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一百一十章 一碗相思心头血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忘情川外紫竹林前,江满楼等人这一等便是三日三夜。

    天越发的冷了!

    大燕帝国的寒流似乎要在这寒冬告别前做最后一番的挣扎,将这末冬的尾巴拖到了冰冷的极致。

    终于在这第四日的时候,大雪又落。

    真正鹅毛般的大雪席卷着整个天下,无论是最接近寒流的天东,还是中州,亦或是天南之地,都开始飘起了雪。

    天地之间银装素裹一片银白。

    所有的一切都被掩埋在这厚厚的大雪之中。

    菩提书院里紫竹林前的江满楼等人,本就是负着伤的身子在这大雪寒冬之中终于熬不住,不得不被庄院长勒令一众青衣教习将其带回内院好生休养疗伤。

    对于庄院长来,无论江满楼等人来自哪里,是否带着求学的真诚之心,还是本就别有用心……只要他们还在菩提书院一日,便一日就是书院学生,便一日就是徒子徒孙。

    自菩提老祖建书院开学创办六字门道修行数千年,千年里书院诸生来自天下八方不问出处,这是书院奉行无数年的立足之本。

    换句话,书院诸生源于天下,自当归于天下,这无可争议。

    这也就是无相道宗为何没有在桃花林之中亲手杀了君泽玉的缘故。

    如果当时擅入桃花林的人不是书院新生君泽玉,而是早已在几日前从书院退学的燕南飞,则恐怕就不会如此走运从道宗眼下捡回一条命了。

    当然了,事实就是事实,君泽玉不可能变成燕南飞,燕南飞的下场也不会注定在这所谓的如果之中书写。

    起燕南飞,其实在桃花林里那一日,燕南飞也是早早地下了菩提山。

    与君泽玉运筹帷幄的自信不同,或许燕南飞更加的谨慎,又或许是他胆怕死,担心所谋之事失败而令书院震怒,早在安排白楼神将从洛长风身上夺取天图的计划之后,便是带着其十子同袍与麟儿等人,马不停蹄地奔往大燕。

    他这是在逃命。

    虽然已经向其父燕白楼传回了社稷山河图的消息,虽然燕白楼已经增派强者赶来支援接应,可他还是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

    然而在他尚未赶回大燕的路途之中,便是听到了暗中留在菩提城中的探子来报,白楼神将失败了,而且魂归九天。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燕南飞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形之中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祸。

    擅自做主的行为不仅仅没有夺到天图,竟还平白无故地搭上了白楼神将的性命,折损了大燕帝国一员灵窍境界的虎将。对于目前处于寒冬季节的大燕帝国来无异于是自断一臂的损失!

    燕南飞痛定思痛之后,还是凛然返回了大燕帝国直面自己的过失。

    可事情远不如他所料想的那般。

    ……

    “你就这么回来了?”

    诺大而冷清的宫殿里,没有文武朝臣,没有侍女太监。

    那宫殿的巨门掩上了大半,仅仅露着一条巴掌宽的门缝,风雪就是从这门缝之中渗透而入宫殿中,然后刺入宫殿里那跪伏着的皇子燕南飞的臣袍里。

    宫殿之门门缝后,透射而进一道笔直的斜光,斜光里映出一道影子。

    那是一道身形高大而威猛的影子。

    那影子自带着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与尊贵,压迫地让人抬不起头来。

    燕南飞在这道影子前,便是低着头的。

    “孩儿知罪!不该擅作主张打草惊蛇,更加不该让秦将军埋骨他乡……请父皇责罚!”燕南飞道。

    燕白楼的眼睛透过殿门缝隙,看着外面银白世界里飘落而进的雪花:“确实该有惩戒一番了!只是你至今仍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太令为父失望!”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将头压得很低的燕南飞微微皱了皱眉,他忽然想起了尚在菩提书院的雪儿,心中悔恨之极,不该大意将雪儿一人留在了菩提书院。

    “雪儿她……”

    燕南飞心下以为,雪儿乃是庄院长亲传入门弟子,依菩提书院数千年不变的传承规矩来,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处境。可他正欲解释,却被燕白楼打断了话。

    “为父希望你记住一句话!”燕白楼带着一种警告的语气。

    “孩儿必当谨记!”燕南飞第一次察觉到父皇真的动怒了。

    “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日后你接任了帝国帝位,都不要忘记雪儿她是你妹妹!未来的大燕帝国,你可以没有一位手足亲王镇守江山,但决不可无雪儿这个妹妹……你要记住,她是未来要嫁入帝王盟的人!”

    燕南飞连忙爬到了燕白楼的脚下。

    然后重重地磕了磕头。

    燕白楼看着身前的皇儿叹息道:“自明日起,禁闭幽宫,两年内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踏出幽宫半步!好好反省反省吧……”

    燕南飞惶恐地抬起了头,迎着光线只看到了燕白楼的影子,而燕白楼已经走出了殿门。

    燕南飞的眼中寒光闪烁!

    ……

    洛长风昏死不醒的第十日!

    菩提书院里几位大人物尝试了能够尝试的各种方法,对着六字门道无数典籍查阅了十数遍,始终找不到治疗洛长风伤势之法。

    一天天过去,三十六瓣莲花圣辉对洛长风的身体非但没有任何修复,而且供养也是越来越少。

    洛长风的状态已经无法经得起这般供养了。

    洛长风的伤势,真的到了走投无路,回天乏力的地步!

    然而却在这个时候,与所有六字门道师一起思索疗伤对策的庄院长,却突然听到一声传报。

    有位青衣教习冲了进来,双手捧着一卷竹简恭敬地递了出去:“院长大人,山门有人求见!”

    庄院长伸手接过了那卷竹简,粗略的看了一眼:“人在何处?”

    那位青衣教习抬起了头道:“丢下这卷竹简便是走了!”

    庄院长神色更加的疑惑了。

    他捋了捋胡须。

    重新打开了竹简。

    只见上面写道:“一碗相思心头血,五七莲药铸身汤,起死还需神归位,回生静待续魂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