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九章 往事如噩梦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上架第一章求订阅。)

    翎儿自幼读书不多,不知道什么社稷苍生的大道理,也不知道什么所谓的至真至性的哲理,更加对六字门道百家学没有兴趣。

    不过李星云这句话她听得懂。不但懂,而且还听得很仔细。

    没必要知道这是否是出自佛门的禅语,对她来,听懂了这里面表达的意思就足够了,满足了。

    她昂着脸,感受着冰雪飞落在脸颊上渐渐消失无踪的美妙感觉。

    她蹦着跳着,活泼着,飞舞着。

    李星云也笑了起来:“那你呢,你有多喜欢我啊?”

    就像是孩子在互相对比着谁的木偶玩具多谁的零食少一样。

    李星云虽然将村子里的书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那些书页都早已泛黄破旧。但自在和谐融洽的村子里长大,所见所闻都是坦诚与将心比心,半分没有阴谋诡计暗藏汹涌的存在。

    虽然读书让他的智慧已经成熟,但心态还真的在天真烂漫的时期。

    甚至比起翎儿还要天真。

    这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来的便是这般无比的认真。

    翎儿终于安静了下来,双手十指交错祈祷般思考着:“嗯……那我就再乞求佛祖,我愿再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等你的一次驻足!”

    ……

    “没看出来,你如此畏妻?”

    菩提城里某一家丝毫不起眼的酒楼中。

    江满楼与君泽玉二人找了一个相对别人来极其隐秘,而相对他们来又能够观察酒楼里每个角落的位置靠窗坐了下来。

    深知天下第一大少江满楼为人的君泽玉着实是没弄懂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想当初菩提书院招收新生考核的时候,为了引人注目,为了担心别人不知道他就是天下第一世家江家嫡长子的身份,江满楼可是率领了三千大红袍浩浩荡荡奔袭而来。

    那般阵势想想比起战场交锋还要浓烈。

    素来不论走路还是出场都及其高调的他,今天非但没有留在天香阁,竟然还拉着自己找了一个这般的酒楼喝闷酒,饶是君泽玉传承自天机星,也是看不透这其中关键。

    酒过三巡,一番套问之下,江满楼终于是松口了。

    他他怕她。

    她是他的媳妇儿。

    他怕他的媳妇儿。

    “都跟你强调了多少遍,那不是本少爷的媳妇儿。未过门,未过门懂不懂?未过门的那叫未婚妻,不叫媳妇儿!”江满楼边喝边吐抱怨道。

    吐自然不是因为他喝醉了。

    而是因为这酒楼的酒不对他的口味,也就是俗称的难喝。

    事实上这个时候他比谁都要清醒。

    因为要时刻保持警惕,时刻准备着……逃跑。

    之所以来到这个地方喝酒自然也是躲来的。

    靠窗的位置刚好能够掌控全场,如果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位天敌,他能够第一时间破窗而逃。

    不得不,得知这些之后,君泽玉对江满楼此人的看法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最起码从熟练躲避天敌与时刻准备逃跑的这一点上,江满楼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

    比起带着三千大红袍入学还要高!

    “好好好,是未婚妻!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为何如此怕她?”君泽玉道。

    江满楼深深一声了然无趣的长叹,露出一副活着似乎再也没有盼头的模样道:“唉,这个故事要从很久前起了。”

    “记得是十二岁的时候吧?”江满楼自言自语道。

    “你问我?”君泽玉指着自己。

    “好像是十二岁左右!”江满楼点了点头。

    “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春天的上午。在侍女的侍候下,我在自家后园里露天的温泉中舒服的泡着热澡。”

    江满楼联手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神色,不过在君泽玉的眼里感觉有些下流。

    江满楼继续道:“你知道在明媚的阳光之中泡着温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后园里桃花漫天飞舞香气怡人,侍女模样娇俏可嫩,又有各种美食美酒伸手可触……那种感觉简直比羽化登天还要爽!”

    君泽玉心想,难道你便趁着机会要了那名侍女?

    这样也太不合适了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江满楼突然又喝了口酒,然后吐了出来,道。

    “重点。”君泽玉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当我准备更衣出来时,却发现我的衣服不见了!”江满楼道。

    “后来我就听到一阵笑声,女人的笑声,就是她的笑声。原来在我眯的一会儿工夫,那个娘皮就把我的衣服偷走了,你气不气人?”

    “后来呢?”

    “后来?本大少爷什么时候被这么捉弄过?当然不能轻易放过她了!于是我索性就什么也不穿,一丝不挂从温泉里跳了出来。”“然后她吓得捂住了双眼。”

    “再然后本大少爷就直接将她放倒,骑在她身上,不停地捏着她的脸蛋儿问着她敢不敢了……”

    江满楼越越得意。

    君泽玉越来越感到震惊。

    他实在无法脑补那种场面。对他来,的确是有些太过震撼与露天了些!

    江满楼忽然话锋一转,黯然神伤道:“那件事之后,没想到她就缠上了我。什么我羞辱了她,要对她负责!雨家与江家乃是多年世交,而她天赋极高,家族里的长辈们又及其喜欢她,竟然纷纷都同意让我们结合,而且还给我们选了日子成亲!”

    “你我该怎么办?我堂堂七尺男儿,天下第一世家大少竟然要被长辈们逼婚……”

    “所以你就逃了?”君泽玉似笑非笑地道。

    “不然呢?”江满楼翻了翻白眼,然后恶狠狠地道,“早知道当时就应该把那个娘皮就地正法了,反正横竖也是个死,不如做个饱死鬼!”

    江满楼举起酒坛。

    他看到君泽玉脸上的笑容有些神秘。

    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浑身一个激灵,他立刻转过身,看到了一道身影。

    昔年噩梦之中的身影。

    雨中棠!

    江满楼咕嘟咽了一口酒:“好,好巧啊。咦?你怎么也在这里?”

    君泽玉笑着起身抱拳道:“你们慢慢聊,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君泽玉,你不能这么抛弃手足啊……”江满楼无助的喊道。

    “没办法,我真的要走了。”君泽玉伸手指了指远处。

    江满楼望去,看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他的十子同袍沈天心。

    地玄榜排名第十五的沈天心,也是帝王盟十三王族之中的沈天心。

    “什么情况?”江满楼惊讶道。

    “你过的,未婚妻!”君泽玉打开折扇,向着沈天心走去。

    (ps:上架了,终于上架了。昨天从楼梯上摔了,最近又上火,过年假期又被砍了五天,好惨。写到现在,楼兰第二本书上架。真的还是有些担心钧天的成绩,不知道首定会有多少,均订会有多少。真心话,这本书写的比轩辕认真的多,也真心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朋友支持正版。欢迎来纵横订阅,钧天以后的潜力与发展,能否走的更远,就全压在订阅上了。话不多,心怀感激,守初心继续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