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十八章 寒风,冷月,刀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寒冬深夜的风很大。

    风声如群鬼哀嚎在门外窗外响起,隔绝了风声之外一切的嘈杂之音。仿佛除了风雪声之外,整个夜色整座城都沉睡在这寒冬深夜里。

    灯火也在沉眠。

    灯火的沉眠是静默的燃烧。

    廊间灯火之下映照出一道修长的身影。

    书生李星云端着早已经冷却的汤药从东向西挨个将这书馆跑了个遍,他甚至去了雪儿那里,却都没有找到翎儿的身影。

    他不知道翎儿去了哪里。

    翎儿白天受了伤,在这风雪寒夜实在不宜走动。

    李星云循着房间的灯光走着,不知不觉,已经看到了洛长风的房间。

    他却停下了脚步。

    沉思了片刻之后,李星云向着右侧转身改变了方向。

    可刚走出没有几步,他却再度停了下来。

    “翎儿应该不会在长风这边。”李星云这般想着。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翎儿会在洛长风这里的理由。

    可他又转念一想:“白天在古道林中,翎儿与雪儿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么翎儿会不会来找长风,想要通过长风的劝,来取得雪儿的原谅?”

    李星云一直都很了解翎儿。

    他知道翎儿潜伏在雪儿身边一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一定是身不由己。

    他也知道翎儿一直都是真心对待雪儿。

    他更相信翎儿从来都没有做过伤害雪儿的事情。

    然而受到欺骗被蒙在鼓里许多年的雪儿,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接受翎儿这陌生的身份,陌生的心灵,甚至陌生的一切。

    如果换做他是翎儿,在无法直接面对雪儿的情况下,一定也会去找长风解释清楚。

    毕竟如今的局面,适合为翎儿情解释的人,也只有洛长风一个。

    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点所在,李星云再次转过了身,朝着洛长风的房间走去。

    ……

    洛长风房间里灯火通明。

    除了通明的灯火之外,还有通明透亮的弯刀。

    翎儿果真要杀自己!

    洛长风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的刀伤,血液顺着手臂流到了手掌,然后滴落在地面上。

    洛长风的手臂开始有些麻醉之感。

    这种麻醉让他渐渐失去了力道。

    这像是身体中毒之状!

    “看来燕南飞真的很希望我死!”洛长风看着眼前的翎儿道。

    翎儿的目光很冰冷,翎儿的神色很淡漠。

    或许那是白天所受的伤在脸颊上遗留苍白的缘故而显得淡漠,但弯刀上的寒意与鲜血,目光里的冰冷与无情绝对毋庸置疑。

    洛长风很肯定翎儿要袭杀自己。

    因为此刻的翎儿不再是雪儿的翎儿,而是一个真真正正行走在黑夜里的杀手。

    那眼神,那刀芒,那平静,都是专业杀手的象征。

    洛长风此刻相信,而且是完全相信翎儿手中的双刀杀过许多人。

    如今翎儿要杀的人是自己。

    这一定是燕南飞在背后的主使!

    可是为什么?是因为白天在古道林中吃了暗亏而怀恨在心?还是因为燕南飞看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洛长风摇了摇头。

    这两个理由都无法服自己!

    洛长风不会认为燕南飞会因为白日里古道林中发生的事情而至于让翎儿袭杀自己。

    因为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而燕南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愚蠢的人。

    “他允了你什么条件?”看着沉默不语的翎儿,洛长风再次追问了一句。

    虽然他知道一个真正专业的杀手在杀人时不会无聊到回答将死之人的每一个问题,因为那样极有可能徒生变故。

    对于杀手来,任何的变故都有可能会导致任务的彻底失败。

    可是他还是要追问。

    他很想知道究竟出于什么原因让燕南飞如此沉不住气、狗急跳墙地解决自己。

    如果今晚能够从翎儿双刀之下活下来,日后他一定会发扬自己的那一份优点,继续激怒燕南飞。

    “杀了你,我便解脱了。”

    翎儿将双刀插在腰间。

    手腕处月牙坠闪烁着雷电般的光泽。

    那光泽从月牙坠上消失,然后出现在手中。

    翎儿握着一条藤蔓,一条足足十尺长的藤蔓。

    藤蔓的另一头垂在地上。

    那藤蔓泛着青色,看起来像是刚刚脱离土壤。

    那藤蔓的青色上游蹿着一丝丝电芒,电芒沿着翎儿的手掌顺着藤蔓游蹿到另一头。电芒蹿入地面,地板上出现了一片焦黑,像是被雷劈过的痕迹。

    洛长风看着那条藤蔓微微皱了皱眉。

    “谈何解脱?如果燕南飞应允你在杀了我之后会放你自由,从此不再是他上随手可弃的棋子。那么我反而觉得,在杀了我之后,你非但不能解脱,而且会越陷越深。”洛长风道。

    翎儿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浅浅的动容之色。

    虽然那抹神色很浅,几乎微不可查,可还是被洛长风捕捉到眼中。

    洛长风知道翎儿并没有彻底走上这条不归路。

    因为那一抹一闪即逝的动容之色,就是他所看到的期望。

    翎儿无法杀死自己的期望。

    “我已无后路可退,所以你必须要死。”翎儿道。

    “我曾救过你的性命。”洛长风握着竹刀的手微微紧握。

    “谢谢!可是……对不起!”

    翎儿不愿意再多一句话。

    她唯恐浪费了这绝佳的机会与唯一获得自由的途径。

    她更加唯恐任务失败。

    她将全身的修为都灌注到了手中雷公藤之上。

    她手持雷公藤挥舞而起。

    手中藤蔓犹如一条雷蛇吞吐而出毒信,一口向着洛长风咬去。

    房间并不大。

    洛长风距离翎儿并不太远。

    他们之间的距离绝对在雷公藤的攻击范围之内。

    洛长风手中握着竹刀。刀意已经弥漫了周身,充斥在整个房间里。

    洛长风看着那雷蛇一般的雷公藤洞穿了虚空,能够清晰的闻道虚空里散发的焦味儿。

    洛长风很清楚这雷公藤的可怕。

    他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他应该抢夺先机。

    可手臂之上的伤已经失去了知觉,那意味着手臂上的痛楚也失去了知觉,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

    手臂再也使不上来半分的力气,洛长风无法出刀。

    他有数十刀数百刀,可却无法使出一刀。

    他身前结出刀域结界,只能够被动的防守。

    对洛长风来,被动的防守与等待着死亡其实并无两样,他都很讨厌。

    (ps:看在楼兰这么拼更新的份上,求订阅。晚上还有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