观归来的学生们的挑战。

    所以当易红妆看到这些新生之后,便是回过头向着正厅里的师兄弟们轻唤了声。

    “有人拜台!”

    ……

    太阳探出天边,洒下稀疏的光线。

    这大雪放晴之后的清晨,出奇的清冷。

    北风就像是刀子一般吹拂,吹在人们的脸上都有一种刺骨的痛。

    红楼区的书院学生们纷纷起了床,昨夜接连下了一个月的大雪突然放晴,再加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横扫明镜台事件让新生们终于在书院里扬眉吐气了一番。所以昨夜,他们也是终于舒舒服服平静安稳的睡了一个好觉。

    好觉自有好梦,好梦自然满足,满足自然起得很早,起得很早自然是对生活有所期望和盼头。

    对于新生们来,他们眼下的期望和盼头自然是今日是否会继续升温的新老生之间的明镜台之争。

    红楼区独立的院落里,江满楼打开房门便是有着一阵北风拂面而来,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一定是昨日太过疲劳了,今天一定要去天香阁里好好补一补!”

    “听你的意思,今天又想逃课了?”重阳和君泽玉并肩从院落之外而来。

    “本大少如今都是内院第三座明镜台的强者了,还需要受外院六字门道师无聊的课程约束吗?”江满楼双手抚了抚头做了个正冠的姿势。

    “你又不是李子,这个正冠的姿态着实不适合你这一身的琉璃玉彩和酒肉珠宝气。”

    “李星云那子若是知道我们如今在书院的辉煌战绩,想来绝对不会和我计较这些的。”江满楼神色得意掩上了门。

    远处传来钟鸣声,回荡在整个红楼区。一声比一声悠远,一声比一声悠长。

    红楼区的所有新生们还是入学以来第一次听到这种钟鸣声。

    所以许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那些已经起了床的学生们好奇的盯着钟鸣之声传来的方向,在纷纷议论着是不是书院出了什么大事。那些没有起床的学生们也是被这钟鸣声吵醒,下意识开始快速的起了床。

    “什么情况?”江满楼几人正在通往书院食堂的路上,看着周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同窗们紧紧跟着书院那些老生开始向着藏书楼的方向汇涌聚集而去,不由惊讶道。

    “这是书院晨钟,是用来召集书院学生的。”君泽玉若有所思道。

    “难道昨夜藏书楼发生了什么事?”江满楼开动脑洞惊讶的道。

    的时候他就听姑姑过很多有关藏书楼藏经阁一类丢失重要密卷经文的故事,现在听到书院紧急召集所有学生去往藏书楼方向,不免内心开始兴奋的猜疑起来。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胡思乱想着什么,但你可以放心,书院鸣晨钟绝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君泽玉看着江满楼那一脸窃喜的模样,微微摇了摇头道。

    “没意思!”江满楼摊了摊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既然书院召集众生,他们自然不可能缺席。

    跟随着洪流般的人影,江满楼等人也是想着书院藏书楼走去。

    书院召集众生在藏书楼并不是因为藏书楼发生了什么事情。书楼里有着阵法以及那位连皇甫毅都极为尊敬的老道师守护,当然不会出现丢失重要经卷之类的案件。

    当然了,除了那些经常借阅书而逾期不还的学生之外。

    藏书楼前是一片可以容纳数千人的宽阔广场。

    菩提书院但凡有要事发生,都会召集众师生到此聚集。

    这对于老生来不是什么秘密。

    在晨钟的传荡之下,书院所有的六字门新生到了,外院的老生们也到了,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翘楚们也到了。

    青衣教习们聚集在一处,六字门道师站在广场最前方那视线较为辽阔的高台上,看着下方越来越多学生拥挤和议论。

    师兄跟随着洛长风也出现在高台上。

    之所以跟着洛长风而来是因为他记不太清楚路线。

    六字门道师们纷纷行礼。

    对于洛长风在内院明镜台所取得的战绩,书院还没有彻底公开,但这些老道师的眼睛是何其明亮,又岂会不知。

    面对这些年长者的晚辈礼数,洛长风不知道要不要回礼,便是看了看师兄。

    师兄负手而立昂首挺胸,全然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洛长风想来,关于是否回礼这个问题,师兄肯定是连想都不曾想过吧。

    于是他也是放弃了回礼的念头,看着身前的道师们,微微点头示意。

    ……

    江满楼几人慢慢吞吞可谓是最后一批到达的学生。

    那脸上还带着没吃早餐而心不甘情不愿的神色,一路还在不停地抱怨着。

    ……

    可能是因为身怀社稷山河图开了天冲孕育灵慧让他感知极为敏锐异于常人,也或许是高台之上视野较为开阔,洛长风察觉到了什么,那双眼睛平静地向着一个方向望去。

    ……

    月相期扯住了江满楼的袖角,手指了指对面,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江满楼试图甩开月相期的手,却发现在这子手中竟然挣扎不了,最后不得不带着那一脸的烦躁顺着月相期指的方向望去。

    在洛长风和江满楼等人视线相汇的地方,那里,有一阵黑色的队伍,沉默地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