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七章 下次不敢了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优美的舞姿与翩然的身段在谢安坊中惊起了阵阵喝彩。

    直到雪儿在后台更换好衣服从戏台后走出来之后,这台前的观众们仍旧是喝彩连连。

    雪儿上台除了换了一身戏服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装扮,所以这台前的观众识得那张美丽无瑕的脸蛋儿。

    雪儿有些娇羞从人群中走来。

    人群拥挤而至,掌声与无数道目光汇聚在一起夹道欢迎。

    洛长风也是第一次目光如此深陷的看着面带羞色从人群之中走来的雪儿。

    雪儿来到身旁,伸出手轻轻扯了扯洛长风的袖角。

    洛长风会意,向着身旁这些观众们抱拳为礼,然后便是带着雪儿一道离开了谢安坊。

    不知不觉二人并肩走到了城外。

    菩提城外并没有什么护城河,只有一条算不上河流的浅浅溪流沿着城墙向两侧延伸然后缓缓变得宽敞起来。

    溪旁生长着许多花草,不过绝大多数都是被深厚的雪给覆盖了。偶尔有雪水融化露出颜色的花草,也是沿着一侧根茎上结着细细的冰柱,看起来就像是玉琢般晶莹。

    “其实我没有家人。”洛长风忽然打破了二人之间保持的宁静道,“我的亲人全部被仇人杀害了,整个家族遭到灭门,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一个幸存者。”

    “我来到菩提书院学习就是为了提升实力然后报仇。”

    想起昨夜醉酒之后那些朦胧的只言片语,想起昏睡后仍旧要被噩梦摧残的痛苦神情,雪儿实在无法想象身边的长风大哥在人前若无其事的活着有多痛苦。

    “对不起长风大哥。雪儿不该问的……”

    雪儿眼中闪烁着晶莹,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站在了洛长风的对面。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的似乎能够感受到彼此身体所散发的热度。

    雪儿的个头刚好与洛长风的肩平。

    她看着洛长风的眼睛道。

    当雪儿微微抬头看着洛长风时,洛长风也在微微低头看着眼前的雪儿。

    他的视线落在雪儿的眼中,落在雪儿的睫毛上,落在雪儿的弯眉上,落在雪儿的脸颊上,落在雪儿的粉唇上。

    他看的很仔细,有些恍惚,有些失神,有些失态。雪儿觉得长风大哥的视线让她脸颊有些微烫。

    她低下了头用细弱蚊蝇的声音喃喃地道:“长风大哥……”

    “嗯?”

    “雪儿能问你个问题么?”

    “你。”

    “雪儿……好看吗?”

    雪儿双手交织在身前,微微低着头,贝齿轻轻咬着红唇,灵动的眼睛盯着洛长风腰间佩戴的菩提心。

    她看起来很紧张,她在紧张地等待着洛长风的答案。

    心跳加速的她感觉到呼吸都开始有些不顺畅。

    等待总是显得漫长,甚至比起在白楼门里自己生活了十数年的光阴都要漫长。

    雪儿低着头想着怎么还没有回音。

    便在这时,她感觉到一片微湿微软微凉的唇印在了额前。

    她的心仿佛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的双手也不再交织,而是紧紧地拧着裙角。

    她仿佛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虽然紧张到了无法言语的地步,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很甜蜜。

    “以后,不要在那么多的人前跳舞了,好吗?哪怕是为了让长风大哥开心也不能。”洛长风移开了唇,低头看着雪儿红彤彤的脸蛋儿柔声道。

    “嗯,下次不敢了……”雪儿极为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细细的臂腕沿着洛长风的腰带游蛇一般的游走,双手在洛长风背后扣在了一起。

    她的重心微微倾斜,脑袋紧紧贴在了洛长风胸口。

    雪花在此时悄无声息的落下,放晴了两日不到的天空,再度下起了大雪。

    然而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雪儿不会感到寒冷。

    风雪中,她静静地听着洛长风的心跳,那里有让她流连的温度。

    ……

    天空再次飘起了雪。

    菩提城中的商贩和摊位已经开始紧张地收摊。

    不过好在李星云这一次没有太呆,沿着街道一路上但凡看到的吃摊位都会花掉些许银两买上那么一两份。

    别问他的银两是哪里来的,只要知道他早已身无分文而且还欠了江满楼那个家伙一身债就行了。

    如今他怀中暖洋洋的,都是各种食物吃散发出的热气。

    他已经抱着这些东西走了一条街了,实在是有些累。

    看着前面手里拿着冰糖葫芦一路蹦蹦跳跳开心的不得了的翎儿,他心想先生唯女子与人难养也真的太对了。

    这何止是难养,感觉会倾家荡产的节奏!

    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家产。

    “下雪了?”翎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惊讶地叫道。

    “这城里到处都是雪啊……”李星云心想下雪很新奇么,前日不是才下过?

    “那不一样。”翎儿道。

    “有哪里不一样了?”李星云道。

    “一个是天上的,一个是地上的,当然不一样了。”翎儿的道理似乎总是很简单。

    “地上的雪不也是天上落下来的?”李星云不解问道。

    “那我问你,瀑布是布吗?”翎儿问道。

    “不是。”李星云答道。

    “蜗牛是牛吗?”

    “水银是银吗?”

    “酱油是油吗?”

    “新娘是娘吗?”

    李星云摇了摇头。

    “那地上的雪能是雪吗?”翎儿得意的给了李星云一个鄙夷的眼神。

    李星云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心想这是什么道理?

    所用的引证和要证明的结果之间彼此有什么关联吗?

    总不能瀑布不是布,就否定了大海不是海,流沙不是沙,白云不是云,菩提不是树了吧?

    李星云觉得有些委屈地走着。

    翎儿突然间又冲了回来,抢了他怀中的所有吃,李星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便是跟了上去看看,原来翎儿将这些东西全部都递给了在街道中央和父母走丢正自哭泣的孩子手上。

    那孩童被粗心的母亲领走而不再哭泣。

    翎儿看到那孩子回过头指了指自己,应该是那个粗心的母亲在问孩子怀里的吃是谁给的,那孩童像是在是那个姐姐给的……

    李星云默默地站在翎儿身后看着这一幕,没有话。

    “我的时候就是被父母弄丢的孤儿。”翎儿眼角不知道何时滑落了泪珠,她伸手抹了去,没有让李星云看到。

    (ps:不是俺骄傲,就问这一章咋样?哼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