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十章 地玄新榜(下)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补昨日的,晚上还有一更。)

    “这些,这些都是新生的名字!新生入榜了?”

    无论是藏书楼前还是悬空山上,此时此刻,无数道目光都朝着中央处对峙的两队十子同袍身上汇聚而来。

    新生入榜!

    虽然许多人都对书院里今届新生在内院明镜台所展露出的修为实力而大为惊叹。

    为此书院诸多学生和青衣教习也都曾推测过这些新生会被列入地玄新榜,然而当真正在地玄榜中听到这些个名字时,他们却又是另一番难以置信。

    书院诸生与青衣教习乃至六字门道师,在惊讶之余都是兴奋不已!兴奋之极!

    由于菩提书院乃是整个天下修行界唯一的一处正规书院。

    从菩提老祖开创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书院六字门道在这千年来不知道培养了多少学子。

    天下间各势力,从中州帝王盟麾下十三王族,到天东八百宗,再到大燕帝国与七州域疆土,千年以来都曾有着晚辈进入书院修行学习的经历。

    所以对于书院来,六字门生在地玄榜之中占据些名额本就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更夸张一点儿来,即使是包揽了榜单也不足为过。

    可在书院教学历史之中,极少有哪一届学生是以新生的身份被列入地玄榜单。

    新生入榜可是书院破天荒的一次!

    藏书楼前无数的新生很兴奋,无数的老生也很兴奋。当然最兴奋的莫过于那些名字所代表的本身。

    月三人和月相期兄弟二人分别站在不同的十子同袍阵营。

    原本要在内院第三与第二座明镜台之间一争高下,让所有期待着这一战的书院同窗们亲眼见证两难山胜负之战的最终结局。

    然而他们还没有开始,便被这场地玄新榜的突如其来所打破。

    他们平静地听着天刀前辈宣读一个个新榜的名字,然后便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对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

    “三哥这次可是被你比了下去。”月三人笑着伸出手揉了揉个头只到他肩膀处的月相期的脑袋,显得极为宠爱地笑着道。

    “不过才五十名开外,瞧你兄弟二人那模样,也太没出息了些。”江满楼抱着双臂,一副老成的样子撇了撇嘴道。

    月氏兄弟二人没有理他。

    书院新生获得地玄榜五十多名的位次,或许整个菩提书院只有江满楼这个家伙会认为没出息了些。

    毕竟江家可是天下第一世家。

    谁能得准江满楼这个家伙会不会提前从天机阁那里买到了地玄新榜的名次!

    书院新生入院考试的甲上成绩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月相期转着骨碌碌的眼睛这般想着。

    书生李星云双手抱拳为礼,意在恭贺月氏兄弟二人。

    洛长风盘坐在远处,视线投来冲着这月氏兄弟点了点头。

    地玄新榜宣榜还在继续。

    自五十五名次到四十名次之间,天东八百宗和菩提书院倒是平分秋色。

    基本上是一名压着一名出现在地玄新榜中。

    这种现象倒是让书院诸生与八百宗的子弟慢慢开始紧张了起来。

    在天东八百宗与菩提书院之间,似乎一种无形的较量已经随着揭榜的进行而形成。

    不知不觉间,地玄新榜的宣榜进程已经仅剩前四十名。

    宣到第三十九名时,书院藏书楼前又是响起一阵赞美声。

    甚至有些掌声与口哨声。

    苏凡平静施礼。

    尽管让自己尽量保持平静,但内心加速的心跳还是让他的动作有些不自然。

    对于苏凡的名次,身为少爷公子的江满楼倒是显得极为满意。

    毕竟起来,苏凡可是他在天香阁里所收的代笔随从。严格算起来,应该算作是他三千大红袍兄弟之一。

    似这种书童随从给自家主子长脸的行为,江满楼很是享受。

    “菩提书院彭九,地玄三十八。”

    又是一道宣榜声清楚地传到了书院里。

    人群里响起一片哄笑。

    似乎是觉得三十八这个位次很有趣。

    来自冀云州的彭九挑了挑眉环视一周道:“地玄三十八很好笑吗?”

    哄笑声渐渐收敛。

    不过向来锱铢必较的彭九此刻似乎并没有动怒。

    今天是个惊喜的日子。

    虽然天还飘着雪,温度有些冷,但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

    地玄新榜三十八位次,这个名次已经很高了。即便这个位次有些尴尬,但也令他感到满意。

    他很享受地玄三十八名次所带来的荣光。

    他的目光落在了苏凡身上,似笑非笑带着一种鄙夷,与那股让人很讨厌的高傲。

    他想着一个身份如此贫贱低下的穷酸子,凭什么只比自己低了一位?

    他正自想着,然后便听到了另一个名字。

    “菩提书院李星云,地玄三十七。”

    彭九的高傲神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

    苏凡那个穷子比自己低了一位倒也还得过去,李星云这个书呆子又凭什么比自己高了一位?

    难道就凭着那妙道境的修为?境界高又如何?不一样连一场架都没有打过?

    “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凭什么上榜?李星云那个书呆子又凭什么超过九哥?”

    彭九不满的神色终于被一些学生捕捉到。

    身为追随者,这些学生自然把握好了时机,于是他们开始忍不住,开始质疑今届地玄榜的正确性。

    他们的理由无外乎是今届地玄榜换榜的日期提前,也没有什么有实际性的比对基准,不同往年,出错难免会有。

    虽然这种事情在以前,在历届地玄换榜的时候都曾发生过,但身为颁榜者的天机阁自然不会为此多做解释,也不会给什么专门解的评语。

    如果仅仅是因为一些名次的问题而发出质疑,天机阁就需要给出合理的解释的话,那这天地神三榜的权威性早就不堪一击,这天地神三榜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对于这种质疑,当事人李星云并没有辩论社么。

    虽然他很擅长辩论,但这一次却是接不上话。

    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上榜,又为何占据了地玄三十七的名次,而且还在彭九之上。

    所有人都知道,地玄榜越靠前的名次竞争力就越大,而且通常在地玄榜前三十的名次之中,都是及其擅长战斗的行字门徒中人居多。

    而他自己,可是从未与人打过架。

    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是在那一晚挑战内院第二座明镜台时。

    可那也不算是打架,更不算是交手,他只是了几句话,几句常看的书里常的话,然后便就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