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十六章 昆仑劫(上)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悄无声息的剑光惊芒与神圣而炙热的莲花在阴沉的天空里触碰到了一起。

    剑光被莲花神圣的光辉所吞没。

    之后那莲花刹那间暴涨。

    一阵乳白色的气浪以暴涨而起的莲花为中心沿着天际铺展而开。

    那气浪所过之处,绵延无尽的暴雨雨幕骤然急收。

    不知是被莲花灼热的光辉所蒸发无处还是被那股气浪切断了阴雨与乌云的联系,总之莲花疯狂暴涨之际驱逐了乌云,这片天不再落雨。

    骤雨停歇!

    天空里尚有一轮月。

    王师兄的映月与一字莲生诀比较起来犹如萤火之于星辰,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不过一心只求护剑的王师兄并没有与那朵不世莲一较高低的意思,洛长风也同样没有招惹九霄之上孤月的意思。

    站在浣花池旁的他依旧平静地看着帝无泪,等待着帝无泪的出手。

    帝无泪并没有继续出手,那双眼中反而露出浅浅的赞赏之色看着洛长风道:“或许有一件事你的很对。”

    洛长风道:“哪件事?”

    帝无泪指了指天边那朵万丈莲花:“三十六字莲生诀确实要比起你的刀法强上许多。”

    洛长风没有否认:“言下之意是否是,你已改了主意?”

    帝无泪摇了摇头:“我帝无泪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即便你传承无相道宗三十六字莲的川字门道也注定重写不了结局。”

    帝无泪一掌将手中剑推了出去。

    那剑直插入山岩之上,震散了缭绕的氤氲剑气。

    他不再用剑。

    他最擅长的本就不是剑。

    帝王盟雄踞天下中州执天下牛耳近五百载,他这位注定要继承中州之业的少主最擅长的一直都是用兵。不是杀伐之兵,而是驱魔之兵。

    帝无泪真正动了杀心。

    他的身影骤掠而起,他在后退。

    脚下的山开始左右摇晃。

    大地开始颤抖。

    残碎的石块颠落悬崖。

    一把把古剑颤吟着,以一种极高的频率晃动,看起来仿若要破土而出一样。

    洛长风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围。

    原来破土而出的不是这些尘封数千年已久的古剑名剑,而是一只手,一只由无数碎石块组成的手。

    足有洛长风一人大的手穿破地面,露出一只石臂。

    脚下大地似要深陷的洛长风不得不纵身跃起。

    他离地刹那山石崩塌,一道青色的重影自乱石塌陷处跃入了眼前。

    洛长风皱眉望去。

    石脚石腿石身石膀甚至是石头颅,除了那双像极了十子同袍信物的血珠为眼之外,这赫然破土而出的怪物竟是通体上下皆为石铸的石兽!比丈十林木还要高大的石兽!

    他愈发的不解。

    自幼随着父亲南征北走见识渊博的洛长风听过万兽山庄百炼世家驱使万兽之术,如同绝云岭避世的妖族与生俱来高贵血脉之威一般,凡所到处万兽臣服。

    可他却对帝无泪这般手段闻所未闻。

    洛长风正自思,不知不觉间已陷入那石兽攻击之内。

    临阵对敌最忌迟疑,无论面对的敌人是谁。这一点自幼便无意识接受燕翎卫训练的洛长风很清楚。

    收敛心神之后,他握拳正面迎了那石兽上去。

    两拳相撞。

    强大的劲气肆虐凌掠摧残一朵又一朵浣花。

    交手的刹那,洛长风手臂传来隐隐的疼痛,那种疼痛犹如无数只蚁虫于体内攀爬噬咬般锥心。

    心有余悸的洛长风身体被震了出去。

    双脚于花海剑林中划出数十米,撞飞而起一柄柄古剑,洛长风才得以稳住身形。

    他颤抖的手臂已无法握拳。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身遭剑林之中随手摘了一柄无名剑,洛长风以极快的身法踏着星位接连以剑为刀斩出了十七刀,刀痴白羽所留刀谱之中所悟的十七路刀。

    十七道刀光亲眼所见没入那巨大石兽的身体。

    没有想象中的石兽崩碎,也没有想象中被刀意穿破,那石兽依旧安然无恙。

    安然无恙却也被彻底激怒。

    约莫丈十身躯的巨大石兽低吼着。

    它那坚硬的石指手臂穿入了浣花池边的岩石地面,无法想象究竟拥有多大气力的它竟让大地龟裂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纹。

    那伤纹沿着浣花池边而蔓延。

    触目惊心!

    洛长风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凝重。

    因为他发现,这石兽竟要将整座浣花池掀离山体。

    脚下的山在抖动。

    山腹甚至开始沿着裂纹而炸裂。

    断崖断裂掉入深渊。

    浣花池中的水开始沸腾,无数的水泡汩汩地翻滚着。

    一朵又一朵的浣花被沸腾的水扑打湮没。

    越来越强烈炽盛的光自沸腾的水底穿透水面,将水面映照得波光粼粼。

    那些来自水底浮现的光吞没了剑,吞没了浣花,最终吞没了沸腾的池水,穿过湖面,直刺入莲花照耀的苍穹。

    这一刻,镶嵌山巅的整座浣花池被那石兽搬离山体并举过了头顶,朝着洛长风砸去……

    面对这种刀剑不入力大无穷的怪物,洛长风一时间竟有些失了分寸。

    情急之下的他突然想到一种方法。

    他从未尝试过的方法。

    无瑕思虑太多的他动用了元神。

    他想用元神之力封住这来历不明诡异的石兽。

    他尝试沟通着安逸躺在元神之中的那副社稷山河图录。

    被唤醒的社稷山河图竟察觉到熟悉无比的气息,在洛长风元神之内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最令洛长风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元神之中的社稷山河图竟然溢射出无数道灼烫如烈日般的白色光线。

    那白色的光线竟与浣花池水底溢出水面的奇光一模一样!

    想到某种可能的洛长风顿时心惊!

    他双眼痴痴的望着砸落而来的整座浣花池,浣花池中的炙热光芒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

    洛长风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

    帝无泪的笑容也渐渐地收敛。

    浣花池底藏匿的物事将要浮出水面。

    摘星阁里的两圣人刹那间静止。

    星河棋盘的收官胜负已分。

    观星客极为满意的捋了捋胡须,视线自星河棋盘之上收回,然后了一句:“师兄,你输了!”

    ……

    洛长风的元神社稷山河图已不受控制骤然离体而出。

    浣花池底无尽光辉之中飘然而起一张剑气纵横八荒的图录。

    两部残缺的天图在莲花照耀的天空之下拼凑在了一起,刹那间而已,便是再度蹿入了洛长风身体之中。

    洛长风还在迷茫之际,便只见四面八方原野山林之中的无数浣花化作数之不尽的奇异光芒,尽数向着自己汇集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