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八十四章 在劫的书院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ps:求订阅,求月票,求包养。)

    天东八百宗位于十二星川中央地,受无数八百宗门弟子供奉信仰的神庙前,已跪满了八百宗门近千位大宗主。

    人群的最前方,是代表着天东未来以连城诀为首的经天十二星十数名亲传弟子。

    而那十二星川之主,除去被囚于书院铜雀台的乔氏兄妹之外,经天十二星十道身影皆齐齐站在神庙里。

    屹立无数年的天东神庙供奉着亲手创建天东的唯一一位圣人。那圣人曾以雷泽神兽为坐骑落脚天东钟灵毓秀地,收下经天十二星为门徒之后便化作神像被供于神庙中。

    至今不计多少年头。

    一年前,暴走的无相道宗雪夜入天东震慑八百宗。

    这尊数千年不曾苏醒的神像破天荒的第一次睁开了眼眸,之后天东八百宗便是迎来一年的与世隔绝。

    直到剑阁青梅煮酒日,无相道宗千里取刀。

    封印天东八百宗的佛莲世界少了屠刀的重量,便如同少了灵魂,那无尽的佛界山重已无法囚困八百宗门。

    因为一年前与道宗一战而负伤的神像复醒!

    神庙里那尊神像睁开了眼睛。

    神庙里经天十二星露出敬畏的笑容后齐齐跪拜。

    神庙前天东三代弟子以及千余名大宗主犹如潮水般随之叩首。

    这潮水若洪流瞬间席卷无数座山川与林立的宗门,整个天东霎时间响起了惊天般恭贺之声。

    “恭迎圣主!”

    ……

    道缘散尽魂归处,满山花落祭菩提。

    天东神像复醒时,书院里残花飞满天。

    花落处,不再有朗朗书声,不再有年轻的身影。

    花落处,满眼素白。

    整座菩提山挂满了丧饰白绫,诺大的书院一片素洁幽静。

    凄婉的风轻轻吹拂脸颊,而后轻扫而过书院,似也不愿打扰沉睡的道宗。

    穿过素白而庄严沉重的外院六字门与内院明镜台,一路上,除了身前引路身披丧服的青衣教习与一栋栋儒雅而又恢宏的建筑之外,素来充满生机气息乾坤朗朗的书院,未曾见到一道人影。

    因为书院无论内外院新老生,还是青衣教习,此刻都身披丧服面向忘情川跪在这紫竹林中。

    眼前的场景让雨中棠甚为不解。

    她想着,无相道宗圣殒,举书院而为之服丧吊唁虽合情合理,可也不至于弄出此番阵仗吧?一路来所见所感,仿佛置身皇宫看到了皇帝驾崩一般肃穆。

    一袭黑色衣裙的雨中棠自人群中穿行而过,显得格外的耀眼。好在身为天下第一世家少爷江满楼未过门却已成事实的妻子自便见过许多场面,哪怕紫竹林里所有的目光都带着奇异落在自己身上,雨中棠也神色泰然。

    身披丧服的青衣教习撑着竹筏,载着来访的雨中棠进了天地雪白的忘情冰川。

    冰川院落里有数十位六字门老道师,有几位负责书院各类事物的青衣教习首领,有新老生学生代表,有庄院长,也有江满楼。

    以晚辈礼一一见过诸位师长之后,玲珑剔透的雨中棠开始意识到事情似乎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而且棘手得多!

    “人带来了?”不再华服贵饰一身洁白丧衣的江满楼,看着雨中棠的眼睛里是鲜有的认真神色。

    “嗯。”雨中棠温顺的点了点头。

    “一个不少?”江满楼又再确认问道。

    “三千大红袍,和你当初入学时一样,一个不少。”雨中棠轻声道。

    “都已入住了城中?”

    “是的。请姑姑帮了些忙,没有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摆放着无相道宗圣身的房间门被缓缓拉开。

    为老师守孝的洛长风搀扶着眼盲的师兄走出。

    庄院长简单与他二人交代了几句之后,便是带着近百道人影与江满楼雨中棠等人出了忘情川。

    紫竹林里有座高台。

    当初新生入学分六字门中时,燕南飞就曾站在这座高台上剑指洛长风。

    庄院长登上了高台。

    近两万书院师生齐齐汇聚在紫竹林中,围绕着高台盘膝而坐。江满楼与雨中棠属于极为特殊的两人,他们静默的站在紫竹旁聆听院长教谕。

    负手而立的庄院长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稚嫩的脸庞,脑海里总是对往昔的书院盛况的模样挥之不去。

    无奈的他叹了声气。

    紫竹林中都是他的学生门人,无论传道授业还是解惑,他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现在,他也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书院此次,是在劫难逃了!”

    被尊为神引之下化劫境第一人的庄道玄庄院长,开口便是书院在劫难逃!

    那是一种充满着无尽萧索与无奈的语气。

    那种语气在告诉所有的书院师生,书院将迎来一劫,一场连庄院长这位化劫境第一人都无法化解的劫难!

    早有所料的数十位老道师们看起来很平静。可那些年不过三四十的青衣教习与上万书院新老生们,却都是纷纷喧哗躁动了起来。

    “书院在劫?”

    “不太可能吧?”

    “即便道宗大人圣殒,我书院也有老祖护佑,放眼这天下有谁敢犯道门圣地?”

    “就是啊。退一万步来,书院数千年历史桃李遍天下。当今世上无论是帝王盟,还是昆仑剑阁,无论天东八百宗亦或是七州域与大燕帝国,哪怕远在天南绝云岭的妖族,都曾有门人入我书院修行学习。擅闯书院,岂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

    许多议论声在耳边响起。

    对于绝大多数书院学生来,并不会轻易相信庄院长所言书院将劫的法。

    毕竟千年书院乃道门圣地。

    三千菩提树无数年来不知孕育了多少菩提子,书院不知教出了多少名传天下的学生。

    书院有教无类,来者不拒。

    怎会树敌于人?

    又会树敌与谁?

    可望着庄院长严肃的神情,以及那些道师们的沉默不语,甚至连那位平时骄纵不可一世的江家少爷都是出奇的静默守在一旁,越来越多的学生以及青衣教习,心中已经开始产生了些许动摇。

    紫竹林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少。

    周围的氛围越来越凝重。

    直到最后,所有人都闭上了口。心中开始被莫名的担忧与恐惧侵袭。

    因为他们开始相信,书院此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书院老生应天与易红妆二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二人又望了望不远处的阎玺,行者,以及萧灵童等诸位师兄弟,这些老生的眼中透露着凝重,似乎猜到了某种可能。

    待到紫竹林又再恢复寂静后,庄院长的声音再度传荡开来。

    “今日,庄某以菩提书院院长的身份召集诸位师生,是为了宣告一件事。”

    双手抱臂靠着紫竹的江满楼侧了侧目。

    数十位将毕生年华都奉献于书院的老道师微微动容。

    高台下无数的青衣教习与内外院学生纷纷注目,屏息凝神。

    “自今日起,为避劫难,书院将封去六字门道,将遣散所有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