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章 稳内忧而逢外患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天东八百宗,wjoso书友的月票。)

    “千里加急战报!星云州举兵十万犯我边境,出阳关守将孟子义请求帝国增兵,支援守关!”

    一道清亮而有力的声音回荡在金殿之上经久不绝,一道身着蓝袍铁甲体型魁梧的身影紧接着进入了朝堂之上满朝文武群臣的视线之中。

    大燕帝国朝堂之上,文武群臣无数道目光都在望着那金殿之门处出现的蓝袍将的身影。

    那是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钦点的护国大将军的身影。

    大将军披甲入朝,腰里别着蓝羽头盔,腰间挂着长长的佩剑,那般气势与眼神宛如挂帅出征。

    他径直走到朝堂之中,走到两位内阁老臣的面前,然后行军中之礼:“出阳关告急,请二位阁老速速定夺!”

    护国大将军的声音犹如敲响在金銮殿之上的警钟,这警钟长鸣让金殿朝堂之上群臣哗然。

    自燕白楼被无相道宗所伤之后,数月以来,大燕帝国可谓经历了及其严重的内忧。若不是

    宇文阀与燕翎卫一直在暗中维持着都城的稳定,恐怕大燕帝国的都城早在春暖花开的东风里已然一步一步地走向没落的深渊了。

    如今倒好!帝国疆土之内忧初见稳定,外患却紧接着烦扰而至。

    在这大燕帝国尊皇负伤,神将陨落的风雨飘摇之际,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手在拨弄着云月,不愿让大燕帝国有半点儿的喘息之机似的。

    眼下星云州举兵十万犯境!

    那出阳关虽然远在帝国千里之外,可绝对是星云州打开帝国大门的重要关口。

    一旦出阳关被攻破,大燕帝国辽阔的疆土就好似被从此处决堤,决堤之后,星云州便可屯兵百万如洪流,到那时大燕帝国就真正的暴露在敌国眼中了。

    帝国危矣!

    两位内阁阁老深深叹了口气。

    值此关头,放眼整个大燕帝国能够领兵出征支援出阳关守将孟子义的人,其实屈指可数。而这位披甲入朝的大燕帝国护国大将军虽可引兵出征增援出阳关,但绝对是帝国真正束手无策毫无退路时的最后抉择。

    满朝群臣皆知,在大燕帝国没有白楼神将镇守的情况下,一旦这位护国大将军率军离开了都城,那整个白楼门怕是都会面临着灾劫。

    真相真就如此残酷!

    虽宇文阀与燕翎卫是帝国之矛,可神秘的卫队始终不是能够穿行于千军万马之中斩敌于马下的军队的性质。燕翎卫可以很好很完善的完成帝国所交给他的任何任务,拔出任何一根插在大燕帝国心脏处的毒钉,但却上不了战场。

    始终上不了战场!

    这是燕翎卫建立时,编制编排之中的短处!

    ……

    朝堂上下群臣皆乱。

    越来越多的议论声响起,越来越多各持己念的声音响起。

    那两位被燕白楼钦点任命辅佐燕北川处理朝堂大事的内阁老臣,也是愁眉不展。

    大燕无战将!

    一时间这简短而却有力的五个字眼回荡在那两名内阁老臣的脑海中,如同夏日的阴云挥之不去!

    “长皇子殿下在何处?”

    开口话的这名内阁老臣,乃是大燕帝国如今朝堂之上文武百官之中仅剩唯一的一位三朝元老,复姓司马,名文渊。

    司马文渊曾是大燕帝国太子太傅,也就是大燕帝国现任尊皇燕白楼的启蒙老师。

    只是可惜的是,这位内阁老臣虽学富五车,但却并不懂修行。

    白了,司马文渊只是一名比寻常普通百姓读的书多了那么一些的老先生而已。

    若非要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别的私塾先生学堂开在荒远城镇,他的私塾开在了宫城。

    仅此而已!

    否则以司马文渊今时今日在朝野之上所受的敬仰与威望,绝对不仅仅只是辅政文臣这么简单。

    司马文渊的眼睛盯着那几位侍奉皇长子燕北川的宫女太监。

    宫女太监们哪敢与这位三朝元老脾气并不怎么好的太傅大人对视,惊吓地连忙跪了下来。

    其中一名领班太监颤抖着声音慌乱地道:“太傅息怒!长皇子他,长皇子他……不在宫中。”

    领班太监私下里瞟了身旁的宫女一眼。

    终于还是不敢有所隐瞒。

    “不在宫中?那应该在何处?又该在何处?”司马文渊吹胡子瞪眼。

    “在……在……东胜州!”

    “东胜州?长皇子去东胜州所为何事?”

    “人不知!只听长皇子要寻找一颗珠子。”

    “混账东西!”内阁老臣司马文渊大发雷霆。

    那一地的宫女与太监瑟瑟颤抖。

    “如果今日老夫不问,你是否便打算就此将长皇子的行踪隐瞒下去?”

    “、人不敢……”领班太监连忙求饶。

    “你不敢?我看你的胆子倒是大的很呢。”

    司马文渊挥了挥手:“杖责一百,逐出宫去!”

    一队负责宫城防卫的禁军便冲进金殿,将那一行太监与宫女尽数带走。

    内阁老臣司马文渊震怒,金殿之上的插曲告幕。

    朝堂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护国大将军还在等待着帝国抉择。

    而就在这时,金殿之上又有一道人影闯入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那是守卫宫廷的一名禁军大统领。

    那名禁军统领的手中捧着一封书信,神色有些慌张还有些焦急。

    按照大燕律例,非朝堂召唤,禁军统领不能够入朝堂议事,若是换做平常,此禁军统领擅闯朝堂的行为已经足够犯下杀头之罪。

    可那名闯入金殿的统领除了慌张的神色之外,似乎并没有担忧自己会否因为不当之举被两位阁老判处重罪。

    因为眼下他手中还有比起自己性命更为重要的一件事需要禀报。

    就是那封信。

    他双手恭敬地捧着那封不知从何处寄来的书信,向着两位内阁辅佐老臣呈交了上去。

    然后他便是低着头纹丝不动的跪在那里。

    像是在等待着惩处!

    朝堂之上文武群臣看着老太傅司马文渊越来越凝重的神情,于是四下里,再也没有任何争论之声。

    司马文渊将手中书信浏览一遍后,递给了身旁的那位阁老大臣,然后揉了揉额头。

    朝臣屏息凝神。

    护国大将军目不转睛地看着司马文渊。

    那位禁军统领附耳欲恭听。

    久久的沉默之后,司马文渊终于看了看满朝同僚,叹了叹气道:“完颜家族传信,长皇子已经落入东胜州之手!要我帝国在十日之内用七座城池交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