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一百零六章 诸公皆是不良人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凭你这前无功德绩后无智慧术的后世晚辈竟能配带神兵墨攻于身,看来江家老爷子宠溺晚辈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天墨星看着江满楼手中那道剑光千机变换终为扇,目露一丝感慨。

    神兵墨攻出自江家上任家主,天墨星口中所谓宠溺年轻晚辈无可救药的江家老爷子之手。

    此乃天下皆知。

    墨攻出炉时,更曾引得天下英豪纷纷观礼。

    据传,神兵墨攻特殊之处在于千机二字。

    它可为刀剑棍棒锁链柔鞭,可为阔斧长矛金弓厚盾。

    它有近百种形态,可为攻为守,神兵榜中若论机巧变化无有出其右者。

    墨攻出炉后,便经由天机老人初试威力峥嵘,后被列为神兵榜四十九位次。

    其时墨攻无主,所以在神兵榜之中排名不能是准确无误。毕竟任何一把神兵之威,都是需要真正的缘主方可彻底发挥。

    世间早有传言,神兵墨攻若觅得灵窍境之上的强者为主,所发挥的威力与变化绝不会仅限于神兵榜四十九位次!

    桃花林里李星云等人也曾有耳闻,只是讶异稍许,更从未想到神兵墨攻会在江满楼手中。

    “出来你或许不相信!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墨攻最初的设计理念其实就是用来哄逗孩童的玩物!”江满楼无意间又透露了家底。

    “老爷子早已不问家族琐事,所谓儿孙绕膝安享天年白了就是闲得慌。直到江家历史上天赋最为卓越的长孙降临人间,老爷子亲手设计机关图纸成功炼出墨攻,赠与本少爷作见面之礼。”江满楼打开扇子,颇为得意。

    有关墨攻的故事天下曾有流传,然众纷纭争论不一。总之今日不论如何,江满楼倒也是为墨攻由来了个真实理据。

    寻常时候包括李星云在内的大伙儿一听江满楼滔滔不绝地起江家那些家长,本能的抗拒以及鄙夷。

    今日众人却出奇的平静。

    更似乎意犹未尽,期待着江满楼将他精彩的人生故事给这两位经天星前辈娓娓道来。

    其中用意无需多言。

    洛长风虽眼已盲耳却不聋。

    他听得到也听得懂。

    鼎鼎大名的经天十二星自然也听得懂。他们不了解也从无兴趣了解所谓天下第一世家纨绔子弟的日常生活。

    他们执掌天东八百宗权震一方。

    江满楼这些心思岂能瞒得过这二人的眼睛。

    “缓兵之计有时也需要分清对象。似这般时候,你觉得本座有闲情逸致听你聊家常么?”

    江满楼双手负于身后:“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嘛。”

    “只要二位前辈愿意聆听,我江满楼倒是很乐意分享童年趣事!”

    “你的同伴有句话得极对。”天香星忽然开口。

    “有些意外!他们的话向来不怎么中听。”江满楼撇了撇嘴。

    “你的话,真多!”

    相对于话痨江满楼来,天香星的话素来极少。

    先前不慎轻敌,竟被墨攻削断了青丝,而手持神兵墨攻的竟是后学之辈!天香星名传天下却栽在了不学无术的辈手中,日后若传了出去岂不让世人贻笑。

    天香星绝不愿看到这种隐患。

    更何况当下之急是先取得或带走洛长风与社稷山河图,之后马不停蹄地赶回天东与前来接应的十二星汇合方为重中之重。

    多耽搁一息,便有许多未知变数。

    天香星极为清楚这一点,所以便以雷霆手段一掌拍向江满楼。

    那一掌落在墨攻变作挡身的盾墙之上,神兵墨攻倒是无恙,可江满楼飞出了十数丈远,口中鲜血不知渐了多少株桃花。

    对于妙道境界的修行者来,灵窍境强者的怒气是一种天灾。

    无论天才也好庸才也罢,哪怕手中所持不是神兵墨攻而是传中神兵榜第一的天九刃,也注定改写不了结局,就像是突发的暴雨湮没田地一样,农夫再如何怨天也无济于事。

    江满楼的下场有些凄惨。

    李星云等人自然也没有闲情逸致嘲笑,因为在他们面前,灵窍境界强者的怒气显然已经波及自身。

    李星云双手结印,一道刚猛的掌劲从胸口传来,李星云飞了出去。

    苏凡的手里是一根面杖,一掌到来,面杖断裂,苏凡飞了出去。

    重阳的实力要在江满楼等人之上,他浑身雷电激闪,他只朝着那道诡异的残影迈出了半步,便随着苏凡飞了出去。

    然后是南希寒,沈天心,月氏兄弟……

    十子同袍,所有人都飞了出去。

    血溅飞花映着林间光束,看起来是那么的凄美。

    可惜洛长风看不到这般凄美。

    他听到桃花林里有人咳嗽,有许多人在咳嗽。

    一声咳便是一片血。

    洛长风虽看不到众手足同袍的遭遇,却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倒了下来。

    天香星目光冷漠地扫了扫这些趴在残花中的蝼蚁,他只需要再走二十步的距离便能走到洛长风的身前。

    可有一只蝼蚁爬了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江满楼顽强地撑着身子,一身锦袍上不知染了多少血,可他没有在意,他用袖角抹了抹嘴角,擦干嘴角酒渍一样,终于又再站了起来。

    李星云掌心咳出了许多血,他搀扶着江满楼站了起来。

    掌心的血迹在江满楼的肩上留下了些许指痕。

    江满楼转过头看了看肩上血色指痕,想起新生入学刚进入两难山时似曾相识的一副画面,竟是咧开嘴笑了起来。

    苏凡双手拄着断作两截的面杖,稳住了有些东倒西晃的身体站在了李星云身旁。

    南希寒与月氏兄弟彼此借力,站在了苏凡身旁。

    重阳紧挨着南希寒站了起来。

    沈天心紧挨着重阳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他们站在洛长风与经天星之间。

    他们还在咳血。

    他们将用血肉之躯铸成一座人墙,捍卫星空下的誓言。

    “咳……我不管这桃花林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总之只要我们还活着,就不许你们带走这里的任何一人!就算是经天十二星尽出星川,也绝不允许!”江满楼晃动着身子,看起来很是疲惫地道。

    “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林中突然传来君泽玉的声音。

    雪儿看到君泽玉从林间现身。

    江满楼等人极为诧异地望去。

    洛长风也是动了动耳朵。

    “星空誓那夜,你明明掌握了我们所有人的信息后才组建了十子同袍。那么我想知道,出身第一世家的长公子,究竟知不知道你身旁并肩的手足同袍,到底是些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