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七十七章 昆仑劫(中)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摘星老人那双深陷的眸子里仿佛有着亿万的星河在无始无终的毁灭与衍生,那是一副极其可怕的景象,就在在老道易行川落下最后一颗子之后,就在星河棋盘胜负已分之时。

    观星客饱经岁月沧桑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笑意,尤其看到了师兄这般久违的模样。

    他知道堂堂昆仑山七十二奇峰之主天下剑道唯一的圣人是真的动怒了。

    与之千年同门情义彼此知根知底的观星客知晓,此不轻易之怒绝不源自于无关痛痒的星河棋盘输赢与否,而在于那星陨峰巅不知深几许的天池之中。

    天池正有变故!

    剑阁掌门摘星老人明显察觉到天池之内的变故!

    五百年前覆灭魔门那一役,几圣人混战之中他将化为七份的天图之一浣花洗剑图带回昆仑神脉后藏于天池之内,后邀请术字门世家江家强者建筑倒剑塔,并将剑阁之中无数名剑供奉于其中。

    这其实是他不得已而为之之事。

    得到浣花洗剑图之后,他本欲炼化此图助自己一步登天。

    可却未曾想偏偏造化弄人,浣花洗剑图剑意太盛,如若寻常修行者得之自然可悟这无上剑意掌无上剑招控无数把剑。

    而剑道修为至强如他却因自己成就的大成剑道为天图所斥,竟终不能接近分毫!浣花洗剑图以它无上之傲然神姿容不得世间任何剑道至强者近身,否则两相皆伤。

    至此在摘星老人面前只剩下一条路:若掌此天图,需自毁已成剑之大道!

    损已成之道换未可知之道,这不是一种两难的选择。因为对掌昆仑剑阁的摘星老人来,根本连选择也算不上。

    换做此间任何一位圣人皆是如此。

    何况那疯癫千年而下落不明的宿敌时时在耳边提醒。

    何况这风云善变的天下随时都有应劫的可能。

    摘星老人已经见识了无数岁月。

    他已经活了很久。

    这无情天不会再借他又一个千年光景让他重新悟道。

    于是他将这天图与剑阁无数把名剑藏于天池之内,每隔几年便会在青梅煮酒日挑选七十二奇峰之中弟子翘楚入天池而寻剑道机缘。

    他已数不清青梅煮酒浣花洗剑已历多少届。

    可剑阁传承至今仍未曾有天纵奇才的门中弟子与天图结缘。

    一直到现在。

    一直到方才。

    时隔五百年的浣花洗剑图现世,落入了一名少年手中。

    那少年并非剑阁弟子!

    摘星老人就这么看着对面的师弟。

    他输了。

    确实是输了。

    他自诩剑道无敌,却没曾想最终还是败在了剑道之中。

    ……

    摘星阁里的他挥了挥衣袖。

    然后便有一道天光划过了夜色,夜空里的星河棋盘被天光切开,夜幕与星辰犹如海潮逐渐向两边退开。

    黑暗渐渐地落幕,这片天空重新被白昼接管。

    摘星老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阁中。

    这屹立无数年绝巅的摘星阁内,只剩下老道观星客一人消瘦的背影。

    观星客目送师兄离去。

    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

    ……

    洛长风此刻很痛苦。

    归体的元神比之以前似乎膨胀了无数倍。

    那元神之中的天图还散发着古意盎然的无匹剑意,让他感觉浑身上下被这股剑意穿出了无数个窟窿,剑意欲破体而出。

    这种痛苦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他便察觉到了一种外来之力的压制。

    他最先察觉到那股充满神圣味道的剑意闯入这方天地。

    他看到帝无泪的神色骤然变得阴沉甚至满带不甘与狰狞。

    紧接着他听到一声久远却并不脆弱的剑吟。

    他看到那把自岩石之中生长而出的古剑在不安的躁动着。

    那剑在颤鸣。

    周围许多剑开始随之不安的颤鸣。

    就像是寒风所到之处百花低头。

    寒风袭掠而过山间,漫山遍野的花随之摇曳,而今漫山遍野的剑随之颤鸣。

    受百万剑朝拜的四柄神剑也不外如是。

    争夺神剑而大打出手的师兄等人被这惊人的动静所扰。

    师兄收了刀。

    所有人纷纷收了剑。

    依山而守的王师兄举目遥望着天边。

    周身被火焰缭绕的妖族公主与那数百步之外手持金莲的佛宗门徒同样投去凝重的目光。

    这一刻天地是寂静的。

    所有人屏息凝神,身遭只有无尽而刺骨的冷风在袭掠,耳边只有无尽的古剑在鸣吟。

    所有人齐齐望向天边,望向那耀眼的莲花光芒深处。

    那里有道佝偻的身影渐渐映入眼帘。

    那身影出现此方天地。

    于是莲花黯淡了,而后凋零了。

    那身影如风扫过百万剑头顶。

    于是百万剑静默了。

    那身影转瞬来到洛长风面前。

    于是那石兽承受不住恐怖的剑意肆虐解体随风而散了。

    帝无泪也随之沉默了。

    那人看了洛长风一眼。

    于是洛长风便觉元神溃散了。

    嘴角流溢出殷红的血,几乎再也站不稳的洛长风紧咬着牙关,苦望着这拥有盖世修为比之老道易行川只强不弱的剑道强者,深深皱了皱。

    他不识得来人面目。

    却猜想得到来人是谁。

    ……

    摘星老人深邃而不见底的双目上下打量着眼前人,打量着这令浣花洗剑图重现于世的少年人。

    他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他甚至开始有些欣羡师弟的目光,有些感兴趣师弟所选的人。

    他的目光在洛长风的身上没有停留太久。

    他与那皇甫毅离落王二等人一样,也抬起了头望天。

    别人瞻仰的是他所留的残迹。

    而他所仰望的却是另一道身影。

    ……

    辽阔无边的天空里并没有身影。

    那身影远在中州之外,远在连接着七州域与大燕帝国交通要塞的菩提山。

    菩提山上有座书院。

    书院紫竹林后有片雪原。

    雪原之中有座简陋的茅屋院。

    茅屋里端坐着一道比白雪还要苍白的老人。

    那老人睁开了本就疲惫之极的双眼。

    那老人拄着杖下了床榻。

    那老人开了房门,紧了紧被风雪透入的棉袍。

    那老人迈出了颤微的步子。

    老人在门前留下浅浅的脚印。

    那老人消失在终年飘雪的忘情川里。

    老人已然还远在中州之外,老人刹那间已在天池之中。

    仿佛被山压弯了腰的老人出现在天边,出现在摘星客那阴晴无定的眼中,出现在元神溃散洛长风的身前。

    洛长风的心里有一种温暖,哪怕身处冰川雪原也可驱寒。

    ……

    摘星老人平静的神色丝毫没有因为无相道宗的不请自来而感到任何诧异。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位独尊修行界六字门道无数年的老人,苍老得已不能再苍老的老人。

    摘星客的眼中闪过几道黯然的神色。

    他在感慨这位为了徒儿而不惜一切的道兄。

    按照辈分来,早已相识无数年的无相道宗是他的道兄。

    他很清楚无相道宗的怪异脾气,他也很清楚自己坚定不移的立场。

    他决不允许任何人将浣花洗剑图带离剑阁昆仑。

    他同样也知道,这个为了徒儿不惜将天东八百宗封宗的疯老道出了名的护短。

    没有任何交流的语言,两圣人已然站在了对立面。

    开弓弦没有回头箭。

    ……

    摘星老人的手伸向了云空。

    此刻的天已无星可摘,这位剑阁掌门人本就不是要伸手摘星。

    伸手自是为了取剑。

    取得浩瀚云巅之中隐藏着的那柄剑,数千年来不曾出世的一柄剑,神兵榜排名第四的七星龙渊剑!

    ……

    剑圣取剑,道宗拔刀!

    在摘星老人取剑云巅之际,无相道宗同样拔出了他的刀。

    他的刀并不在手中,也不在菩提书院。

    他的刀在一年前早就遗落在天东八百宗。

    他的刀已然在佛莲世界化作的万千山重里将天东八百宗封宗有一年。

    无相道宗凛然无惧的拔出了那封宗的刀。

    天东八百宗峰峦无尽的山门外,那散发着佛光耀眼逶迤如龙蛇盘绕的万千无尽重山里,忽有一道血光自封宗的佛界山重透了出来。

    血光中飞出一把刀,一把红光透体的刀。

    那刀冲破了佛界山重,飞越了八百宗灵脉。

    那刀呼啸而过百万里。

    那刀闯入了中州地界昆仑山。

    那刀在无数道震惊到极点的目光之中坠入天池之内。

    那刀最终出现在皇甫毅等人的眼中。

    那是一把屠刀。

    刀名屠刀。

    神兵榜排名第三的屠刀。

    无数年前那僧徒立地成佛前放下的屠刀!

    ……

    天空里盘飞着一把封印着冤魂无数的刀。

    天空里随龙吟而至一把剑意通天的剑。

    屠刀与龙渊剑碰撞在了一起。

    血光与剑气两色刹那间充溢了这片天地。

    这片天地并不无穷尽远。

    这片天地本就在昆仑七十二奇峰之一的星陨峰中。

    血光涂满了天地。

    剑气肆虐着天地。

    天池之中的这片天地终究承受不住两位圣人的怒意,于是那辽阔的原野开始倾塌深陷,于是那无尽山峦开始崩碎倾倒。

    四周的虚空被剑意被刀光穿透出无数个洞。

    虚空开始碎裂。

    周围的一切开始毁灭。

    在无尽尘埃与光芒之中现身的真正倒剑塔顷刻间付之一炬。

    天空俯下,一白一红两道光芒拦腰斩断高入云天的星陨峰山腹,然后这座昆仑齐峰便是随之倾塌……

    (p:这一章字,看的应该会比较过瘾。月份争取每章都写字,也请大家不吝支持。钧天需要月票,需要订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