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十章 白雪,红颜,冢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洛长风手掌贴在李星云胸口不停地输送灵力替其护住心脉。

    他能够感受到李星云身体之内那毫不安分的雷火的恐怖温度,即便是隔着层层灵力,掌心之中也是不停地传来烈火般灼烧的痛楚。

    好在洛长风的灵力并不是单纯的灵力,他所输送的灵力可以是单纯灵力与刀意的融合。

    他用这灵力在李星云心脉之处同样结成了一片刀域结界。

    只不过这个刀域结界所占据的空间范围只有一颗心那般大,只是被洛长风用来护住李星云的心脉。使那雷火疲于与刀意争锋,从而为李星云争取一些时间。

    争取时间自然是为了保命,为了医治。

    ……

    李星云受了两种伤。

    一种是洛长风的刀伤,一种是雷火之伤。

    这两种伤势无论哪一种都是极为麻烦。

    刀伤不是一般寻常的外伤,而是刀意入体所带来的伤。

    洛长风修刀痴白羽的刀道从而悟得自己的刀法位列地玄新榜十一位次,足可见其对刀道的理解颇深非一般天骄可比。

    毫不客气地,洛长风的刀意已至大成。

    这大成的刀意在李星云体内若是无法净除或者被吸收炼化,早晚会损坏李星云的五脏六腑甚至是天冲灵慧。日后李星云的修为境界若是迈入了元神境大关,这些刀意极有可能会成为伤害元神的元凶而令其命丧破关之间。

    所以,这种刀意留在体内就是一座不知道何时会倾塌的山体,一旦爆发,便是九死一生……

    相对于刀意的潜在性危险来,第二种雷火之伤则是更为恐怖直接。

    这雷火之力只要停留在体内,就会不停地噬筋煅骨,直到李星云油尽灯枯耗尽所有生元。

    那时便是回天乏力再无生机!

    ……

    洛长风用刀域护住李星云心脉之后,便是果断地将其背起,在书馆的院落里留下一道道风雪中的残影,焦急地来到了师兄的住处。

    将李星云放在师兄房间之内后,他便是召集了与他一同从书院里下山而来的几位六字门道师齐聚一堂。

    然而无论是境界高深见识渊博的颜路道师,还是将李星云收入门下的那位流字门强者,甚至包括师兄皇甫毅在内,所有人在仔细查看李星云的伤势之后,竟都是一时间束手无策。

    这让洛长风有些焦急起来。

    “师弟莫急!我们没有治疗此伤的办法,不代表山上也没有。”房间里皇甫毅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看着神色担忧的洛长风道。

    “对对对……院长大人乃是流字门大能,更是精通医术的不世高人,不定会有办法治愈此雷火之伤。”颜路道师恍然,连忙道。

    洛长风不敢耽搁。

    连夜将书馆之中诸多事宜交接给师兄之后,便是在几名青衣教习的陪同之下,乘着马车带着重伤昏死的李星云,在风雪交加的深夜里径直上山去了。

    ……

    这一日很漫长。

    白日里古道林中发生了许多事情。

    到了夜晚,没想到却仍是一点儿也没有消停。

    就像是这纷舞的风雪一样,只要是在寒冬季节里,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关心则乱!

    洛长风担忧李星云的伤势,一心只想着寻求医治,慌乱之下来不及计较这些无法消停的风雪与杂事。然而寒冬入夜,风雪既然已经骤起,就不会轻易的安静下来。

    最起码这个不平静的夜晚,不是该安静的时候。

    因为有人不想让它安静。

    比如燕南飞,比如皇甫毅。

    对于那些遗留的风雪与杂事,洛长风可以遗忘,并不代表皇甫毅也会遗忘。

    皇甫毅本来就是不怕麻烦,更不怕惹麻烦的人。

    有人在这风雪深夜想要袭杀师弟!虽然没有得逞,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因为这已经牵扯到书院,更加牵扯到他自己。

    因为已经伤了一位书院新生,还是地玄新榜有名的天赋卓越的书院新生。

    这一夜风雪可以停止,可这件事不能停止!

    他要追究。

    皇甫毅要追究责任。

    所以他熄灭了房间的灯,独自一人来到了燕南飞的房门前。

    燕南飞自然不在房间里。

    房间里只有燕南飞的十子同袍与受了些许伤的麟儿。

    皇甫毅不知道燕南飞去了哪里,这些人也同样不知道燕南飞今晚的下落。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等。

    他就是在等。

    皇甫毅索性就坐在燕南飞房间里闭目养神。

    找不到下落,不知道去向,这些都没关系。只要燕南飞还在菩提城,只要燕南飞还要上山,今晚就一定会回到书馆。

    ……

    燕南飞不在书馆,自然也不在菩提城里。

    他还在城外的那座破庙里。

    他不是在吹风赏雪看寒月,他是在等待着结果。

    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终究会有一个结果。无论这个结果怎样,他都想要迫切的知道这个结果。

    距离翎儿离开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可是这两个时辰对于他来的确是很漫长。

    时间因为等待与焦急而变得漫长。

    好在风雪交加的今夜有人陪伴。

    好在帝无泪也在破庙里没有离开,燕南飞才可以一点一滴的打发着这无聊而又令人焦虑的时间。

    “过去了这么久还不见消息,看来事情的进展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帝无泪围着一堆燃烧的干柴,映着柴火红光露出笑容道。

    “没有消息有时候也是一种好消息。”燕南飞盘坐在火堆旁,缓缓睁开微闭的双眼道。

    “你倒是很乐观。”帝无泪讽笑道。

    “那是因为我希望他死。”燕南飞道。

    “的有理!”帝无泪点了点头,“看来今夜之后,我也得学会乐观起来。”

    帝无泪的话刚刚完,那双眼睛盯着破庙前无尽的黑夜,忽然间露出喜悦的光芒。

    他咧开嘴笑了笑。

    “你的很对,没有消息有时候果然就是好消息!”帝无泪的声音回荡在破庙里,他的身影已经诡异的消失于黑夜之中。

    燕南飞也是注意到了黑夜里的动静。

    他看着夜色之中逐渐映入眼帘的黑影,他知道那是翎儿回来了,带着他等待已久的消息回来了。

    ……

    翎儿身法极快。

    在黑夜风雪之中就宛如一道黑风,沿途惊掠起飞雪如花。

    她衣袂飘飘,掀起一层飞雪。

    她身轻如燕,被这风雪吹了进来,吹入了破庙之中。

    风雪扑打在火堆上,那火红的火焰摇曳着,溅起许许多多的零碎火星。

    风雪消停渐渐平落,火光映照出翎儿的倩影,也映照出翎儿的脸颊。

    翎儿没有跪,也没有拜,更加没有见礼。

    她站在燕南飞身前,手里提着雷公藤。

    她的脸颊一如离开时的那般苍白,她的眼神一如离开时的那般暗淡。

    她看起来有些失神,有些心不在焉。

    她的脸颊被火光映照着,那是一种被人看在眼里的伤心而无助的神色。

    燕南飞看得懂翎儿的这种神色。

    毕竟做不到真正的无情无义冷血之极,亲手杀了百里长风之后若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那才叫不正常!

    “死了?”为了确保洛长风真正的结局,燕南飞还是需要亲耳听到翎儿汇报任务才甘心。

    燕南飞看着火堆后的翎儿,挑了挑眉问道。

    破旧的风雪庙里一片寂静。

    燕南飞完这两个字之后竟然久久没有回音。

    翎儿像是痴傻了一样站在那里,仿佛没有听到燕南飞的问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翎儿的平静让燕南飞隐约猜到了某种可能。

    燕南飞很讨厌出现这种可能。

    “你没能杀死他?”燕南飞站了起来,那火堆被一阵风吹得火势旺盛了起来。

    火堆旁有着零星火星四下溅落。

    不知是不是溅到了翎儿的眼睛里,烫到了眼睛,翎儿突然留下了眼泪。

    眼睛一眨不眨地留下了眼泪。

    翎儿不知道该怎么。

    她脑袋里眼睛里全都是李星云受伤时的那副画面,她破窗而逃的那一刻,看到了李星云的眼睛。

    那眼睛在呼唤她,在呼唤翎儿。

    她知道那个书呆子一定在呼唤自己。

    可是自己还是狠了心装作没听见。

    “燕翎啊燕翎,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地对星云大哥视而不见呢!”

    翎儿的眼泪如豆般滴落,此刻的她有无尽的委屈,有满腹的话语要,却不知要与谁诉。

    李星云推开门的那一刻。

    她却破窗而逃了。

    她不敢面对李星云。

    她不敢在持刀袭杀洛长风时面对李星云。

    到底,她无法面对的是自己,是作为杀手的陌生的自己。

    她不知道李星云现在怎么样了。

    同时被雷火与刀意所伤,而且又是在全然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她不敢再往下想。

    她很害怕从此再也没有人和她斗嘴吵架。

    “如果那个书呆子死了,我所要的自由还有什么意义?谁人又能共我余生?”

    翎儿突然跪了下来。

    跪的很用力。

    破庙里能够清晰的听见那单薄的膝盖与地面碰撞的声音。

    “翎儿该死!”翎儿紧咬着牙关。

    她将牙咬出了血。

    血液顺着红唇嘴角流了出来。

    她还在流着泪。

    泪水在火光的映照下竟比起唇角的血还要鲜红。

    她自己该死!

    她觉得自己真的该死!

    因为死了之后,就可以在黄泉路上陪伴那个书呆子了……

    (ps:我写的这么用力,所以要求鼓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