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五十二章 取剑昆仑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心灰意冷的剑熵专心经营之下的昆仑山剑阁日渐趋盛,四门三堂的剑阁弟子也是渐渐地填满了空荡的七十二峰。一时间,原本只有云霞与瀑布作陪的昆仑山剑气如四季之风绵绵不绝。

    剑焓离开后的某一年,有位名唤红鸾的女子来到昆仑七十二峰下,她要见剑阁掌门。

    今非昔比的剑阁自然不是任谁都能随意出入随心所欲,守山门人未曾允许的情况下,名为红鸾的妖族女子不惜大打出手闯山门。

    苦苦等候许多年不见归来的红鸾在无数剑阁弟子的剑林下依旧闯入了剑阁昆仑巅。

    所有人都看到她走入剑阁掌门息居的昆仑巅摘星阁。

    可自那以后,却没有人曾见过那一袭红衣名唤红鸾的凄美女子下山。

    “后来呢?”行驶在颠簸山路却又飞奔地异常平稳的马车内,洛长风不由得问道。

    世人皆知,剑阁老祖一生只有两徒。

    那便是眼前疯癫许多年的观星老人与昆仑巅摘星阁里那位名噪天下的掌门摘星客。

    洛长风不曾听闻过剑熵与剑焓的名字。

    如果老道易行川所回忆的故事属实,洛长风猜测那剑熵与剑焓师兄弟,便是摘星客与观星客真正的名字。

    “红鸾登上昆仑山进入摘星阁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直到五年以后,伤心欲绝的剑焓独自一人重回师门!”似乎回忆到痛楚,观星老人的神色开始变得有几分冰冷,那双空洞的眼眸里仿佛有着无数颗星辰陨落。

    剑焓突兀而落魄的归来自然惊动了已经极少过问世间事与剑阁事的老祖。

    剑阁祖师疼惜弟子,又重新将剑焓收入门下。

    昆仑巅摘星阁对面由此而起了一座观星阁。

    没有人再提起那位名唤青鸾的女子。

    青鸾与红鸾的名字,就这么被人间悄无声息地遗忘,海角之畔也再不会有鸾凤徘徊。

    只为情故的师弟荒废剑道已有许多年,曾在昆仑山上,他凭借着堪称妖孽的剑道天赋力压沉稳踏实勤学苦练的师兄一头。以至于那次师兄弟二人之间的比剑,他苦心孤诣露了半招破绽才成全了师兄日夜所盼的下山历练。

    然而在多年后重归师门,论剑道,他已然望尘莫及摘星阁里的那位师兄。

    好在他剑道天赋未曾消磨。

    剑心虽毁,却可重铸。

    两耳不闻阁外事而一心只求重塑剑心的剑焓用了百年光阴,终于触及了那修道一途最后的门槛。

    南弦七星再一次与七星龙渊并肩。

    那一年,天机阁评论神兵榜,南弦的排名仅次于龙渊之后。

    为情所伤而百年隐忍的剑焓终于拥有了寻找真相的实力与资格。

    他开门收徒。

    剑阁因此而衍生观星派系。

    某年剑阁老祖魂归九天。

    昆仑山七十二峰从不往来的摘星阁与观星阁之间,开始了时隔百年的碰面。

    昆仑巅以通天柱为脊梁,以漫天繁星为阁灯,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七宿星图案为阁壁挂饰建起的两座阁楼里,剑熵与剑焓这对百年不曾相见的师兄弟摇摇相望。

    “师弟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想请师兄解惑。”

    “师弟如今剑道修为天下独步,还有不曾解开的疑惑?”

    “天下间种种事可参,却唯独情之一字终此一生难以参透。师兄无欲无求,刚好可以。”

    “师弟请问。”

    “昔年青鸾独闯剑阁,七十二峰无数弟子亲眼看到她进了师兄那座摘星阁楼,如今数百年已过,师兄可曾想过放其自由?”

    “她早已从苦难的人世解脱,又何谈自由?”

    “你杀了她?”剑焓的声音瞬间变得冰冷,观星阁上空乌云密布,雷霆闪烁。

    “当年海角之畔初遇时我便过,龙渊诛得了魔,却也斩得了妖。一个朝秦暮楚蛊惑人心的妖女而已,难道杀不得吗?”剑熵的神色依旧平静如初。

    剑焓眉目之中剑意炽盛,夜空里的乌云仿佛瞬间燃烧了起来。

    那夜,摘星阁与观星阁的对峙,让奇险俊秀的昆仑七十二峰出现了一处天下罕有的奇景。

    没有人看到两位剑道圣人的出手。

    也没有剑意剑光撕裂云穹。

    那夜无数的星辰坠落。

    仿佛雨打沙滩打出了一片天池,昆仑山星陨峰顶的那片天池。

    以至于剑阁祖师魂归九幽之后留下悬于苍穹的几柄古剑,也因此而坠落在那片天池之中。

    魔门被屠灭之后,星陨峰那片天池里生长而出了无数朵浣花。

    浣花池便成了剑阁名副其实的剑冢!

    观星老人完了他的故事,也是剑阁的故事。

    故事里的观星客并不如世间所传言的那般,剑阁老祖两位门徒为争夺掌门之位而不惜反目成仇。

    故事的真相源于海角之畔的妖族圣女,源于那颗傲视天下却空无寂寥的剑心。

    马车里陷入沉默。

    洛长风掀起车帘,看着马车驶入昆仑山七十二峰脚下的天墉城。

    由剑阁守护平日里来往修行者并不多见的天墉城里早已是卧虎藏龙。

    青梅煮酒浣花洗剑,除了闻讯而来的诸多势力之外,甚至可见不少身着昆仑弟子剑袍服饰的持剑人巡城。

    洛长风放下车帘,看着浑身上下邋遢之极丝毫看不出半分圣人风范的观星老人道:“前辈完了故事,晚辈也听完了故事。无论是修刀还是修剑,我师兄弟二人都已在昆仑脚下天墉城中,想来青梅煮酒浣花洗剑,即便是想事不关己,也不得不与己有关。”

    洛长风别无选择。

    他与师兄元神境界的修为,在如今世间年轻一辈之中堪称佼佼者鲜有人能出其右。

    这天下的未来虽是在年轻一辈的手中,可这天下的现在,尚轮不到他来指点江山道论分毫。

    与圣人同车的他为今之计也只有悉听尊便才能保得住自己与师兄的性命。

    他可不认为观星老人会顾念当初菩提书院里那点儿稀疏的旧情。哪怕在菩提城中,他与雪儿等人,还曾救过疯老道易行川的性命。

    “晚辈斗胆想问,我师兄弟二人来昆仑,到底能做些什么?”

    体内被打入封印疯癫千年的观星老人自然会消千年恩怨,那一剑划出银河便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圣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洛长风实在想不出自己在这昆仑里能够担任什么样的角色。

    风掀起车帘,观星老人抬头望了望城外灵气氤氲缭绕而剑气腾空不绝的昆仑七十二绝巅,长舒了口气道:“为老道取剑,取四柄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