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十六章 再杀一人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八沟卟哥的打赏和月票。)

    “帮我杀一人,最后一人!”燕南飞长舒了一口气道。

    “杀谁?”

    “一个你熟悉的人,百里长风!”燕南飞转过了身,那双眼睛透露着杀气,直勾勾地盯着翎儿。

    翎儿惊慌!

    要杀百里长风?

    为什么要杀的人是百里长风?

    翎儿想不明白。

    这么些年来,翎儿虽然是杀人的工具,但多少也知道燕南飞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作为大燕帝国的皇子,想要争的自然是大燕帝国的九五之尊之位。

    当初南飞客座秘密组建的核心便在于此,暗中替燕南飞除去那些不肯效命或者对其登上储君之位有威胁的人。

    而事实上,在陪伴雪儿的这么些年中,她暗中做的事情也确实是这些。

    可是如今为何要杀百里长风?

    难道只是百里长风因为在古道林中开罪了他?

    “为什么是他?”翎儿忍不住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你只需要知道,杀了百里长风之后,本宫自会让你如愿以偿还你自由之身。”燕南飞道。

    “可是,若杀了百里长风,公主她……”翎儿欲言又止。

    “你是在担心雪儿日后会与你决裂吗?”燕南飞道,“难道你认为当雪儿知道你手上染了那么多无辜生命的鲜血之后,还会不计前嫌重新原谅你?”

    翎儿有些恍惚。

    她想了很久,却越想越觉得燕南飞的话在理。

    她觉得不可能!

    以她对公主的了解,她与公主之间,恐怕再也无法像从前那般。

    公主有一颗怜爱百姓的善心,最不喜见杀戮,所以才与庄院长学习流字门中医术,希望能够救治这天下受苦难的平民百姓。

    若是有朝一日,公主知道自己的双手沾染了那么多大燕子民的鲜血,是断然不会原谅自己的。

    “怎么,你不愿意?”燕南飞皱了皱眉头。

    “你不想再见到阿狸,你的妹妹?”

    “你不想与书生李星云厮守终生?”

    “又或者,你也不打算恢复自由身了?”燕南飞看出翎儿的迟疑,步步紧逼道。

    翎儿惶恐!

    寒风从破庙敞开的门前吹入,从破旧的窗户里吹入,从破庙屋顶上透射着冰冷月光的洞口吹入,吹入了纷飞的乱雪。

    翎儿感觉到那寒风透入了衣衫,她觉得有些寒冷。

    “白日里,百里长风与独孤万千交手而不落下风。翎儿,翎儿担心不敌他!”翎儿眼神闪烁着道。

    燕南飞瞳孔微缩。

    一抹淡淡的杀意瞬间闪过。

    他看着跪在身前的翎儿,沉默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还是在决定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竟然深深叹了一口气,亲手将翎儿搀扶而起。

    “百里长风虽入了川字门忘情川,但终究不过是冲慧境的修为实力。”

    “你如今的境界修为与他相差无几,甚至隐约还要在他之上。这么些年来,你这双手杀的人比他战斗过的次数都多。更何况对你,他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防备。本宫相信只要你想杀,就断然没有失手的理由!”

    翎儿慌乱地缩回了双手。

    然后后退了半步。

    她看着燕南飞的眼睛,然后低下了头。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接下这最后一个任务。

    如果真的杀了百里长风,即便是日后恢复了自由身,雪儿会原谅自己么?

    不会!雪儿一定会将自己视若仇敌!

    那么书生李星云呢?与百里长风之间十子同袍的手足之情,李星云应该也会反感自己的吧?

    翎儿有些乱了,思想很混乱。

    且不其他人如何想如何看待,只论百里长风在初次相遇时曾经救过她与雪儿二人的性命这一点,就让她无法下手!

    她杀过许多人。

    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也曾迟疑。

    可却从来没有像这般无从抉择过。

    然而燕南飞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

    燕南飞需要的是一个不问缘由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无条件服从命令替他完成目的的冷血杀手。

    燕南飞不需要一个优柔寡断的下属。

    哪怕她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看着依旧有些迟疑的翎儿,燕南飞真的失去了耐心!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别怪本宫没有提醒你,如果错失了此次良机,本宫可不保证阿狸与那书呆子能够活得长久!”

    燕南飞随手丢下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条藤蔓,是一条被灌注了自然法门雷元之力的藤蔓。

    那藤蔓上面还有着一丝丝的雷电游蹿。

    虽没有触碰,翎儿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藤蔓之上雷电之力的桀骜。

    “此雷公藤可助你完成任务!以百里长风目前的修为,只要挨上了雷公藤的一鞭,他的五脏六腑灵穴气脉会一点儿一点儿的被雷电之力灼烧至枯竭!便是道宗大人亲自出手也回天乏力!”

    燕南飞背负着双手转过了身,再没有看翎儿。

    深夜雪夜破庙里,开始陷入无边无际的沉默。

    翎儿看着那雷电游蹿的雷公藤。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有些畏惧地伸出了手。

    那原本暗淡原本恐惧的眼睛开始变得有些明亮。

    那种明亮不是故人曾经看到的清澈。

    那种明亮是寒芒。

    刀有寒芒,剑有寒芒,白雪也有寒芒。

    无论是哪一种寒芒,映入了眼中,就会变成一种寒意。

    这寒意叫做杀意!

    翎儿的眼睛变得坚定无比。

    仿佛能够透过这双眼睛看到她的心。

    坚如磐石的心!

    翎儿捡起了雷公藤,存入了月牙坠里,然后对着燕南飞的背影拜别。

    翎儿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燕南飞终于是转过了身,看着破庙之门前无尽的夜色与无尽的飞雪。

    燕南飞轻叹一声:“这后顾之忧也该彻底除去了吧?”

    燕南飞的叹息声不是感叹,而是在反问。

    翎儿离开后的破庙里只有他一道身影,他到底是在反问谁?

    还是,这句反问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自言自语?

    孤独的人经常习惯自言自语。

    燕南飞并不觉得孤独,所以他很少自言自语。

    他当然也不是在与夜色话,更加不是在与白雪话。

    他在问话。

    他在问一个人。

    他背负着手站在无法遮风挡雪破旧的庙宇里。

    那个人自然也在这破庙里。

    (ps;这个月给自己定个目标,十万字。平常的一章两千字改成一章三千字。如果每周的成绩有提升的话,比如订阅和月票啥的进展不错,我会在周日争取多更一些,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另外一下,有的书友可能习惯用其他的客户端看书,虽然也在支持正版订阅,可是纵横作者其实只能拿到本站的订阅稿费,而一些其他平台的订阅部分,作者是拿不到的。所以呢,还是希望喜欢钧天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支持,感激不尽。今晚会有四千字,分两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