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四十章 站着说话腰也疼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江满楼很狂傲。

    无论在进入书院之前还是在拜入书院六字门之后,他都是一如既往的狂傲。

    这是书院内外院无数师生人皆尽知的事实!

    在书院无数师生眼中看来,天下第一世家未来继承者江满楼的这种狂傲在其十子同袍前后陆续离开书院辍学之后,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变本加厉,甚至一发不可收拾。

    因此才会没来由的引发许多猜想。

    书院普遍认为,兴许是在那耀眼的新生十子同袍之中,江满楼遭受的打压太多,丝毫没有话语权与存在感。以至于在同袍离开之后,扭曲的内心开始使役着他强烈反弹。

    简单点儿来,就是借机找存在感。

    可令书院无数内外院学生无奈的是,偏偏江满楼找存在感的行为又毫无纰漏可寻。

    以一己之力,连败十一组前来挑战第三座明镜台之位的十子同袍,即便他的狂傲再如何过分几分,谁又能些什么?

    归根到底,明镜台守台战绩不可磨灭!

    所以这一年以来,书院诸生都习以为常了。

    站在江满楼对面的十道身影也早已听闻大名,他们没有与江满楼做任何口舌之争。

    他们很干脆利索,更加没有愚蠢到吵嚷着江满楼此举无异于羞辱觑自己之类的废话,能够连续取得十一场胜利的人,又岂会沽名钓誉。

    况且他们需要的,是第三座明镜台。

    只要不以卑劣手段在书院规则允许范围之内取得胜利,以多欺少算不得掉颜面!

    十道身影各展所长,齐齐便将江满楼围在了战圈之中。

    江满楼发出了一声坏笑。

    阴险而又令人发指的坏笑。

    他身轻如燕飘然而起,在半空之中做了个雁返的弧度,身影便是落到了明镜台外。

    交手还未曾开始,他便索性退出了战台,看其模样似乎是要认输?

    江满楼当然不会认输。

    连胜十一场的战绩怎么会以认输来结局?传出去也着实太让他这位天下第一世家大少顿觉无颜。

    江满楼直接退出战圈的行为让十人摸不着头脑。

    “你是打算认输吗?”有人道。

    “让本少爷认输,你们恐怕还没有那种实力。”江满楼讽笑。

    “既不认输,为何退却?”

    “谁本少爷退了?只是单纯的找个绝佳角落观赏表演而已!”

    江满楼的话愈加难以理解。

    那位十子同袍之首闻后,不由得皱了皱眉。

    “观赏什么?”

    “当然是赏舞了。”

    江满楼的脸上再次露出奸诈笑容。

    他身旁竖着一面鼓。

    手中长剑再次变化,于是手里多了一把鼓锤。

    他扬起手臂,敲了声鼓。

    于是明镜台四周那一面面云旗之上,诡异地飞出一道道刺眼剑光。数不清的剑光在混乱的剑吟声下疯乱的飞射而至。明镜台上那十道身影看着前后左右飞射而来数不清的剑光,仿佛受到致命打击一般,心顿时沉了下去。

    他们才意识到中计了。

    密集如雨的剑光由南北西东以及四方角落的云旗里杂乱无章纵横交错飞射而来,在虚空之中留下了无数道贯穿空间的乳白色细长痕迹。

    江满楼站在明镜台外可以清晰的看到整座明镜台掀掠而起了乳白色的剑风,剑风席卷肆虐之极,那呼啸的声音让人听着都感觉些许惊悚。

    江满楼啧了啧嘴。

    露出一副不忍心的模样,然后惨不忍睹地闭上了眼睛,耳边便是接连不断地传来凄厉以及怨恨的惨叫声。

    “第十二场。”江满楼自言自语道。

    “无耻之极!”

    明镜台上剑风停歇,战斗也已经落下帷幕,只剩下十道模样惨淡的身影。

    同为书院同窗,江满楼应对明镜台之争自然不会下杀手。

    所以那前来挑战的十人,书院院服之上伤痕无数,周身尽是被剑光剑风划伤的皮肉血痕,却没有致命重伤。

    一人实在无法忍受这般气焰,拄着剑站起,破口大骂道。

    “你们以十对一,有何颜面本少爷无耻之极?”江满楼辩驳道。

    “你早已在这明镜台上布下了剑阵偷袭,难道不算是人行为吗?”

    “简单的术字门手段而已,书院明镜台规则之中也无此类禁吧?难道许你们兼修五字门道,我江满楼就不能略窥术字门皮毛?”江满楼挑眉道。

    那人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江满楼出自江家,江家乃天下公认术字门第一世家,若论机关制造无人能出其右。

    哪怕这位术字门第一世家少玩世不恭不学无术,耳濡目染那么多年,对术字门道所知也绝非寻常书院六字门徒可比。

    况且,书院明镜台之争本就不分六字门中。

    输在行字门手段之下与输在术字门手段之下岂有分别?

    ……

    洛长风站在门后已久。

    他将这一幕幕看在了眼里。

    即使找了许多理由服自己理解江满楼一人独守明镜台的苦衷,却还是觉得这般应付挑战的行为失了坦荡。

    “你这守明镜台的方法倒是出奇的很呢。”洛长风的声音传来。

    “嘿……站着话不腰疼的家伙,若不然你来守个一年试试?”

    江满楼心想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敢嘲讽自己,于是俊俏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他锁着眉头转过身望去。

    他看到了洛长风站在门后,笑着望来。

    “其实站着话,我这腰也疼。”

    ……

    夜色下,菩提书院江满楼的幽静院落,有东风送着淡淡的花香扑鼻。

    江满楼与洛长风二人躺在楼顶,枕着青砖瓦,遥望着漫天的繁星。

    “你后悔吗?”江满楼将洛长风昏死的这一年间所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了个遍。然后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想过。”

    洛长风知道江满楼想表达什么。

    他执着于报仇雪恨,才令十子同袍闹成如今这般境况。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无法隐瞒,也知道无论是月氏兄弟还是重阳又或是南希寒等人,当初来到书院都是带着使命与任务在身。

    如今同袍纷纷离去,洛长风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会否如今已经天下皆知。

    他更加不知道,来日若相见,彼此之间究竟是敌还是友。

    是该把酒言欢,还是该刀兵相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