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三十四章 还有多久可活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南山撞钟人,书友33102545,与风霜飘过书友的打赏和月票,感谢支持。

    “没错,就是剑二十四。”

    观星客乃剑阁老祖之徒。

    当今天下论剑道修为可以无人能出其右,即便是剑阁掌门摘星老人也不见得在其之上。作为剑道之祖,他很清楚一柄合适的剑对于一名剑客来是多么重要。

    离落看着这柄剑,心中极为不解。

    观星客捋了捋胡须道:“拿起这把剑,从此你便是我观星客入门之徒!”

    入门之徒!

    离落闻言心中震撼!神色之上带着不可思议。

    就在几息之前,他还在准备燃烧修为与圣人境界的观星客拼死一搏,然而一转眼,自己却要被收作圣人门徒?

    离落内心汹涌:“我想知道为何。”

    剑阁老祖陨落之后,摘星客与观星客师兄弟之间为争夺掌门之位而兄弟相残。最终摘星客接替了剑阁七十二奇峰,而师弟观星客被打入封印疯癫无数年。

    离落想着,如果这些传闻属实的话,观星客的归来之寓意则就不言而喻了。那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剑阁将再度划分两派,上演两派之争。

    而眼前的这把剑,便是意味着自己的选边。

    在摘星老人与观星老人之间选边而站。

    他并不畏惧选边,同样也不畏惧与摘星老人执掌的剑阁对立。

    事实上离落沦为剑奴的这一年之间,对于师门剑阁,他已然死心。他痴迷于剑道,在领悟剑道之后,越发觉得真正的剑阁不该是如今的这副模样。

    他很疯狂,他曾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用自己的双手,让剑阁七十二峰换一片青天。

    他知道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哪怕穷极一生也不可能完成。

    因为摘星老人圣人境界的修为不可战胜。天下之大,却无人能在剑道修为之上与其比肩而论。

    他以前只是疯狂的想想而已。

    但现在看来,命运似乎在眷顾着他,在向着他招手。

    他不想死,也不愿沦为傀儡,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选择了。

    不过却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选中了自己!

    “或许,因为我们之间曾喝过酒。”

    观星客的解释似乎有些勉强,勉强地不具有任何服力。

    然而离落偏偏却信了。

    就因为此言出自圣人之口。

    离落并不傻。

    他很清楚圣人与蝼蚁之间没有存在谎言的必要,同样也没有存在任何借口的必要。因为无论是谎言还是借口,都是对圣人的一种侮辱。

    离落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不再提心吊胆。

    他接过剑二十四,双膝跪在了观星客面前,伏地叩首:“离落拜见师尊。”

    ……

    江满楼很郁闷。

    他明明并不懂棋,却总是逃脱不了书院那位道宗大人的魔爪,这入冬以来,已经是第十三个夜晚被皇甫毅破门而入,然后将其强扯着极为粗鲁地带到这菩提树下下露天棋了。

    他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虐待儿童,摧残书院花朵的生活。

    有那么几次差些在菩提树下暴走掀棋,如果不是考虑到对面坐着的老者是书院第二信仰,是不惜费尽修为也要震慑天东为洛长风复仇的道宗大人,他可真的要掀棋骂天了。

    江满楼这般想着。

    心不甘情不愿地捏了一颗黑子然后不假思索地落下。

    他悻悻地偷瞥了无相道宗身旁的皇甫毅一眼,然后如释重负的擦了擦脸颊的冷汗,心想着好在这位师叔祖没有看懂人心的本领,否则就凭着自己那些内心活动,指不定下完棋后被摧残成什么模样呢。

    修为尽废骨瘦如柴的无相道宗看着江满楼落子的位置,声音带着沙哑地笑道:“连下了十三日的棋,你这棋艺丝毫没有见长啊。”

    江满楼翻了翻白眼。

    心想着我这棋艺还有机会见长?

    自从李星云那些不负责任的家伙离开书院之后,我白日里独自一人在明镜台忙着应付那些觊觎第三座明镜台席位而前来挑战的书院六字门生,入夜之后又被您不分青红皂白地拉到这菩提树下下棋……本少爷已经十几天没有充足的睡眠了!哪里又有时间学棋?

    抱怨归抱怨,江满楼还是知晓分寸的。

    他略显尴尬的笑了笑:“是道宗大人您的棋艺高超,学生望尘莫及。”

    无相道宗笑道:“这是真心话?”

    江满楼举手发誓:“绝对真心话,否则……额,天打雷劈。”

    星空里响起一阵云雷。

    江满楼心中一惊。

    缩起了脖子,怯怯地望了望星空。

    无相道宗笑着道:“不错不错,还知道哄我开心,比你那江家老爷子强多了。”

    江满楼讶异:“道宗识得老太爷?”

    无相道宗露出些许缅怀之色:“岂止是识得,如你这般大的时候,我们还打过架呢。”

    江满楼自幼被江家老太爷子带大。

    起来,与父母之间的感情甚至不如与老太爷的感情来的重些。

    一听到无相道宗与自家老太爷子乃是旧相识,江满楼顿时来了兴趣:“道宗大人与我家老太爷子年轻的时候,到底谁强一些?”

    无相道宗得意地道:“那个一身铜臭味的家伙,只知道闭门研究各种神兵利器,那里是本宗的对手。”

    江满楼挑了挑眉,有些黯然:“也是。老爷子沉醉于术字门道,对修行的事情,才不会上心呢。”

    提起自家老太爷,江满楼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一个沉重的问题。

    他咽了咽唾沫,看着盘膝坐在对面的枯瘦老者,欲言又止。

    无相道宗执子而落:“有话就直。”

    江满楼又再偷瞄了皇甫毅一眼,终于没再理会皇甫毅冰冷的目光,他鼓足了勇气声道:“道宗大人您的伤……”

    无相道宗深陷的眼睛一直盯着棋盘,发现落子有误之后,直接捡起了那颗白子又再悔棋而落,丝毫没有觉得影响不好地笑道:“好不了喽。”

    江满楼哽咽。

    书院里曾于忘情川俯瞰天下的第二信仰,弘扬六字门中道的道宗大人就要陨落了吗?

    他眼眶之中含着泪水:“那您,还有多少时日可活?”

    无相道宗微微一怔。

    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会如此直接。

    他抬起头望了望三千菩提树上闪闪发光的菩提子,颇为感慨地道:“一年吧。怎么也要亲眼看着我那徒儿醒来。”

    :跪求订阅啦……为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两章,第二章会在晚上十点左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