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五十章 圣人说故事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暴雨打荒原。

    或许是因为这条路太过于荒芜鲜有人行,以至于本该绵绵不绝的凄厉春雨滴落在荒原上,有种飞瀑如注的感觉。

    雨点如豆粒,哪怕洛长风与皇甫毅二人站在马车旁一动未动,裤脚与靴面也被渐了不少污泥。

    此时的书院师兄弟显然没有任何心思去注意到这些,毕竟他们在与一位圣人,天地间为数不多的一位圣人对峙。

    “两位友可有时间陪我这糟糕的老道叙一叙?”负手而立佝偻着背的观星老人倒是开门见山。

    他站在大雨之中,可那坠落荒原无数的雨点甚至是雨线根本近不了那看起来饱经岁月风霜的残身。站在他身旁独臂的离落与赤发背剑的柳烧天,同样如此。

    马车旁洛长风看了看身边的师兄一眼,不见雨幕只听雨声的皇甫毅与洛长风早有默契,感受到洛长风的询问目光后,皇甫毅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他们来,哪怕易行川开口让他们二人亲手奉上自己的脑袋,恐怕也由不得反抗。

    不是懦弱,在圣人面前,十天显圣都会黯然失色,他们别无选择!

    ……

    无人驱使的马车在大雨中掉头。

    背剑而赤发的柳烧天盘膝坐在马车前,他如今只是一具傀儡,自然无法对这批烈马发号施令。

    不知是书院迷失的易行川还是剑阁阁主同门师弟的邋遢老道与看似平静心中却警惕无比的书院师兄弟,连同独臂而悟得剑道大成的离落,都坐在暴雨中飞驰的马车里。

    气氛很压抑,压抑得有些诡异。

    荒原上的风掀起车帘,看着帘外方才错过的荒景又再一幕幕闪过眼前,洛长风终于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疑问:“前辈,我们这是……”

    “去昆仑。”观星老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

    “是为了青梅洗剑?”洛长风想起前些时日在铁王城中逗留时,见王城之中陆续有来自天下各方的修行者汇集,好奇之下所探听到的消息。

    “哦?你也听过青梅洗剑?”

    “逢春季梅时四年一次的浣花洗剑,晚辈只是略有耳闻。”

    煮酒论剑何其风雅。

    昆仑剑阁四年一次的青梅洗剑,不亚于菩提书院三年一届的招生,均是这天下难得的盛事。

    若不是洛长风自顾不暇,倒真是想登上冠绝天下山川的昆仑七十二奇峰瞧上一眼,哪怕只是青梅煮酒,不参与浣花洗剑也是知足。

    “那你可有兴趣,随老道一起见识见识当今天下剑道圣地煮酒论剑的盛事?”

    洛长风沉默不语。

    他不知易行川究竟为何突兀的出现在荒原上,更加想不通此去昆仑所谋为何。如果剑阁千年传闻属实,易行川与摘星老人这对剑阁老祖入室弟子之间,为争夺剑阁无上至尊之位该是有大仇恨鸿沟难越才是,却为何还一再坚持登昆仑?

    洛长风极为认真地打量着一眼眼前的邋遢老道。

    他不曾见识过那位传闻之中久居昆仑巅摘星阁里的剑阁圣人,更加无法推测举手可摘星的剑阁阁主修为几何。

    只是隐隐觉得,一位千年前重伤失忆被打入封印于体内居无定所的邋遢老道,与一位久居剑道圣地汲取天地灵力并受万千弟子敬仰膜拜的剑阁阁主,两者之间即便都是神引境圣人境界,却也是有着些许差距的吧?

    更何况圣人之间的对阵,差之毫厘又岂能以千里之距而论!千年前的观星老人落败于摘星老人之手,千年后的恩怨复仇,胜算又能几许!

    揣测一名神引境圣人的心思无异于天机老人窥探天机,洛长风不愿去多想。

    “晚辈与师兄修刀,您是知道的。”洛长风沉默了许久道。

    洛长风在婉转的拒绝一位神引境圣人的邀请。

    离落冰冷的脸庞上流露出些许讶异。

    师兄皇甫毅亦是拍了拍洛长风的肩膀。

    观星老人并没有动怒。

    似这般一剑能将星空劈斩出一条银河的修为,一个和蔼的眼神,一个微笑的神色都能够杀人于无形,确实没有动怒的必要。

    观星老人看着洛长风的深邃目光之中,倒是露出了些许赞赏。

    他没有在青梅煮剑的问题上多做纠缠,将话锋一转道:“此去昆仑三百里,我来给你们一个故事。”

    “洗耳恭听。”洛长风拱手作礼。

    马蹄踏碎豆点大的雨滴,踏碎泥泞的山路与荒原,由中州去往昆仑山的路很长,马车里圣人叙的昔年故事也很长。

    长到观星老人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是千年以前,还是千年,以前。

    那个时候剑阁不是今夕门中弟子数以万计的盛况模样,那个时候的剑阁只有屈指可数的三个人。

    一师二徒!

    师,自然是剑阁开山祖师。

    剑阁祖师收了两位年轻的徒儿,师兄剑熵与师弟剑焓。

    入门较早的师兄沉稳勤奋,半路登山的师弟聪颖灵动,两人就像是等待着雕琢的璞玉与顽石,在剑阁祖师的雕琢之下,难以掩盖的光芒愈发地耀眼。

    直到有一天,剑阁祖师要在情同手足的师兄弟二人之间挑选一人人间历练。

    “熵师兄,快过来歇歇,练功不急于一时的。”

    俊秀峰下,流淌于剑阁七十二奇峰之间的云溪旁,剑焓架起了一支烤架,烤架上是油光金黄的山羊。

    剑焓抽出了剑,被诱人油光激起食欲的他从山羊腿上切下了一块,丢入了口中,被烫的含糊不清地道。

    身旁流淌而过的云溪连接着自绝顶而落的瀑布,瀑布下有位风姿翩翩的年轻人在重复着挥剑,挥剑斩瀑布。

    “师尊明日会在我们之间选出剑术较高的一人下山历练,不准会有一场论剑,焓师弟怎能如此荒废?”云瀑下的师兄用衣袖拭了拭轮廓分明的脸颊,收起手中龙渊剑,坐在烤架旁道。

    “下山有什么好的?琐事烦心!还不如在这昆仑山以天地为被,以灵禽为朋来的逍遥自在些。明日若论剑,师弟我直接认输,成全师兄下山历练的念头。”

    剑熵略微无奈的看了一眼师弟。

    心想着焓师弟天资聪颖极具慧根,可就是太贪玩了些。

    叹息归叹息,人生路不同,自是无法强迫。

    剑熵如愿以偿的下了山,开始他除魔卫道之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