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三章 天东谁复醒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求月票,求订阅。)

    菩提书院里有座菩提园,远在大燕帝国都城白楼门重重宫闱间不知何时也起了一座菩提园。

    与庄院长开垦经营的园子一模一样,建立于燕氏宫闱里的菩提园出自曾入书院院长门下修行学习的凝雪公主手笔。

    一身紫色衣裙的凝雪公主如今就坐在园子里池塘边怔怔然出神,任凭池塘里锦色鲤鱼哄抢那素手中不知觉洒落的鱼饵。

    大将军宇文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身后。

    那犀利的目光看着自书院归来后便一直闷闷不乐鲜见笑容的公主又在发呆,想起曾经爱在宫里玩闹,经常让负责守卫其安全的燕翎卫苦寻半天都找不到人影儿的烂漫笑容,统领大燕帝国之茅燕翎卫的宇文阀将军冷峻的脸上流露出些许不忍。

    宇文阀轻声叹息。

    雪儿察觉到动静豁然转过身,美丽的眸子里重新燃起了一抹希冀的光芒:“宇文叔,是有长风大哥的消息了吗?”

    早已从无话不谈的凝雪公主口中得知洛长风身份的宇文阀轻轻摇了摇头:“只有一个关于书院的消息。”

    雪儿眨巴着骨碌碌的眼睛:“书院,出什么事儿了?”

    宇文阀神色黯然道:“燕翎卫得到消息,无相道宗于日前圣殒!”

    手里的鱼饵尽数掉落池塘。

    颜色各异的锦鲤争斗得更欢了。

    雪儿难以置信地望着宇文阀,她知道宇文叔的性情是从来不会与她玩闹的。

    于是她的半颗心更慌了。

    梨花带雨未曾划落的脸颊浮现了令人怜悯与疼惜的悲伤之色。

    这抹悲伤愈发坚定了她内心的决定。

    雪儿扭过身,暗自拭去不愿让人看到的眼角泪水。

    而后又再转身望着燕翎卫首领,以一种坚决而不可置疑的语气道:“我想去菩提山。”

    她这句话的时候,不再是从被宇文阀以及燕翎卫看护长大讨人喜爱的雪儿,而是大燕帝国身份尊崇的凝雪公主。

    这两种身份的不同与转换,或许帝国中那些朝臣们难以理解,可被唤作宇文叔十年已久的燕翎卫首领却是感到欣慰。

    欣慰而又有种不出的疼惜。

    或许在内心深处,雪儿应该一直都会是天真无邪纯洁而烂漫的模样。

    百~万\!临画,听风赏雨,哭的时候是晶莹如玉的眼泪,笑的时候是百花娇羞的绝美。

    宇文阀并不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这种转变。

    因为在大燕帝国外有强敌环伺内有隐藏忧患的现在,凝雪公主这个尊贵的身份将会承担的太多,不止黎民百姓苍生水火,还有燕氏帝国的生死存亡!

    宇文阀是矛盾的。

    可身为臣子的他还是无法违背凝雪公主的意愿

    距离菩提书院百里之余的凤凰镇子里,一驾除了宽敞之外普通之极的黑色马车停在客栈门前。

    驾车的是个身形高痩着装整洁的中年汉子,那冷峻的脸上时常带着一种不怒而自威的神色。

    中年汉子跃下了马车。

    车门被推开,两位随从的侍女搀扶着雪儿下了马车。

    喧嚷的街道里走来一道贩装扮的身影,那贩在驾车的汉子身前拱了拱手:“将军。”

    为凝雪公主驾车的汉子自然是燕翎卫首领宇文阀。

    宇文阀伸手打住了贩。

    看着两名自燕翎卫莺组精挑细选而出的侍女侍奉着公主进了客栈之后方才示意前来汇报的下属:“吧。”

    贩禀报道:“在前方五十里处发现帝王盟的人。”

    帝王盟,这是很令人头疼与烦心的三个字眼。

    这个雄踞中州虎视天下的顶尖势力无论是谁遇到,都会觉得棘手。

    宇文阀也不外如是:“来者是谁?”

    贩支支吾吾:“这”

    宇文阀道:“如实汇报。”

    “约莫三百骑,打着铁字旗号,所有骑兵带着银色面具,配弓刀。”

    宇文阀皱眉:“天刑将麾下天字营?”

    “确认是帝王盟铁王族麾下!”

    “可曾见铁冷?”

    “不止铁冷,还有帝王盟公子。”

    “帝无泪?他竟亲自来了”宇文阀陷入了沉思。

    燕白楼早有意将凝雪公主许给帝王盟缔结姻亲,这在大燕帝国都城已不是什么秘密。更有甚者,朝堂之中已有不少臣子将那帝无泪视为帝国驸马爷,恨不得日日挂在嘴边奉承。

    燕翎卫乃大燕帝国之矛,一切对帝国存在潜在威胁的因素都不会视而不见。所以对于这位帝国未来驸马爷在朝堂之中引起的变动,宇文阀并不具有多少好感。

    更何况当得知公主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儿正是义兄洛翎之子洛长风后,对于大燕帝国与帝王盟联姻一事,宇文阀更加没有支持的理由。

    因为不止是他,每一名燕翎卫都深深记得,他们属于帝国,更加属于洛翎!

    燕翎卫的探查其实并不是此次帝王盟所出动之人的全部。

    菩提城外五十里处浓密的山林间,除了天刑将铁冷与其麾下天字营三百骑精兵之外,还有几位闲散人。

    两个极具韵味的女子袒露着乳、峰,依偎在惨白面色骨瘦如柴的妖异男子身旁,任凭那阴邪男子上下索取欢快至极。

    树下有对儿下棋的老头,草坪上躺着喝着酒的乞丐。

    乞丐喝酒时,那双眼睛一直盯着树顶那位总是用匕首修指甲而一言不发的怪胎。

    七名看起来悠闲而懒散的散人,与天刑将铁冷所率的天字营三百精骑同处营地,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对此,那位负手凝视着菩提书院方向的帝王盟少主显然并不关心,更加不会担心军心混乱。

    林丛间有衣袂破风声响起。

    深入佳人柔软沟壑间妖异男子的手停止了揉动。

    两名享受着极乐的女子红晕的脸颊上笑意缓缓敛起。

    落棋的老头儿捡起棋子,手便是停在了半路。

    草坪上的乞丐视线终于移开,那树顶用来修指甲的匕首也随之微微停顿。

    直到一名身形娇的黑衣落在帝无泪身后,所有静止的一切又再恢复如初。

    若是洛长风在此,定会识得这熟悉的黑衣面容。

    不是月相期又是谁。

    “如何?”帝无泪没有转身。

    “禀公子,天东封印已破!”月相期流眸中闪过一抹担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