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五章 有龙游于刀剑林间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htnokiac,gti37,还有宗师大大三位书友的月票。)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这里的蔽月自然不是洛神赋里的蔽月。

    这里的蔽月,是游龙枪里的蔽月。蔽月很简单,就是遮蔽月色,遮蔽夜空的意思。

    洛长风只是口中默念了这两个字眼,然后三千菩提树直指的夜空便是忽然间黯淡了下来。

    确切的,夜空还是那片夜空,繁星依旧挂满了苍穹,暗淡的不是月色,而是有乌云笼罩在了论道台上空。

    乌云来自游龙。

    洛长风手中其貌不扬的游龙长枪竟然吞吐出阵阵的乌云,乌云阵阵滚滚而来,几乎在瞬间便是遮蔽了整座论道台的夜空。

    三千菩提子的光芒始终不敌这游龙所吞吐而出滚滚的乌云,整个论道台骤然变得漆黑无比。

    论道台仿佛与世隔绝了起来,视线所及之处是无尽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论道台上贪狼的分云剑顿时失去了目标。

    他眼前除了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他用神识感知,却察觉不到洛长风的存在。

    别灵力波动寒风流动,甚至是连洛长风气息都彻底消失在这片黑夜之中。

    他觉得自己恍惚间置身在无界的黑夜里,找不到方向,甚至连自己都在刹那间迷失。

    他内心里开始产生恐惧。

    不是他实力不济,不是他觑了对手,更加不是他状态不佳……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哪怕他投入十二分的精力专注也无济于事。

    因为他根本找不到对手在哪里。

    他更加不知道对手何时会突袭自己。

    也就是,他随时随地都有战败的可能!

    只有一点,除非他能够破开这夜色,除非他可以让月光与星光重新照亮这论道台!

    ……

    三千菩提树下,周围席位上所有的观战者们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论道台。

    从洛长风遥举着寒枪直指夜空,论道台骤然被滚滚的乌云遮挡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焦急了起来。

    因为他们再也看不到论道台上发生的战况。

    一切的一切都被乌云遮掩。

    庄院长仍旧一副温和的样子。

    皇甫毅觉得洛长风的手段有些新奇。

    菩提书院诸生极为骄傲的鄙视着正对面的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们。

    雪儿有些担忧。

    燕南飞一如既往的冷漠。

    白楼神将的眉头越皱越紧,因为百里长风就是洛家漏网之鱼洛长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天香星与天墨星看着漆黑一片的论道台若有所思。因为眼前之景像极了三年前他们联手对付枪皇洛翎的那一刻,那时候洛翎也施展过类似遮云蔽月的枪术。

    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倒是没有显得太过于担心。他们似乎对于贪狼的实力很有自信。

    他们只是厌恶菩提书院诸生递过来的那些鄙视与嘲讽。

    独孤万千愤然。

    伍二话不便要起身与菩提书院里那神情最令人讨厌的江满楼打一场,泄泄愤。

    好在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里有理智的家伙,不然洛长风与贪狼的交手还没有宣告结束,这场外便又开启了外围战呢。

    ……

    论道台上黑暗里的贪狼下定了决心要破开这滚滚乌云。

    虽然这样会提前暴露自己真正最擅长的手段,但好在这场对阵只有三招。

    分云剑陷入盲区已经让他浪费了一次绝佳的机会,而在第三招再击败对手似乎也并不是什么碾压性的胜利。

    只有这第二招,在第二招解决洛长风才是对自己以及对八百宗最好的交待。

    因为他决不允许自己处于这种被动却只能束手无策的状况之中。

    剑林里的贪狼再度紧握了手中剑。

    只是这一次他手中剑的走势变得很奇怪,完全不像是用剑的人该有的招数。

    在他第一招施展分云剑时,每一剑都是剑走偏锋凌厉而诡异,分毫没有遮掩的意思。可是这第二招剑式运剑之法大有不同,走势也是从偏锋变成正轨。

    这一剑简单而直接,刚猛而霸道。

    这一剑给洛长风的感觉与其是剑法,不如更像一种刀法。

    这其实就是一种刀法,用剑使出的刀法。

    贪狼兼修行字门与易字门,最擅长的却不是这二者之一。

    只有天东八百宗诸人才知道贪狼最擅长的是刀法。

    他名贪狼,他有一把与普通长剑无异的刀。

    那刀一直以来都被他当做剑来用,被他当做分云剑来用。

    那刀名为破军,现在就在他的手中。

    是的!他手中的不是分云剑,而是破军刀!一直以来都是一把刀!一把双刃刀!

    贪狼毫不避讳地使出了他最擅长的刀,刀曰破军,力破千军。

    这一刀以冲锋之势斩开了论道台上千军万马般滚滚的乌云。

    拨开云雾见青天!

    这一剑拨开了乌云,显出的不是青天,是繁星点缀的黑夜。

    伴随着黑夜星空重新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之中的,还有一道光!

    那光不是贪狼的刀光。

    那光来自于洛长风手中的游龙。

    原来在贪狼用手中破军一刀破开乌云遮幕之后,洛长风便早已是察觉,所以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滞。贪狼使出第二招的时候,他的攻势也紧随而至。

    游龙枪的第二式名为惊虹!

    惊虹是一道光,是一道擎天之光!

    那光自游龙寒枪枪头照射而出耀眼无比。

    几乎是在一瞬间的时间,周遭所有的黑暗都被那道惊虹之光驱逐吞没,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那道光下。那光很强盛,又很冰冷,像是从一望无边的冰川里所折射而出的光线一样令人无法直视。

    论道台周围所有人在经历过无边际的黑夜之后转瞬间又迎来无穷尽的光明。

    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都是死寂一般冰冷的。

    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他们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

    身为当局者的贪狼也遭遇到了相同的处境。

    他与洛长风总共交手了两招。

    分云剑在其身体周围留下了一片剑林。破军刀在剑林之中留下了无数道凌厉的刀意。

    他身处在这充斥着刀意的剑林之中一步未曾靠近,却是在两招之间遇到了相同的尴尬处境。

    他就像一个盲人,黑夜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在这道惊虹之芒下同样看不到任何东西。

    最可恶的不是不能视物,而是连神识也观察不到洛长风任何的动向。

    他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贪狼已然愤怒。

    他要终结这无聊的对决。

    惊虹直入的夜空九霄之中有一颗名为破军的夜星,在距离破军星不远处还有一颗名为贪狼的夜星。此时此刻有一道光线从贪狼星射出,将贪狼与破军二星连在了一起。

    然后星空下论道台上的贪狼手中的刀也重复了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动作,他斩了最后一刀。

    这最后一刀是一道星光!一道横亘在贪狼与破军两颗星辰之间的星光!

    这最后一刀汇聚了贪狼行字门与易字门道的修为。

    结合着他修行易字门所领悟的星辰之力终于斩出这最强的一刀。

    他毫无保留。

    那道星光势不可挡地赫然斩断了擎天的惊虹。

    洛长风内脏剧震,一个踉跄,吐出鲜血。

    四野里冰冷的银光骤然消散,三千菩提树下所有席位上的视线纷纷迫切的聚集了过来。

    他们刹那间看到几乎站不住身影的洛长风。

    他们刹那间也看到了洛长风手中样貌普通的长枪骤然泛起了冰蓝色的光芒。

    然后有一道冰蓝色的气流从长枪之内悄然流溢而出,游窜于贪狼周身设防的刀剑林中。

    那道气流很虚无。

    论道台周围即使是庄院长这样修为的大人物竟也没有看到那冰蓝色气流到底是何物。

    所有人能够看到的,是那道存在感极为虚弱的冰蓝色气流穿游于刀剑林中,将整个刀剑林圈在了冰蓝色气流之中。

    没有任何惊人的声势,没有人何惊人的波动……然后剑林之中所有的刀意溃散了,所有的剑影粉碎了……待到那阵冰蓝色气流重新回归到寒枪之中后,贪狼已经拄着破军给跪了!

    血流顺着那把双刃剑缓缓地流淌在了论道台上!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欢迎前来订阅支持。书友群:303859996)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