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十四章 燕北川之死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三笠牛肉的捧场和月票。)

    可放眼东胜州域,谁人有能够潜入菩提书院从庄院长眼下掳走雪儿的本领?

    燕南飞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拥有此修为之人。

    总该不会是雪儿自己自投罗网吧?

    但她又如何知道燕北川落入东胜州域之手?

    燕南飞还是觉得迷惑。

    他沉思了许久。

    ……

    暴雨锁深宫,也锁了深宫里某些人的心头与眉头。

    燕北川自东胜州域归来向燕南飞当面兴师问罪,然后提到了殷六的名字。

    殷六是个很平凡的名字。

    殷六也是个很平凡的人。

    然而当这个名字从大燕帝国皇长子燕北川口中提及之后,这个人就变得不再平凡。

    黑袍里的殷六此时的感觉就像是被无数双炙热与问责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样,即使暴雨锁深宫里根本没有这些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可他还是感觉燥热与烦闷。

    哪怕是这磅礴大雨也无法冲刷他此时此刻浓重的心情!

    他的心情很浓重!

    他无法理解燕师兄长久的沉默是为何意!

    自从在书院内院明镜台时起,十子同袍决意跟随燕师兄并助其成就一番宏图霸业之后,不管是殷六还是谷七,亦或是其余诸位师兄弟,都很少揣测过燕师兄的任何用意!

    任何决定的任何用意!

    包括殷六在内,十子同袍众位师兄弟从不会去怀疑燕师兄的决策。他们彼此之间不是伴君如伴虎,更不是上下属。他们之间是非同寻常的手足同袍,所以不需要也没有必要去揣测燕南飞的任何决策。

    他们只负责执行。

    从来都只是负责执行。

    不问因果,不问缘由!

    并不是他们傻!

    能够在菩提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拥有一席之地的他们,都是同龄之中不可多得的杰出人物。

    之所以这许久以来,他们倾尽全力辅佐燕师兄争夺大燕帝国储君之位而不问因果不问缘由,全是出于一个承诺。

    一个同样在星空之下许下的承诺。

    只是许下此承诺的人,燕南飞并不在此列。

    只是当殷六等同袍手足许下承诺这个时,燕南飞并不知情。

    “六师弟,你怕死么?”

    “当然怕死!不然为何活着?”

    “你知道师兄的话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怎样的意思?”

    “我是,在这时间长河历史中,天下无数的国度里,没有任何一个国度的帝王之位是不沾染鲜血的。”

    “天下……天子之脚下,从来都是埋葬英雄骨的地方。”

    “历史的更迭总会伴随着鲜血与生命。”

    “……”

    “师兄可以的直白些么?”

    “我是,如果将来有一天,燕师兄需要我们的鲜血与生命来奠基至尊之位……”

    “我想,我明白师兄的意思了!”

    “如果有一天,燕师兄的霸业需要用鲜血来奠基,我与我的手足同袍们,将不会犹豫,将奋不顾身!”

    殷六忽然想起与同袍手足们在那个夜晚瞒着燕南飞对着星空许下的那句誓言。

    黑袍里的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抹怎么看都不像是洒脱而故作洒脱的笑容。

    他的眼睛瞥了瞥身前的燕师兄的背影。

    暴雨之中燕师兄的身影,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他不知道燕师兄的沉默代表着怎样的意思。

    他一直都不知道。

    他从来都不会去揣测燕师兄任何举动的意思。

    以前不会,现在也同样不会!因为信任!也因为那句誓言!

    他最后一眼看了看沉默的燕南飞,那眼神之中有一抹浅浅的失望之色。

    ……

    轻轻喝了声马,一身黑袍的殷六从燕南飞身后队列之中走出。

    殷六驾着马,缓缓走了出来,走到了燕北川的面前。

    两匹骏马面抵着面。

    殷六抬起头望着燕北川。

    燕北川微感诧异地看着殷六。

    燕南飞恍惚回过神来望着殷六。

    十子同袍之众都在望着殷六。

    所有人都望向殷六,那个身形矮而机警灵活的少年的背影。

    “我是殷六,信确实是我送到完颜无双的手里。”殷六平静的道。

    在听到这句话时,燕南飞的双眼是带着狠厉之色的。

    燕南飞十子同袍其余师兄弟的双眼里,满是不解。

    燕北川倒是觉得出乎意料。

    他万万想不到,这殷六竟会如此坦白,就像燕南飞承认那五颗落地人头是其下属那般坦白。

    他很喜欢这种坦白。

    “我想知道的是,此信究竟是否是九皇子的亲笔信?差遣你送信的人,到底是不是九皇子本人?”燕北川看着暴雨之中殷六那双暗淡的眼睛道。

    “你想知道答案?”殷六道。

    “很想知道。”燕北川道。

    “可我在这里,并不方便告诉你答案。”殷六道。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聊聊。”燕北川道。

    “比如?”

    “比如,稍稍走开些,事关真相与九弟声誉,想来九弟是不会介意的吧?”

    燕南飞又岂会不介意。

    如果自己这位同袍师弟对燕北川和盘托出,那么他之前一切的心血与努力,都将如暴雨冲刷血痕一样,遍地无痕。

    可他介意又能怎样?

    如果反对,那岂不是证明了内心有鬼?

    别入朝见文武群臣,恐怕都出不了此座宫城便会命丧于霍无敌大将军之手而正法。

    燕南飞只有赌。

    他暗自握了握拳。

    他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殷六与燕北川纷纷下了马。

    二人并肩沿着脚下的青石路向着北武门的方向走去。

    他们并没有走多远。

    约莫在距离两队人马百米处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们背对着所有人。

    所有人只能看到那二人的背影。

    燕南飞屏息凝神。

    身后十子同袍屏息凝神。

    麟儿的手臂之上也浮现出兽鳞。

    霍无敌大将军准备随时出手。

    只要燕北川下了令,他可以顷刻间杀了这位心狠手辣的九皇子。

    昏暗的天空里响起一声惊雷。

    所有人的视线透过暴雨看到燕北川与殷六两人的背影互相靠近,在秘密地着什么。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燕北川的身影忽然颤了颤。

    所有人都看到殷六忽然后退了几步。

    所有人都看到殷六的手中握着一柄剑,一柄寒光凛凛及其锋利的剑。

    那剑之上竟有血迹!

    那剑身之上的血迹,被雨水冲落,滴打在青石板上!

    燕北川的身影开始摇晃,然后倒了下去!

    (ps:真诚的希望喜欢的朋友能来纵横支持正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