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钧天图 第一百零一章 世间安得两全法

时间:2018-04-18作者:纳楼兰

    如果魔门重阳之名独占天阙地玄两榜曾引来无数质疑与议论的话,那么百里长风这个名字此时此刻传荡在天下间,一百人听来会有一百种滋味,千万人听来便有千般万般苦楚难明。

    帝王都城楼上负手而立的帝无泪面色阴晴变幻不定。

    他承认昆仑山七十二奇峰青梅煮酒时的百里长风耀眼之极,与那修王道剑的牧云剑城交手尚能战平,足以证明这位修为不过元神境界的川字门生非凡实力,被天机阁列入天阙新榜也无可争议。

    可是现在呢?

    帝无泪回想险些得手的那一次,阴冷的眼眸中流露出讽刺的笑意:“菩提书院,名存实亡而已!呵,天阙第二?不过是一滩烂泥罢了!”

    ……

    书院应劫,化为一片废墟。

    那一日,诺大的菩提山上到底流了多少血亡了多少人,无人知晓也无从知晓。

    再如何无聊的人也不会每杀一人,就去记录一人。更何况天东圣主与经天十二星本意并不是屠戮书院,他们所杀的是那些挡在身前阻住去路的人。否则江满楼所率的三千大红袍又岂能安然无恙地将那些混在其中的书院传承者们带离险境。

    如今散落天涯的昔日书院学生们,在天阙新榜宣读百里长风的名字时,无论他们身处何方,都在同一时刻纷纷抬头仰望着那片一览无余的天际。

    万里无云的天空里似乎能看到那株通天菩提树巍然而立,菩提树下无数的学子还在聆听着院长教诲,沐浴着菩提星辉……

    虽然他们知道那并不真实。

    虽然此时此刻的菩提书院,只有应天与红绡两人徒手折了无数根紫竹,在为那些精神与书院同在的师生们于断裂的菩提树下立碑。

    菩提书院百里长风!

    八个字眼回荡在应天与红绡耳边,回荡在腰带间配饰着菩提子的所有人耳边,仿佛瞬间在心底点燃了不灭的火焰。

    这一刻他们意识到,书院的希望从未断绝。

    因为书院还有一位师叔祖活在人间,他是如今的天阙第二!

    ……

    “初一哥哥,你不是那位拿到屠刀的长风哥哥不在了吗?怎么还会上天阙榜啊?”惜别真挚的眼睛扑闪着,凝望着洛长风那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痛苦的脸庞问道。

    洛长风沉默了片刻,揉了揉惜别的脑袋苦笑道:“或许,他死而复生了也不定。”

    一瞬间。

    洛长风微湿了眼眶。

    ……

    霸陵江捕鱼的汉子们心情极好,或许是因为凉爽而无风无浪的天气,或许是来时路上听了一场一辈子只会关注一次的天阙榜,又或许是天阙榜上有个熟悉的名字,那是他们紫薇州域的少主。

    这一趟出海,有惜别陪伴作乐的远山镇叔伯们收获颇丰。

    夕阳西下,临近夜幕降临时分,一艘艘渔船才满载而归。

    惜别挥手告别洛长风,出海的叔伯们分给了他几尾锦鲤,家伙乐得嘴合不拢,最后被自家娘亲接了回去。

    洛长风也回了医铺。

    医女木兰已是早早地烧好了热水备在房间里,洛长风梳洗完毕换了身干净的普通衣服,便与木老前辈和木兰一起共进晚饭。

    木老前辈将手中碗轻放,那一双饱经世事沧桑的眼睛带着笑意忽然望向洛长风。

    医女木兰害羞地俯首。

    将碗筷轻轻放下之后,用那细弱蚊蝇的声音了句我吃好了,便是娇羞地跑了出去。

    洛长风起初不以为意。

    只听木老前辈道:“初一啊,老夫有件事要和你。”

    洛长风静坐一旁:“刚好,晚辈也有一件事要与木老前辈。”

    木老前辈捋了捋胡须笑道:“呵呵呵……难不成我们俩想到一块去了?”

    洛长风难得微笑:“前辈先。”

    木老爷子自然没有单刀直入。

    似他这般活了半辈子的精明老家伙在进入正题之前,还是需要探一探洛长风口风的。

    略作沉吟后,木老爷子道:“初一啊,你家里都还有些什么人?”

    洛长风怔了怔。

    显然没有想到木老前辈会问这个问题。

    虽不愿提及殇殁的洛家,可出于尊重,洛长风还是简单谈了谈:“家里,已经没人了。”

    木易老前辈略微点了点头又再问道:“可曾婚配?”

    愈发迷惑的洛长风茫然的摇了摇头。

    木老前辈三问道:“你觉得木兰怎么样?”

    再如何愚钝的洛长风,此时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些许猜测。

    这数月以来,木兰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让他甚至觉得超越了大夫对待病人的范畴。

    所以有意无意间,洛长风总在避让。

    却也没有挑明。

    毕竟这一老一少是他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们,恐怕现如今的自己还是一个不省人事的醉鬼,不知道躺在哪座破庙废墟里抱着稻草睡梦里与师兄老师学刀呢。

    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又如何避得了?

    洛长风真诚地道:“木老前辈,有话您还是直吧。”

    躲在院子里偷听的医女木兰绷直了身体靠在窗后。

    脸红扑扑的她略显紧张。

    心仿佛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带着些许喜悦。

    酥胸起伏。
小说推荐