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二十章 李星云的告别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送别了同窗的李星云背着沉睡如山还满口胡言乱语的江满楼,沿着山路顶着漫天的繁星狼狈地攀爬着。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妙道上境的修为竟然承受不了江满楼醉酒之后的重量!与江满楼相识一年的他忽然很后悔这次下山的决定!

    他见识过太多种心情与状态之下的江满楼,意气风发也好,疯言疯语也好,却没想到仍是无法看透背上所背的这个醉鬼!

    这号称天下第一世家大少的醉鬼,竟然喜欢咬人!喜欢咬人的头发!

    他背着江满楼在这静谧的夜晚回山。

    在这初秋的夜晚,在这静谧的山间,在这漫天的繁星下,在这凉爽的秋风中,无论在谁看来都本该是一副和谐而有爱的温暖画面,可偏偏背上的这个家伙喜欢咬人!

    江满楼竟然在咬他的头发!

    李星云觉得恶心!

    他忽然很怀念十子同袍在一起的日子!最起码背着醉鬼回山的那人,不会是他!

    ……

    李星云还是比较重情重义的。

    虽然一路之上感觉很恶心,却还是忍住没有在路过那片山崖时,将背上那喜欢在醉酒之后咬人头发的家伙给丢下去奇遇一番。

    他背着江满楼回到了菩提书院。

    时间已是子时,书院里却尚有许多同窗学子不曾入睡。

    他路过外院的流字门,看到在一处花丛簇拥的亭子里聚集了约莫七八道流字门外院学生的身影。

    “师兄们是已经有了打算了么?”

    “彻夜难眠啊!我们几人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休学回乡。”

    “可以理解师兄们的决意。星云州与大燕帝国之战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据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亲自披甲上阵,最近是捷战连连,星云州节节败退,怕是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你是燕南飞?是书院里被称为蔷薇剑的那位内院师兄吗?”

    “确实是他!蔷薇剑燕南飞就是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而且这位休学的燕师兄,将来怕是要接掌大燕帝国尊皇之位呢!”

    “那师兄们回乡,岂不是要和燕师兄对立了?”

    “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书院同窗之情固然可贵,然在家国的面前却仍然无需取舍,轻重已分。”

    “星云州若不存于世!又哪里还会有我们这些书院学生呢。”

    “是啊!大燕帝国之广阔足可与七州域并肩,星云州只是七州域之一,若真的战乱起来,终归还是难以抵挡大燕帝国铁骑的扫荡!”

    “唉!只希望待我等归去前,落秋关不要失守才好!”

    “……”

    李星云背着醉酒的江满楼路过星夜下的亭。那亭子里的对话与惆怅一字不漏的全部进入了耳中。

    他的心情开始有些沉重!就像背着醉酒而不省人事的江满楼一样沉重!

    落秋关是他的家乡!

    他是星云州人氏!他来自落秋关里一个无名的村子。一年前离开家乡时,先生曾教他给这无名村子取个名字,日后在书院同窗之中提及也好用那个名字替代故乡。于是那一日在登上马车前,他给村子取了个名字。

    他住在落秋关,他便给那个村子取名落秋村。

    心情变得沉重的李星云,脚步竟也不由自主地沉重了下来。

    亭子里的一众外院流字门学生们,见到了背着醉鬼江满楼的那道身影。

    他们安静了下来,然后极为恭敬地冲着李星云齐齐地见了一礼:“李师兄!”

    李星云是流字门人,是占据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流字门人。

    他虽然并不喜欢出风头,可以新人身份占据内院前三明镜台并且又进入了地玄榜排名的他,自然不会真的籍籍无名。

    相反,在书院外院流字门之中,他的名气很响亮。

    可以书院外院流字门生,无人不识一日之间连破无垢,入魄,冲慧,妙道四境的书院天才李星云之名!

    所以他受得起书院外院流字门诸生的一拜与这句李师兄。

    李星云背着江满楼虽然有些困难,却还是坚持地还了一礼。

    然后便是默默地走了。

    走向内院明镜台!

    将江满楼送回别致的院落之后,李星云便是回了自己的明镜台院落。

    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却还是不曾睡去。

    他掌了灯,从书架上拿出那几本前些时日才从藏书楼里借阅而出的有关更高层境界修行的书籍和一叠内容空白的线装书。

    他碾了碾墨。

    他拿起第一本书打开书页第一页,然后提起了笔,将这本书未曾看到的后续内容手抄记录了下来……

    他熬了整整一个通宵!然后又熬了整整一个次日的上午才终于将这几本有关修行境界的书籍抄录完!

    他洗了洗脸,换了件平常在书院里不怎么穿得到自己的衣衫,然后将这几本借阅书还回了藏书楼。

    回到内院第二座明镜台院落之后,他又仔仔细细地将房间与院落收拾了一遍。

    不知不觉已经黄昏了!

    内院第二座明镜台有些空荡!

    因为李星云已经背着包袱,留下了一封书信,离开了!

    他本想就这样默默地离去,却还是在下山的路上碰到了人。

    江满楼在等他!

    似乎一直就在等他!

    “真的要走了?”抱着双臂倚在树旁的江满楼露出微笑,脸红红的,似乎昨夜的酒劲还不曾退去。

    李星云微愣了片刻,然后咧开嘴笑着:“真的要走了!”

    李星云没有停下脚步,他害怕自己想的越多,就越无法离开。

    所以他什么也不想。

    因为他知道,最脆弱的人往往在最空荡的时候最坚强!

    他从江满楼的身旁擦肩而过。

    江满楼就这么望着他,望着李星云独自迎着黄昏下山的背影。

    他在心里骂道:“好没良心的家伙!”

    李星云像是听到了这句骂声。

    他回过了头,笑着道:“原来昨夜你一直都在装醉!”

    ……

    江满楼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激荡,他胡乱地嚷道:“你个家伙,是打算回到星云州从军吗?”

    “就凭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想上战场?”

    “你杀过人吗?”

    “你见过真正的战场吗?”

    “你知道真正的死亡是什么吗?”

    “你闻过血流成河的味道吗?”

    “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你会没命的!”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不舍的情绪终于冲破了内心的洪堤,江满楼在黄昏下目送同袍离去……

    :终于又找到感觉了,这一章把自己写哭了!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