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二章 道缘散尽魂归处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感谢浅唱潇湘书友的捧场。求订阅,求月票。)

    东风吹过桃林。

    书院里翩飞着漫天桃花。

    无处安放的桃花随风而散落。

    落在洛长风十子同袍曾流连忘返的石阶,落在林间清幽路,悄然无声俏皮如蝶地落在学子头冠饰带上。

    与学子少年同行,着书院流字门服饰英姿飒爽的翩翩少女掩面而笑。

    少年驻足,转身痴望着那俊秀如紫竹笑起来却又美若桃花的脸。

    少女伸手摘去少年头冠上的桃花。

    少女微张着樱桃口,微香清淡的风将纤纤素手里的桃花吹起,那双秋水剪瞳般的眸子含着脉脉深情怔怔然望着飞舞的花瓣出神。

    面颊微红的少年呼吸沉重起伏。

    他终于鼓起了勇气,握住了已结同袍的少女的酥手。

    两人相对无言,相对而笑。

    两人执彼此之手消失在清幽路的尽头。

    ……

    如果昆仑剑阁七十二峰是天下修行剑道圣地,那这传承久远丝毫不输于剑阁的菩提书院,便是修行界六字门道的道门圣地。

    书声朗朗侃侃而谈,花开不绝清风不歇的书院一如既往的灵雅圣秀。这里没有杀伐没有刀兵,没有鲜血也没有恩怨。这里无论春夏秋冬,无论烈阳飘雪,六字门道院无数翩翩学子始终都是朝气蓬勃。

    这是三千菩提树千年庇佑的结果。

    书院里的参天菩提已然庇佑道门圣地无数年,洛长风感激也心怀敬畏。

    可如今,就是现在,他只想诚求这株经历无数年风雨雷电的心中信仰多庇佑一人。

    那人是他的老师。

    那人是书院的守护。

    那人也是书院无数师生的第二信仰。

    本就修为尽废白发苍苍的无相道宗为救徒儿,不惜取刀天东耗费而尽最后一口气力横渡万里山河与那不折不扣剑道修为通圣的摘星老人拼了一刀。

    洛长风还曾天真的以为老师道伤痊愈修为恢复。可当他们回到书院院门前那一刻,洛长风才觉自己天真的以为甚是可笑。

    前所未有的恐惧与担忧侵袭全身,洛长风眼中打转着泪水背着不省人事的老师飞奔去了菩提园。

    闻讯而赶来的庄院长查看了师叔无相道宗的伤势,最后一个字也没有,只是深深叹息,然后摇头。

    这诺大的书院,这传承千年的道门圣地,六字门中惊才绝艳的道师们纷纷束手无策。

    洛长风的内心几欲崩溃!

    书院里若还有一个人能救老师,绝不是无尘观里那位通五字门眼盲腿残曾著《石头记》的师兄,也不是书楼里出身断家那位际遇可悲的刀魁,不是神引境下第一人医术精湛的庄院长,更加不是老师自己。

    若有那一人存在,便是这株庇荫书院无数年的菩提!

    “那年燕皇下令,白楼神将率军屠了洛家满门。弟子本该是已死之人,幸父亲托送社稷山河图才得以免去一难。”

    “落霞山上苟延残喘了三年,快要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亏蒙老酒头照顾,不至于空腹流落街头。”

    “三年后弟子下山拜入了书院,为寻找父亲口中的白羽叔叔。”

    “白叔命丧白楼门后,弟子自觉报仇无望。若不是老师与师兄疼爱传弟子莲生诀与刀道修为,弟子或早已经自暴自弃。”

    “那年桃花林,弟子以身犯险引了经天十二星乔氏兄妹与白楼神将现身,其实是在利用老师。”

    “老师非但不怒,却还出手相救,弟子才得以亲手杀了那屠洛家满门的白楼神将祭奠火海废墟里的英魂。”

    “弟子重伤垂危,命在旦夕。”

    诉到此处,洛长风眼角的泪水终是忍不住落下。

    “早已受了魔惩天之伤的老师雪夜入天东,重伤燕白楼并将八百宗封宗。”

    “老师散尽了修为,亲手碾碎了川字门圣物莲花为弟子疗伤。弟子深陷昆仑,老师又不惜横渡万里天东取刀与剑圣交手……”

    洛长风哽咽。

    “老师曾过,菩提树是老祖留于人间的神像,三千菩提子便是老祖的眼睛。弟子诚恳地跪在菩提树下,希望三千菩提子烨烨生辉的老祖能睁开眼睛。”

    ……

    江满楼站在菩提树前石阶下许久。

    石阶刚好没过了头。

    他静静地听着洛长风的诉求。

    他第一次感觉到洛长风身上沉重得无法喘息的血债,第一次感同身受同袍眼见道宗不省人事的无力与无奈。

    更是第一次聆听那坚强外表下如此脆弱的心灵寄语。

    江满楼敛去了沉重的心情。

    那张俊朗的脸上重新挂上了天下第一少独有的笑容。

    江满楼拾阶而上。

    ……

    身后传来混乱的脚步声。

    脚步声里夹杂着江满楼激动的心情:“长风!道宗他,道宗他……”

    洛长风恐然起身:“老师他如何了?”

    江满楼双手按着洛长风的肩膀:“道宗醒了,正唤你名字呢……”

    “老师。”洛长风撒腿离去。

    ……

    洛长风闯入菩提园优雅的院落里。

    看到一直守在此处的庄院长以及颜路等数十位六字门道师后,他停下脚步拱了拱手。

    洛长风冲进了房间。

    然后跪在了无相道宗床榻之前:“老师,长风来了,长风来了。”

    苏醒却再也看不到光的无相道宗摸到了洛长风的手。

    他又呼唤着皇甫毅的名字。

    皇甫毅与洛长风并肩跪在床榻前。

    无相道宗轻轻拍了拍两徒儿的手,那疲倦而又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无相道宗的笑声早已沙哑。

    那眼角皱纹有泪珠滑下。

    “老道一生得徒十一,却不能护他们周全,就连你们那青书师兄也落得残疾。”

    “吾愧为师,吾心痛绝啊!”

    “你二人是吾川字门道继承人,能将这一身修为临终前保你俩周全,无相这一去也终得瞑目了。”

    枯黄的手搭落在床沿。

    无相道宗慈祥的闭上了眼睛。

    从此闭上了眼睛!

    洛长风与皇甫毅恍然抬头!顿时心痛欲绝!

    ……

    菩提书院门前院落道路山林里,无数菩提花在此刻凋残了满地,无数智慧树瞬间枯萎。

    仿佛自幽冥而来的魂风袭掠而至书院,那缕风带走了道宗之魂。

    风路过残花枯树间,惊掠而起狼藉一片。

    书院里翩飞着漫天的菩提花。

    菩提花落在了内院一座座明镜台上,落在了外院六字门中,落在了藏书楼扫地先生的门前,落在了无尘道观里林立的塔间,落在了风吹竹叶响的紫竹林里,落在了终年飘雪的忘情川中。

    菩提花最终飘落在菩提园里。

    看着满天花落的庄院长黯然神伤。

    而后躬膝跪在了那房门前。

    数十位六字门道师随之叩拜。

    晚几步赶来的江满楼看着所有人跪倒一片的场景怔在了原地。

    无尘道观里那位瞎眼的青书师兄弯腰捡起了散落的菩提花。

    藏书楼门前的扫地先生刀魁,恭敬地冲着那个方向弯腰拘礼。

    六字门外与明镜台中,所有的学子纷纷起身,所有的青衣教习纷纷瞩目,无数道目光遥望着漫天残花,无数人为之沉默。

    菩提书院在此刻沉默!

    道缘散尽魂归处,漫山花落祭菩提!

    大燕四十一年春,无相道宗圣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