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二章 暴雨之中的落地人头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空悟悟空的月票。)

    今日是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以少胜多大破星云州十万敌军并连下三城凯旋而归的日子。

    在这燥闷的残夏,风雨飘摇已久的大燕帝都出现了数十年都难得一见万人空巷的盛况场景。

    这盛况场景叫做举国欢腾!

    今日的大燕帝都就是举国欢腾!

    自白楼城门处起,无数的百姓与平民沿着主干道两旁排成了望不到尽头的长龙。人们肩靠着肩,手牵着手,带着崇高无上的敬意与期待,顶着随时都有可能电闪雷鸣暴雨倾泻的闷热天气夹道而相迎。

    他们在恭迎着大燕帝国九皇子,恭迎着保国为疆御敌千里的英雄。

    那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独一无二的英雄!

    ……

    今日是大燕帝国少年英雄燕南飞凯旋而归的日子!这是整个帝都众所周知的日子!

    今日同样也是大燕帝国皇长子燕北川抵达白楼门的日子!这是整个帝都无人知晓的日子!

    ……

    大燕帝都有南北东西四门。

    四门分别对应着帝国宫城正阳,南玄,北武,长乐四门。

    许多年来,无论是帝国百姓子民口中常的白楼门,还是天下八方势力习惯性称呼的白楼门,其实都是默指帝都正东面直通正阳宫门的白楼东门。

    燕南飞凯旋而归走的便是这白楼东门。

    白楼城门处有位年方二八的帝都少女于无数焦急与盼望的神色之中忽然大声尖叫了声,然后她紧张地遥指着白楼门外,激动地半晌没有出话来。

    白楼城门处,许多人都听到了这少女的一声惊讶。

    于是他们的视线开始随着少女所指的方向隔着层层的人海极目望去。

    他们看到一阵十余人的黑骑队伍,犹如黑色闪电一般快马扬鞭,急奔而来。

    有人开始惊叫!

    有许多人开始惊叫!

    无论是否看到燕南飞归来的飞骑身影,总之听到这层层波浪层层高惊叫之声的帝都百姓们,都开始疯狂的惊叫!

    无数人为之惊叫!

    顿时间,帝都在此刻升华!

    潮水一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连绵而不绝,一直延伸到这条街道看不到的尽头,一直延伸到那尽头的正阳宫门前。

    燕南飞所率领的十子同袍与南飞客座一行飞骑,便是在这夹道的欢呼之中一路扬尘,奔往那街道尽头正阳宫门前。

    真是好不热闹!

    今日的白楼门真是好不热闹!

    热闹地以至于率领着霍无敌与其麾下铁骑自东胜州归来的皇长子燕北川,策马抵达宫城西门长乐门前之时,都能够感受到这热闹之下隐藏的酷热。

    这种酷热绝不是闷燥天气所带来的酷热。

    因为此时此刻的大燕帝国都城里,有着不明所以甚至是堪称诡异的凉风袭过。

    诡异的凉风掠起了地面上的沙土尘埃,将眼前长乐宫门之上所挂的白色灯笼吹掠的左右摇晃。

    燕北川胯下骏马受惊而嘶鸣。

    长乐宫门前透露着一抹森冷的荒凉!

    这种荒凉,让燕北川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这绝不是一种错觉!

    因为在长乐宫门之后的正对面,驻马正阳门的燕南飞也有同样的感觉!

    天空里响起一声霹雳惊雷。

    然后黑风驱赶着乌云将整个大燕帝国都城笼罩。

    黑云压城!

    这绝不是一种夸张的描述手法。这个词汇用来形容帝国骤变的天气与此时此刻帝都的情形,是一种无瑕。

    惊雷带来了黑风,黑风带来了乌云,于是乌云带来了暴雨。

    暴雨骤下!

    燕南飞要入朝面群臣,正阳宫门缓缓打开。

    燕北川要入朝面群臣,于是长乐宫门也缓缓打开。

    哒哒的马蹄声在这暴雨之中别有一番韵律,马踏碎了打在青石板地面上的雨珠,燕南飞带领着十子同袍与南飞客座,缓缓驶入。

    ……

    大燕帝国宫城东西两面,正阳门与长乐门里,两队人马缓缓驶入。

    透过密集的雨幕,燕南飞隐约看到正对面有队铁骑迎面而来。

    透过密集的雨幕,燕北川也隐约看到燕南飞的队伍,轻踏着马蹄缓缓驶来。

    正阳门与长乐门之间,是一条笔直的青石干道。

    南玄与北武门之间,也是一条青石铺陈的干道。

    这两条纵横干道有个交接点。

    燕南飞与燕北川的两队铁骑,便在这交接点碰面。

    大雨倾盆。

    黑风袭掠。

    黑云压城。

    那明明是要入宫见群臣的双方铁骑,此时此刻竟都没有改变方向入南玄门的意思。

    燕南飞骑在战马之上,那双眼睛冷静地看着对面雨幕之后的那张脸。

    燕北川同样骑在战马之上,他的视线率先扫过燕南飞身后的众人,在燕南飞十子同袍等人身上稍作停留之后,便又再回到了燕南飞的脸上。

    两人隔着重重的雨幕对视着。

    周围很静。

    除了倾盆大雨之声外,静的没有一点儿杂声。

    他们像是在听雨!听倾盆大雨!

    可惜他们并不是真的在听雨!

    在整个大燕帝国皇室之中,除了凝雪公主之外,极少有燕姓皇族人有听雨的喜好。

    既然不是在听雨,就没有保持沉默的必要。

    短暂而又漫长的对视之后,燕南飞终于率先开了口:“惊闻长皇兄月前陷入东胜州完颜世家之手,叫弟好不担忧。如今能够看到长皇兄平安归来,弟也彻底安心了。”

    燕北川露出一抹冷漠的笑容,隔着重重雨幕道:“这还要多谢九弟不辞辛劳派遣南飞客座远赴东胜州域出手相救,否则我也不会有机会重回大燕。在这里,兄长要向九弟亲自表达感谢。”

    燕北川脸上挂着笑容。

    那笑容隔着重重雨幕看的不太真切,那笑容看起来模糊得有些阴森。

    燕南飞也笑了笑。

    那是一种无法体会隐藏着什么情感的笑声。

    或许那笑声之中没有任何情感隐藏,那笑声是绝对的冰冷和无情。

    燕北川挥了挥手。

    ……

    燕南飞面带一丝疑惑。

    他看到有一连五道身影被冰冷的长刀押送而出,从燕北川身后铁骑队伍之中押送而出。

    那五人皆是一身黑袍。

    纹绣着南飞客座标识的黑袍。

    那五人被银白的长刀押送至燕南飞胯下战马之前。

    那五人被死死按住,跪倒在地,跪倒在雨水之中。

    燕南飞正要什么,却还没有来得急什么,便只见一刀刀光,一刀极快的银白刀光在暴雨之中划过。

    没有鲜血渐起!

    只有五个人头落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