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十七章 逆战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流影幻灭!

    苏凡用以施展言出法随的流影竟然被陆人杰的剑雨流光所破。

    三千菩提树下,顿时间响起一阵惊叹!

    天东八百宗使团众人所在的席位之上,那贪狼看着苏凡狼狈的模样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我天东八百宗使团之中随便一名三代弟子就可以让你无法翻身,对付你,还需要我亲自出手吗?”

    贪狼的目光落在了洛长风与南希寒身上,此刻他的心思早已不在这陆人杰与苏凡的较量之上了,在他眼中,陆人杰取胜已是囊中之物。

    “陆师弟是何时学会这分云七剑的?”开口话的是叶惜朝,他诧异地看了看正自露出讽笑的贪狼道。

    “师兄看我是什么意思?”贪狼略显无辜地道。

    “陆师弟替你做了打手,这分云剑怕也是你私自相授的底牌吧?”叶惜朝点破道。

    “竟被叶师兄看出来了。”贪狼偷偷瞄了一眼连城诀,压低了声音道。

    “若是有怨气,你亲自登台便可。以你的实力,想来菩提书院诸生代表之中除了那位地玄新榜排名在你之上的南希寒之外无人可阻,实在没有必要劳陆师弟这一遭。”连城诀目不转睛地盯着战台上,以作为大师兄的口吻道。

    八百宗三代弟子们,齐齐看着贪狼摇了摇头。

    那意思似乎在:大师兄光明磊落,最不喜这些暗中玩弄城府的勾当,你却偏要明知故犯,这顿训斥,该是自找!

    伍也是幸灾乐祸地看了看贪狼,露出一副确实该是自找的表情!

    贪狼挨了顿骂,在大师兄面前却也不敢反驳,只好点头应了下来:“师兄教训的是,待这场结束,我会亲自挑战南希寒。”

    “认真观战吧。不到最后一刻,胜负始终难料!”连城诀道。

    ……

    三千菩提树下,论道台上。

    苏凡看着身前道台上那一道道深刻的剑痕,脸色微惊。

    他诧异地看着陆人杰。

    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这一剑中,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陆人杰发挥出了像是不属于自己本身修为的实力。

    这一连七剑以及那流光剑雨,不仅快而且准,与先前交手之中陆人杰所展露出的手段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苏凡心中隐有猜想,觉得这应该是陆人杰在一开始便是有所保留的实力。

    或者,这才是对方真正的实力。

    只是言出法随的流影已破,自己还能怎样?

    苏凡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

    “看来凡对言出法随这般流门之术的掌控,还只是初入门径,连略有成都算不上,否则不会如此轻易被破。”菩提书院诸生代表的席间,洛长风等人看着台上茫然的苏凡,也不得不为其开始担忧起来。

    “流门之术言出法随是极其高深奥妙的手段,一旦悟得此法,便是一法通万法通。凡怕是尚未曾研习更加晦涩高深的流门诸子百家典学,这西方佛宗的大悲咒他也只是融会贯通而已。这一战,如若凡没有其他的一些手段,怕是败局已定!”

    “难道就没有什么方法逆转战局么?”月相期有些替苏凡感到可惜,他看了看君泽玉道。

    “登台论道,全凭自愿。没有人可以帮到他,能够帮他的人,也只有他自己。”君泽玉摇了摇头。

    闻言苏凡即将败下阵来,身后以及周围书院诸生一阵叹息。

    论道宴会第一战的结果对于书院来至关重要,完全影响着菩提书院对垒天东八百宗的诸生士气。

    如果首战不能告捷的话,菩提书院作为论道宴会的主场,恐怕会让人贻笑大方。

    洛长风还在关注着论道台上。

    他看着周身三清之气再度凝聚的苏凡。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苏凡的这一战,不该在此画下句点。

    因为他觉得苏凡还没有努力过。

    没有努力没有争取过的结局,一定不是最正确的结局。

    苏凡开始争取了。

    他不轻言放弃。

    被分云剑所破的流影再度在其身前凝聚而成。

    三千菩提树下,许多人为苏凡的倔强与坚持爆发起了不少赞叹之声。

    苏凡握着面杖的手更加紧了些。

    他看着对面的陆人杰道:“言出法随,再来!”

    陆人杰摇了摇头道:“你已经输了!”

    苏凡道:“我没有输。”

    陆人杰道:“我破了你的言出法随。”

    苏凡道:“那又如何?我还站在这里啊?”

    陆人杰道:“有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便会有无数次。你如此坚持,已然没有意义。”

    苏凡沉默了片刻。

    心想言出法随已经被破,就算是再度凝聚流影,也逃不了相同的命运,这么坚持难道真的没有意义吗?

    很快地,苏凡摇了摇头。

    他还没有输。

    他确实没有输。

    流影被破,可他还完好无损的站在论道台上。论道宴会之上,从没过破了对手的一招便可以取胜。

    若是规矩如此,早在开始交手的时候,他便是已经胜了!

    苏凡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继续运转三清之气,他身前的流影越发的凝实,比起第一次所凝聚的流影还要凝实。

    他还想试一试。

    因为除了大悲咒之外,他还研读了不少佛宗禅语。

    流字门中道罗列诸子百家,他最喜欢佛家学。

    “如是所闻,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苏凡的声音再度缥缈起来。

    余音缭绕在这三千菩提树下,经久不绝。

    言出法随。

    苏凡身前所凝聚的流影竟然开始幻化出分身,接连六道流影分身。

    席间一片寂静,看着那六道流影分身,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苏凡下一句的佛经。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苏凡没有再口诵佛经,也没有诵读任何诸子百家的学。

    他直接闭上了口。

    然后身体却是惊人的动了。

    他手中的面杖开始变长,变成了足足与他齐高的一根棍子。

    苏凡握着那长棍,朝着陆人杰急奔而来。

    与此同时,他身前凝聚的六道流影分身,竟然也是重复着苏凡真身的动作,成围绕之势向着陆人杰合拢。

    陆人杰慌乱了。

    菩提树下所有地玄新榜之中的翘楚们都慌乱了。菩提书院诸生代表包括洛长风都是在此刻眼前一亮。

    人们以为苏凡乃是流字门徒,便只修行佛宗经文的言出法随,可却忘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地玄榜之中有许多的年轻子弟都不仅仅只修六字门中纯粹的一门。

    因为地玄榜评论的标准从来都不是依照某人对六字门道的理论理解,而是根据那些入榜中人的实战能力而定。

    所以六字门道兼修两门亦或是三门,在地玄新榜越靠前的位置,这种现象就越明显。

    苏凡的排名并不高。

    他在三十名开外,可他除了流字门道之外,却也兼修了另一门的本领。

    行门棍!

    行字门棍!

    苏凡手中的面杖从来都不是用来擀面的。

    用来擀面的棍子早已经被他扔了,他手里的那根面杖,是一根棍子。

    那是他的兵器。

    苏凡连同六道流影挥舞着长棍,瞬间在陆人杰身体周围结成了一片棍林。

    论道台上寒风阵阵。

    洛长风见过苏凡所施展的棍法。

    他诧异地看了看阎玺一眼。

    阎玺露出了一抹满意地笑容,转过头来看着洛长风问道:“凡师弟的这套棍法,与我相比如何?”

    洛长风笑了。

    笑而不语。

    身边江满楼等人看到洛长风的笑容,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凡加油。”江满楼高喊着。

    ……

    论道台上,陆人杰毫不犹豫地再度施展出分云七剑。

    这七剑依旧很快。

    七道剑光将夜色切开,分别斩落在苏凡与其六道流影之上,瞬间惊起惊落。

    待剑光流逝,论道台之上苏凡与其六道流影已然不复存在。

    陆人杰神色之中终于流露出一抹嘲讽。

    他正要些什么,却忽然看到苏凡的身影不知何时又出现在眼前。

    他觉得苏凡的站姿很熟悉。

    就好像由始至终,苏凡都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一样。

    陆人杰惶恐,难道自己眼花了?还是,之前所有的都是幻觉?

    ……

    这一幕也顿时惊呆了席位之上的众人们。

    所有人明明看到苏凡流影分出了分身,然后随着本体提着棍子急奔上前,却为何在那七道剑光斩出之后,苏凡还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是言出法随。”洛长风忽然明白了过来。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君泽玉接着道。

    “难道,方才那流影与分身都是不存在的虚幻之象?”江满楼也是深吸了一口气。

    ……

    苏凡还站在原地。

    手中还握着面杖。

    他再度宣声朗道:“如是所闻,凡所观相,皆是法象。”

    言出法随!

    六道诡异的流影再度出现在论道台上。

    只见那六道流影赫然间金光大作,然后膨胀而起,变幻成六尊手持罗汉棍的法象。

    那六法象挥舞着罗汉棍纷纷砸落而来。

    法象神威。

    在罗汉棍纷纷击落之际,论道台在这一刻猛然颤动。

    陆人杰的身体被赫然震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