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六十五章 剑阁故事的真相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记得书院有次修为考核,来自术字门第一世家的江家少爷曾过,这世上如若有人能在书院文试考核之中考出零分,那便一定有能力考出满分。

    一个能成功避过所有正确文试答案的人定然对真正的答案了然于胸。

    这当然是文试考核以零分而闻名书院内外院的江满楼一贯秉承的至理谬论。

    不过虽是谬论,却也不无其道理。

    这世上虽不存在江满楼谬论之中的那种人物,却存在于胜负输赢之间终生平衡的人。

    那种人修流字门中庸之道。

    那种人就像是一滴水,在杯中视为杯,在盏中视为盏,随瀑布而飞逝,随江海而远流。

    剑阁弟子王二就是这样一种人。

    入昆仑修剑至今而未尝一胜一败,哪怕遇到帝无泪这般俯视同代天骄的人物也游刃有余不卑不亢。

    在七十二峰皆锋利的昆仑剑阁里,他是最钝之人。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最钝之人,让自帝都而来张狂洒脱的帝王盟公子于九天峰上论剑而束手无策。

    白衣白发的帝无泪负手而立,那张脸上与那双眼中再没有来时的豪迈与激情。

    剑气肆虐的风拂乱他的白发与白衣,他身上战意尚未曾消退,心里却已没了再战的念头。

    对于胜负欲极强的帝无泪来,与无胜无败的王师兄一战至此而未果,着实让他顿觉颜面尽失。

    不得不承认他觑了中庸之道,更加觑了剑隐峰王师兄的映月。

    这一场论剑从头至尾,他甚至都不曾真正见识过传闻之中那无形无影的映月剑。

    但他知道,那把映月一直都在王二的手中。

    因为他的白袍衣袖曾被剑气刺穿!

    帝无泪抬头望了望夜空,看着满天的繁星与星河棋盘,左手不自觉地扯了扯被剑气划破的衣

    袖轻叹道:“可惜了这满天的星斗。”

    王二的无形剑名为映月。

    映月而显的映月。

    今夜繁星无数却唯独不见月明,对于无奈何王师兄中庸之剑道修为的帝无泪来何其可惜。

    可惜了圣人作美的满天星斗!

    无形无影之剑映月在手中寸寸消失之后的王师兄终于松了口气。

    他从帝无泪身上已经感受不到先前登山时分那般强烈乃至灼烧的战意。这明,这一场论剑还是以无终之终而告一段落。

    这是他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不是为成全剑阁七十二峰盛传的中庸之道,而是他本就对胜负之数无欲而无求。

    此生之志在于继承天墉城里那客栈祖业并且发扬光大的王师兄当初入剑阁学剑的目的很单纯,更加谈不上除魔卫道仗剑三尺而行侠。

    他只是不想再受到城里街道上同龄孩子的欺辱罢了。

    仅此而已。

    所以在那一年昆仑招募弟子的时候,偷得些许碎银子的王二打着如意算盘报了名。

    想学得些许守住客栈老本的本事,实在不济也要认识结交那么几个剑阁弟子,日后他从老爹手里接管了客栈,也好凭借着这层浅薄关系而得到剑阁同门庇佑。

    谁知天生璞玉的王二悟性极高,一朝学剑而无师自通,更是在日后诸多次的七十二峰论剑之中从无败绩。

    他无欺人之心,更不愿受人欺凌,便误打误撞成就了自己从无败绩从无胜绩的中庸之道美名。

    王师兄这一尊崇的称谓也随之而来。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无心栽柳罢了!

    否则,他也不会在帝无泪寻上门之后而出于不愿树敌的心思重新回归山门担任天池剑侍……

    见帝无泪无纠缠不休的再战之心,也没有任何追责的意思,王师兄远远的执了一礼:“此战论平!”

    此战论平!

    又一战论平!

    王师兄礼罢,随着帝无泪抬头望星河。

    星河棋盘之上圣人的对弈已然收官,但却未见胜负分晓。仔细观望去,竟发现有一劫藏于官子之中。

    此劫一旦触发,则可令势均力敌的其中一方满盘皆输。

    此劫何在?

    没有人知道此劫何在!

    就连两位置身其中的圣人也断不出应此劫之人会是谁,这或许正是当局者迷吧。

    或许,也是圣人收官至此而彼此纷纷停手所静静等待的真相。

    “真相是什么?”剑阁掌门摘星老人想起昔年往事,忽望着遥坐对面的观星,没来由地道。

    这世上若是有人能听懂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怕也就是登昆仑与他坐而论弈的观星老人。

    观星老人凝视着摘星客道:“真相,便是她入了这摘星阁以后再没有出现过!是你亲手杀了她!”

    想起昔年往事而怅然若失的摘星老人摇了摇头。

    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冷峻:“杀她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师兄!”

    师兄!

    摘星老人竟在唤观星老人师兄!

    一身修为通圣的剑阁掌门难道是星河对弈乱了心神开始胡言乱语?

    没有人会相信这种可能,就连被唤作师兄的观星客也不会相信。

    这一声‘师兄’回荡在摘星阁里久久不绝,就像是数千年前挥抹不去的记忆画面。

    那观星老人易行川目露寒霜。

    他遥望着摘星老人久久而没有话。

    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对这一声突兀的师兄称谓,老道易行川竟没有辩驳!

    “那年剑阁有两徒,熵为剑故,焓为情故。这熵是谁,焓究竟又是谁,师兄可还辩得清楚?”剑阁掌门继续道。

    “师尊为你我二人取名时曾过,混乱者为熵,沉稳者为焓。”老道易行川道。

    “好一个混乱者为熵,沉稳者为焓。

    昔年剑阁有两徒,沉稳者为兄,混乱者为弟。

    沉稳者平庸,混乱者灵韵。

    那次论剑,天赋卓越的师弟让剑而惜败于勤奋刻苦的师兄。你剑阁两徒之中,下山历练的第一人是谁?”摘星老人带着质问的目光道。

    “自然是脚踏实地勤修剑道的沉稳者!”观星老人道。

    “沉稳者为焓!沉稳者为兄!我这一声隔了千年的师兄,唤的可有错处?”摘星老人的目光愈发的凌厉。

    他看着神色淡漠的观星老人:“第一个下山遇青鸾的人是你!”

    “答应师尊接掌剑阁的人也是你!”

    “红鸾离我而去之后,闯入昆仑山观星阁求见的人同样是你!”

    “而你却亲手杀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